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五十三章 夜已深20
    我当然是不承认我是又流口水啊,再说我真的没有流口水的样子,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非要说我是流口水啊!太侮辱人了,简直就是把我不当是正常的男人看,你说正常的男人哪有这样的流口水的。她总是觉得我会这样的流口水,尼玛的这样的流口水的,我只有见过狗了,她一定是把我当成是狗了,肯定是这样的,准没有错!不然,你说正常的人,哪有这样的人嘛,太可怕了,太可悲了,而且也太可怜了吧!说实在的,我挺生气的,太不把我是当人了,太伤自尊了,太伤我的感情了。

    姑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那是像要把我吃了似的,那是非常负责的告诉我说,像是讲道理,但是其实并不是在和我讲道理,而是通知我道:“你是世上第一个见到我容貌的男子!”她是淡定地告诉我说,这是一个戏剧性的开始吧!

    你说我是为了看她的面貌而摘了她的面具我也认了,关键我没有啊!我只是想要看看她的面具怎么就这么牛,为什么就这么牛,怎么就能有这么牛而已。你说好奇会害死猫的话,我听了她的话,我觉得也许真的会害死吧!

    上帝指使听了姑娘的话登时全身一震,那就跟别人告诉你说她还是处女一样。我顿时是无言以对了,我不知道她想要说什么,想要告诉我什么,想要表达什么。反正这个感觉不好,好像是让我负责任一般,这种感觉我想是每一个人男人都不愿意见到的吧!眼前所见,如新月清晕,如花树堆雪,一张脸秀丽绝俗,只是过于苍白,没半点血色,想是她长时用这个面具蒙脸之故,两片薄薄的嘴唇,也是血色极淡,上帝指使但觉她楚楚可怜,娇柔婉转,那里是一个打男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关键她打人可以,可以打小孩子,但是我忍不了的是她敢打男人,你说我怎么能忍啊!太可怕了,我表示怎么就这么伤不起啊!

    况且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她已经打我两下了,还是我什么都没有做的情况下,就打了我两次了。你说要是再和她相处下去,你说会不会有性命之忧啊!这也难说!我是非常地惊讶地看着她,我等着她告诉我我看了,现在我该怎么办吧!

    姑娘那是一反常态地告诉我说:“曾经,曾经有一个美女的女人,她曾立过毒誓,若有那一个男子见到了她脸,她如果是舍不得不杀他的话,她便得嫁他。而我就是那个立下誓言的人,而你就是破了我的誓言的人,你这个小混蛋已见了我的容貌,而我不愿杀你,只好嫁给公子你了。”她问我是不是很开心,很激动,很兴奋啊!

    我表示我哪有开心,激动,和兴奋啊!我是有苦说不出啊!她的反常让我是有点吃不消的样子,我还是喜欢她想打就打,想骂就骂的性格。她一下子变得是温柔起来,你说这个谁受得了啊!我说:“姑娘使不得啊。”你说这个誓言是不是立得太随便了,也没有什么见证什么,也没有什么必须就得执行的效力,这个当不得真,反正我是不承认喽,我是这样的想的。

    她见我还想要反抗的意思,以为我是还没有被打醒的意思,那是相当的不爽啊!她是用她的指头指着我说,我听得出这是一种威胁的口气告诉我:“你是想死吗?还是想死呢?还是觉得我真的舍不得杀你,所以你才这么的敢在本姑娘面前放肆啊!你是不是想死啊!非要我杀了你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吗?反正就是三个选择?”

    我一听赶紧是打断她的话,我说有三个选择吗?还有这么多的选择啊,我想一个不行,两个不行,我不是还可以选择第三条路啊!我问她:“是哪三个选择?”

    她是这么回答我的:“其实很简单啊要么你娶我,要么我嫁给你,要么你去死?你选择死的话我,我也可以成全你的样子,毕竟这件事与我有关,所以我能下得去手让你去死的。”

    上帝指使哥哥那是大吃一惊的样子,道:“这,这个,不太好吧!”我一听这三个选择,和没有选择有什么区别啊!这也太坑了吧!我本来想要问她还有没有第四个选择的,但想想问也白问啊!反正是没有生路的,只能是认命而已。我心里绝对没有暗暗地高兴,她看我的样子以为我是在偷着乐啊!其实我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偷着乐啊!我也觉得很突然啊,这个情节怎么就感觉是似曾相识一样啊!只是记不得是在梦里,还是在小说里,反正不会在现实吧!

    她告诉我说:“这没有什么不好的,毕竟这是个誓言,所以不论是遇着怎么样的男人我也认了!我都还没有嫌弃你呢?”

    上帝指使一听这个挺尴尬的,伸了伸舌头,我是看着姑娘,我是认真的看着姑娘。虽然姑娘是生得如此美丽,但是我觉得这个不管是在任何时间,这个婚姻之事都不能言为儿戏,所以我不赞同姑娘立誓嫁夫的想法。

    姑娘也没有依着我,虽然我是极不情愿的样子。但是她仿佛好像就是铁了心的,非我不嫁的样子,关键是我必须得娶她,我觉得这事挺尴尬的。

    我笑道:“姑娘是不是在恶搞啊!是不是藏着镜头什么的,想要看路人的反应啊!我的反应怎么样,有没有一百分,我是表达出了想要答应又不太好意思,不想答应我还又有点舍不得姑娘你的,这种万分无奈的表情啊!。”我告诉她说:“我有被你骗倒了?”真的表演得非常的真实啊!真的是演后级别的素质啊!我觉得姑娘表演得太棒了!好吧,我承认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我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我想换作是谁也无法想像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吧!至少我这么倒霉的人,这样的事根本就不可能在我的身上发生,所以我第一个念头,要么这个是梦,要么这个是陷阱,要么我就是被骗了。

    姑娘那是非常严肃地告诉我道:“什么骗倒了?”我是非常认真的好不好,她是让我看着她的眼睛,然后,告诉我说:“看见我的眼睛没有,我有没有一点半点的演戏成份,我是不是非常认真的,我是不是铁了心的,你怎么能说我是演戏!”她是反倒怪我说!觉得我是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姑娘之腹了。

    上帝指使那是相当的无语,你说我曾经无数次的擦肩而过,我没有遇到到一次的相遇。我想到无数次的与别人相处又相亲,但是我没有想到过有一天我会相亲成功,尼玛的相亲成功的机率真特么地太低了。也不知道现在人的相亲为的是啥啊!但是我想到无数次的表白,我也能坦然地面对无数次的表白失败。但是,突然有一天有一个姑娘,在我没有表白,在我没有说我的显赫的家族史,在我没有说我的各种优点。然后别人就能接受我了,对于这种事我真的是无数淡定的接受啊!

    我道:“这个姑娘说第一个见到你面貌的男子,你便得便得嫁给他?”我心想你确定这个是我吗?我真的是第一个吗?哎,现在的女孩虚虚实实的,真真假假的我也不能全当真的样子,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想她才好,只能是一种特别无辜的表情看着她。

    姑娘是点了点头,表示是、是、是吧!她的表情更是无辜的样子,表示她才是受害者,我是占了天大的便宜了。尼玛,弄得真的跟女大三,抱金砖似的。好像我真的是抱到金砖了样子,其实啊!我哪有抱到金砖啊!我什么也没有抱到好不好?

    她那娇羞的样子,让我都有一种想要娶她的冲动,只是本能告诉我说,天上掉下来的一定不是馅饼,一定只能是陷阱啊!所以看着她害羞的样子,我也不太淡定了,我槽了,大家都是几十岁的人了,真不用这样啊!我们还是平常一点,表现得普通一点就行了。

    她估计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吧!看我都馋成这样了,这个时候还装啊!估计想要揍我的样子,只是突然前面一下装得特女人的样子,所以不太好出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的再打我吧!

    “你怎么不早说你有这个誓言啊!常言有云,不知着不罪,所以我没有罪过的样子。你说这个怪我喽,我有什么错啊!因为我真的不知道姑娘曾经有过这样的誓言,要是我知道我是万万不能摘下姑娘的面具的,我还怕姑娘面具一不小心是滑落下来,我还会时不时的提醒姑娘说“姑娘天黑脸滑小心面具,你说我这样的善良的人,出于我的善良我都会提醒你让你是戴好自己的面具,我怕你是把你自己的面具掉下来,便宜了我这样的男人啊!这样就不好了!”

    我好想问姑娘“这样的话,你对多少人说过?这样的事,终究发生过多少次了?你说这个是我倒霉呢?还是姑娘你倒霉啊!我觉得我们俩怎么就这么倒霉的样子,这样的狗血的情节怎么就发生在我们这样的高度发展,高度文明,高度进步的社会里啊!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