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六十章 夜已深27
    但是,她说过“时辰不早了”“让我们开始吧”等等暗示的话语,我是把事情做在前面。像我这样的有悟性的男人委实不多了,关键我能在别人还没有想到之前,就把事情先给做了,总是会快人一步的样子,所以我觉得我自己还是很优秀。虽然没有人觉得,但是我自己还是挺佩服我自己的。其实我也是一个害羞的男人,我一般不这样做,但是她都说了“我是你的人!”对吧,她都说了她是我上帝指使的人了,我只是想要把我们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一点,这是多么的宏大的理想啊!

    当然,我觉得她也没有那方面的意思,我也只能默默地吐血了,你说这个时候你都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你说让你上帝指使弟弟是情何以堪啊!我只能是委婉的以另一个高深的层面来让她理解我的良苦的用心了,我是眼睛一转,我这样的说道:“你不是要传递什么功法给我吗?所以我怕我穿着衣服,不能让能量有效的传递,你说明明可以做得更好的。我为什么不努力去做得更好呢?就是我把我的衣服脱了,这样我们就能无缝隙的传递能量了,我还不是怕我与你隔着衣服。我们不能达到完美的传递,这样姑娘的一番苦心不就是白费了。有了我的这一套无缝隙传递的系统,我想我能把我们的成功率提高0.01,这也是了不起的进步啊!当然,这个只有我才想得出来的,这是我负责任的态度让我做任何事,我都想要完美,更完美,更何况是生死之关的大事,你说我能不上心吗?我是非常认真的,姑娘你怎么看。要不是为了姑娘你,你觉得我能这样做吗?答案是:当然不能了!”其实,我也就是想要满足一下的小小的愿意,你说这个我都无法满足你的话,我还是什么男人,还谈什么爱你到死啊!

    姑娘笑道:“公子有这等傲气,有这般的想法,这般做事的态度,你会很有前途的。虽然书本上没有要求非要脱衣服,但是你觉得这样会更有效的话那也很好。毕竟,我不是小件,我们得非常认真地对待,来不得半点的马虎!”

    上帝指使道:“姑娘过奖了,你为公子做的,公子我这一生都无法报答,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与姑娘做的事比起来,那真的是小巫见大巫,只是怕让姑娘生气,姑娘如有冒犯之处,还望我一片真心的份上,而不要与我的一些肤浅的行为一般的见识。”我承认我有的时候会很无厘头,但是如果我没有恶意,我没有坏的心眼,我希望真正了解我的人不要误解我就行,陌生人了不了解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了解我的人能相信我才是我的人生最大的成功吧!

    姑娘看了看天象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道:“我已等了这么多年,再等下去,也未必能遇到内外俱美的全材的男人。天下不如意事常十七八,这个男人也就是年纪大一点,猥琐一点。和我心目中的完美的男人还是差上这么一点,还好的是,他也没有太大的缺点。既然我已经认定了他,我就应该下定决心才对,毕竟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决定。虽然他也不像是可造之材,也只好将就如此了。”

    姑娘沉吟片刻,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我也不明白了,这个不能超生对我们大地朝的人真的有这么重要吗?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我们大地朝该有多少人永世不得超生啊!只见她是心意已决,说道:“我们开始吧!”

    那姑娘抓住我手腕,向我上上下下的细细打量,她是摸了又摸,也不知道她是在闹哪样,你好想说你要摸,你早说啊!我又不是不配合,我是会很配合你的哟!毕竟,我是这么乖的男人啊。突然我只感我的脉门上一热,一股内力自手臂上升,迅速无比的冲向我的心口,不由自主的便在心窝里形成了小宇宙的样子。

    我槽了,真的感觉到了,这个是奇迹的感觉,突然就感觉到一个小漩涡在自己的心里,那是相当的澎湃啊!我都开始荡漾了,这真的好奇妙啊!我一开始以为她吹牛,真的没有想到,她是摸来摸去的,那是把我摸得全身发热起来。我感觉好热啊!我心想要不是我事先把自己脱掉了,我怎么着得住她这样摸我啊!你说就算事先不脱,现在也是热得受不了,现在也得脱,要是我在别人摸我的时候,我脱我的衣服,那才像话啊!这种事就是得半推半就,跟着节奏来吧,我不得想要打自己的嘴巴子,你说我急什么。我要是不急的话,跟着姑娘的节奏我们也可以做得很好的。哎,真的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你说她都嘲笑我脱衣服了,我现在再有什么想法,又有什么软用啊!

    这个时候我只想要对姑娘说:“姑娘来得更猛烈点吧!你有种让我是热得情不自禁地把自己的裤子也脱了,你就牛碧了,我就服了,你就是我的女神!”在我看着姑娘额头大滴大滴的汗珠不断上冒,看来她真的很辛苦的样子,难道这样就喊累了吗?我都还没有开始,你可不能喊停啊!我觉得她还有后力要来,毕竟,她比我年长,也就是内心比一般的人要深厚得多啊!我应该感觉到这种兵来如山倒的气势才行啊,我就想要看看她传说的功法到底是不是摸摸手就完事了,我也是醉了!这样你就停了吗?

    这就是个宇宙大爆炸的年代,如果真的还有武学的话,你真的要让我相信还真的有这个玩意的话。你就应该让我看看你的实力才对,你觉得我这样的想法有没有毛病,是不是没有一点毛病啊!又来了看来先前的这一波,只是在我的身体内游走,这个不能说是简单的游走吧!这个是暴走,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有一股气势在自己的身体内不断的冲击我的身体的各大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一波只是为了打通我的穴道。很厉害的样子,这就是传说中的走穴寻脉吗?感觉在这一波气势的冲击下,我的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我整个人仿佛开始焕发出了不一样的光彩!我心想这个就是我们传说中的气功着,一定是这样的,这就是气功,太牛碧了,这才是我们大地朝的绝学啊!

    上帝指使只觉全身软洋洋地,那姑娘的内力犹如这个滔滔江水那是绵绵不绝的样子,看来是要我是一飞冲天的感觉。还有谁?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啊,除开是蒸桑拿一般,才有这样的热血的感觉。登时全身澎湃想来,这热血就如是兴奋的精灵一般开始在我的身体里流淌。便如大热天的泡在40度的温泉之中一般,那是相当的爽啊!热死公子我了,周身毛孔之中,似乎都有热气与污垢不断的缓缓地冒出,说不出的舒畅。感觉自己的皮肤更细致了,这才是让我是最惊奇的,原来这才是姑娘留住容颜的原因吧!

    过得片刻,那姑娘放开他手腕,笑道:“行啦,我已用本门‘之夜初神功’,将你的阴毒之力都化去啦!但是你现在还很虚弱,等你缓一下,我们接着来。你准备好了,我们就开始真的传功吧!”

    上帝指使感觉这个真的是吊爆了,叫道:“爽好爽啊?”这真特么地是一种享受啊!这种功法真的是太爽了,让我爽死了,我真的是有爽到了。我准备跳起来摆一个v的手势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个‘之夜初神功’神功这么厉害,对我的身心是消耗是这么大啊!我只感觉到跳起来双脚落地时膝盖中突然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下,只觉四肢百骸尽皆酸软,脑中昏昏沉沉,望出来犹如天旋地转一般,情知这姑娘所说不假,霎时间悲从中来,眼泪夺眶而出,哭道:“我我和你非亲非故的,你对我这么好。要是姑娘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入赘到姑娘你家去,你怎么看?”

    姑娘微笑道:“那到不必,因为就算我想要让你入赘,我们也要有走到那一天的机会啊?”

    上帝指使惊道:“什么?难道我们就真的不可以吗?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走到一起的!”说实在的我真的不嫌弃她,难道她还在嫌弃我啊!我小声地说道:“难道姑娘嫌弃我!”好伤心,好伤心地样子。

    姑娘道:“我怎么可能嫌弃公子,只要公子不嫌弃我就好了。”

    上帝指使道:“我怎么可能嫌弃姑娘你啊!我的稀罕你都来不及,我怎么会嫌弃你做这样的恶心的事。”说着挣扎站起。还是一样的帅气,毕竟帅气这种是天生的,这是丢不掉的。没有办法谁叫我的父母把我生得这么帅气,害我找不到女朋友你说怪我喽!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