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六十一章 夜已深28
    姑娘哈哈一笑,以为我又在耍帅来着,觉得我总是能让她快乐来着,所以是红着眼眶看着我。觉得就要与我这样的男人分开,她其实内心也是舍不得的,她也是无法接受的。只是,这就是自己的宿命吧,她看我站起来,表示好得很,姑娘突然身形拔起,在我的周围是绕起圈子来着。她是不断的出手,将自己的内劲,用不可思议的手法打在我的我的四肢与头上的几个要穴上。那不可的思议的步法,让我不得不想起凌波微步吗?我心想要是我有这个步法就好了,那我就能在江湖上做很多行侠仗义的事了!就算是做了坏事,也不怕被别人抓住了,那速度是抓都抓不到的样子。

    我感觉我的洪荒之力已经从凝聚,变成了开始向身体各个地方灌入了,看来是要进行另一波的穴道的冲击,如果第一波,只是把我的穴道打通了。而现在的情况就是要把她内心形成的小宇宙是打散开来,我想这个武学就是不断的凝练成小宇宙,而后不断的冲击身体上的各个脉门,而达到自身无坚不摧地地步吧!看来这真的很深奥,你说我们平常人,怎么可能是凝练出小宇宙来,所以更谈不上冲击全身的各个脉门吧!感觉我们的大地朝的气功真的是博大精深啊,这不是我们一般的人能明白的。

    当然,如果真的如姑娘所说,她这是一门把自己的功力传递的方法的话,那我以后是不是也能达到姑娘这匪夷所思的鬼魅身法啊!想想在我们现世这个真的很恐怖啊!惊怖失措,纵声大呼,突觉姑娘是两掌打在我的胸膛上,感觉身体中顿时又多来了一股细细的气流,开始引导着我的小宇宙里的能量开始辅助我冲击我的各大脉门了。一缕热气冲入胸口来,那真的是暖暖的,还好我是把我的衣服脱了,不然我真怕她的能量传不过来,被衣服隔绝了。那我就槽了,嘴里再也叫不出声,心道:“不好,姑娘好难受,又吐血了!”我是心疼得紧啊,你知道的我是一个懂得心疼女人的男人,看着女人难受的样子。姑娘的一举一动都是看在我的眼里,痛在我的心里,比伤在我身上还要难受啊!

    只觉身体中愈来愈热,我是个男人,这个我能忍的样子,加上我自己很瘦,所以我不怕热。只是看着姑娘这样难受,我怕她是热得难受,好想要脱她的衣服的冲动。但是我忍住了,因为这个时候不是我占主动的时候,我还在可耻的吸收着姑娘的身上的能量来着。你说要不是吸引姑娘的能量来着,这个能量不能凭空而来,所以这注定是一个热能传递的过程。自然,这里除了我与她就没谁了,这个自然我得到的热能是来自我们的姑娘。霎时间头昏脑胀,脑壳如要炸将开来一般,这热气一路横冲直撞,感觉是势如破竹。在我的身体里是无法阻挡的样子,过不片时,再也忍耐不住,昏晕了过去。

    只觉得全身轻飘飘地,便如腾云驾雾,上天遨游;忽然间身上冰凉,似乎潜入了碧海深处,与群鱼嬉戏;一时在寺中读经,一时又在苦练武功,但练来练去始终不成。正焦急间,忽觉天下大雨,点点滴滴的落在身上,雨点却是热的。反正就是想要脱衣服,不管是脱自己的,还是脱别人的衣服就是想要脱衣服的样子。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毛病了,这时头脑却也渐渐清醒了,仿佛一番下来自己也是如鱼得水的样子。

    确实在姑娘的真气输入之后,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一样了,觉得自己是仿佛是重生了一般。我睁开眼来,只见那姑娘满身满脸大汗淋漓,不住滴向她的身上,那真的是香艳啊!看得我是着迷而心痛啊!而她面颊、头颈、发根各处,仍是有汗水源源渗出。上帝指使发觉自己横卧于地,不行了,这回真的不行了,跳不起来,不能在这个时候跳起来耍帅了。但是,看着姑娘都没有倒下,我怎么能倒下,所以我是强撑着起来!

    那姑娘坐在我身旁,两人是离得如此之近,仿佛我们一直都是如此之近。感觉不要分离的样子,突然姑娘是抱着我,上帝指使惊道:“你,你干什么?”羞死我了,我都不好意思,你说我要是不抱着你,我还是什么男人啊!所以我也抱着她,如此就这样的相拥起来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啊!让上帝指使是欲罢不能的样子,太享受了。

    姑娘伤心欲绝地告诉我说:“公子我真的要走了,我真的舍不得公子你啊!你真的不会忘记我吗?”

    我看她是很伤心,我也不是因为安慰她我才说这样的话,我是发自内心说的,我说:“我是不会忘记姑娘你的,我永远会把姑娘放在我心里最重要的地方!”

    姑娘听了我的回答后,很是开心的样子告诉我说:“真的吗?你真的会永远把我留在你的心里吗?”

    我是抱着她,你说姑娘让我是如此的印象深刻,你说我怎么能忘记得了,我是当然会一直把你放在我的心里的,这个是一定的,我保证道!我说不会,不会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姑娘你的!

    然后,她才想到问我名字的样子,她问我说:“我还不知道公子叫什么名字呢?”

    我一听也是原来闹了半天,我们还不知道彼此的名字,我们就开始生死相许了,我也是醉了,你说我这个人有的时候是不是很缺心眼啊!我告诉姑娘道:“我叫上帝指使,姑娘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她一听噗地就笑了,她告诉我的名字好有趣啊!你怎么叫这个名字啊,怎么起个名字叫做‘上帝之屎’,你说搞笑不搞笑,公子你是在我逗我吗?

    我一听,尼玛的,这姑娘这个普通话,也太不普通了,这个‘上帝指使’,你也能念成这个‘上帝之屎’来,你是没谁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这样念我的名字,看来这个我们大地朝普及普通话还是有必要的,你说这么霸气的名字,你给我是念成屎了,怎么就这么胃疼啊!我说姑娘真的是太幽默了,我是‘上帝指使’,不是‘上帝之屎’啊!

    她却告诉我说:“我就喜欢念你是‘上帝之屎’,你管得着吗?我就想念‘上帝之屎’,你就是天下无敌,远近闻名的‘上帝之屎’,你就是传说中的‘上帝之屎’就是你,你以为你是变成公子的模样,我就认不出来你了吗?反正我就是念了,你要怎么样!你咬我啊!”她是眼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觉得这个时候不是我吃了她,就是她吃了我,毕竟我是真的好纠结啊!不知道这样的美好的时候会持续多久,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不能知道未来会是怎么样,但是我会抓住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我说:“我怎么管不着!”然后,我是趁她不注意亲亲的吻了她苍白的薄薄的嘴唇上,虽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我觉得我真的好想吻她啊!她就是我的心目中的那支漂亮的小狐狸吧,让我是想要吻她!没有为什么,只是想要吻她而已,如此而已。

    她没有想到我会吻她,也许是第一次与男人有这个肌肤之亲吧!她有点不自然的看着我,她告诉我说:“你好坏,你就是那好坏,好坏的大灰狼吧!”

    这一刻她的容颜已经是深深地印入我的心上,我已经无法将她从我的心里抹去了。我笑了笑,我表示我哪有啊!不管我是不是大灰狼,但是你都是最漂亮、最漂亮的那个迷人的小狐狸!

    她有点害羞,她知道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要夸她漂亮而已。她告诉我说:“公子你好坏啊!公子你知道吗?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有缘人千里来相会,这大家交个朋友也是好的,你当时是那么的心急要走,你怎么这么心急啊!”

    上帝指使说:“我只是误打误撞进入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有点不太适应的样子,其实我看到姑娘后,我就不想走了,我就喜欢上姑娘你了,只是我嘴里不好意思跟姑娘你说。我怕你是讨厌我,怕你会把我当成坏的人,所以我不也告诉姑娘我内心的想法,想要静静地看着姑娘你我就会很幸福了。”

    姑娘觉得我有点太夸张了,心想你当时都没有见过我的模样“难道你就凭你的感觉你就看上姑娘我了,想和我双宿双飞不曾!”

    我心想你也是真够敢相的,我还看上你了,你别想多了吧,我是看你可怜,大晚上的一个人在这荒村野外,怕你寂寞,才陪你多说两句,你以为我还看上你了!我可是有内涵的男人,我也是有相亲对象的,虽然能不能成不知道,但是我还是机会的,不是吗?像我这样男人知道不!这么帅,你以为我长这么帅我是闹着玩的吗?好吧,那都是我以前的想法,我觉得以前的想法真的很不成熟啊!也许就是因为我是一个不成熟的男人,再加上有着不成熟的想法,自然而然别人就很难与我相处吧!这也是我注定孤的原因吧!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