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零九章 谁给你介绍的1?
    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什么啊!我是什么也不想要问了,我只能问她最后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这个人为什么是我?”我觉得能当她的助手的人那是可以是任何一个人,为什么她选了选去会选择我这样一个男人啊!这个不是非我不可的选择,所以她最后是选我了,这个让我是觉得这个是非常的可疑啊!

    我表示我无法理解的样子,所以我当然要问清楚这个是怎么回事,这是很正常不过的。我想每一个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不光是我,看我的书的人都有这个疑问。这个要是解不开的话,我会非常的无奈的,我会很伤心的,我会永远猜疑下去的。她见我是非要知道的样子,再说我们是签了合同的。

    所以她也不怕我是反悔,她是如实相告我说:“是这样的最近我是去小龙吟寺,我见到了我们的龙大师,她问我是求什么?”

    我当然是如实的相告说:“大师我想求事业啊!”

    大师摇了摇头,表示我的事业不顺啊,不太好的样子,他是非常的替我是着急,想要帮我的样子,但是又是无能为力的样子。芸姐问:“你懂吗,就是我想要让我的事业风生水起那真的不好办。”

    我心想我还能不懂啊,这个明人眼都知道你的事业不顺啊,不用大师我都知道。你也不看看你的事业线,你的事业线也太不明显了,感觉是若有若无的样子,有跟没有的样子。

    你说当时她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不认识她!”

    你说我怎么可能认识她啊,你说我们大地朝我能记住的也就只有几个,那都是事业线明显的人。你说你都没有事业线,我凭什么能记得住你啊,我还是喜欢有事业线的女人,看着真的有种要喜欢她的冲动,看着芸姐,那真的就没有这种感觉啊!所以,不仅是大师摇头,我也看着芸姐的事业线,我是拼命的摇头啊!

    芸姐问我看哪!她看着我正盯着她的事业看,要不是她是捂得太严实的话,你说我能这么费力地看吗?还问我看哪,你说我能看哪,你问事业,别人当然是看你的事业线啊!这个是没有问题的,我们都是很专业的,不会表现出我的无知来的。你这样的人我看多,大师估计也是这样对她说的吧!

    我说大师当时看哪,我就看哪,我不是跟你吹的,大师能看的,我也能看的,大师不懂的,我比她还懂。要不是我是正人君子,我不喜欢那种旁门左道,所以我早就跟我们大师混去了,我也不会落得这般田地啊!这就是真君子与假君子的区别吧,就是有些事我们不会做,有的事我们不屑做,有的事给多少钱我们也不会去。

    我又问然后呢?然后,大师是不是对你是没有招了,让你想开一点,告诉你要相信自己,相信幸运之神总有一天会眷顾你的。我就知道大师会这么说:“因为他们看你的事业线就已经知道你是没招了,没救了。”

    当然这个是专业的人士才会这么说的,就是一开始先是把问题看得很严重,感觉你是没有救了。然后就看你是上不上钩,你要是不上钩的话,他就想办法让你上钩。如果你是上钩的话,他们的计谋就得逞了,其实他们大部分是吓唬你的。也没有多大事,他们也不能看出多大的问题,只是你要是觉得他们能看得出,你就会相信他们。你们要是一开始就不相信他们能看出点什么,他们也就什么也看不出来。

    这是一门学问,就是“吓”,毕竟来这里的人都是来祈福消灾的,只要是信这个的人。大师说什么你都会信的,相对的如果不把问题说得严重一点,那怎么能显示得出大师的本事啊!大师其实没有什么本事,他最大的本事就是了解来这里的人的心理。所以专业的大师,都是说这个别人无解,只能是他一个人才有能力帮你吧!对吧!

    芸姐听我分析得是头头是道,他是很赞同我的样子,告诉我说:“大师说了,我找对人了,说我是善良的人,运气好才能遇到自己。”

    我笑了笑,他每次都这么说,好像大家都运气好似的,才能遇见他啊!你说他天天都在那里,你说能不遇上他,那才是真正的运气好才对。真的是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哎,这个是别人的职业我应该是说三道四的,我觉得自己太八婆了,我还是认识的听吧!

    芸姐又说了,大师告诉她:“姑娘你不是一般人!”

    芸姐是点了点头,毕竟,在演艺圈里的人都不会把自己当成一般人。她们都把自己当成是神的样子,都等着自己的粉丝追自己呢!

    大师又说了:“只是最近你的气势不如从前,感觉一直在走下坡路,看来是有霉运降临了!”

    芸姐说:“对、对、对我最近做什么都不顺,好几个角色都被别人抢了,自己真的是倒霉到家了,那是霉到家了。”

    大师又算了算,所以你的事业也是和你的运势是息息相关的,你说你的运势都没有了,你怎么跟别人争啊!你只能是认命了,如果你不想要认命,我这里也有一个竹筒,不过我每天只解十张签,多了不解,多一个也不解,有钱也不解。姑娘你运气真的很好,我现在还有一个名额,你要不是试试看,想要改变自己命运吗?想要走出困境吗?想要让自己的人生变得不同吗?只需要500块,既可以给我们寺庙是添砖加瓦还能让你得到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姑娘你要不要试试看,机会难得啊!你抽一张签我看看,你是终究到了什么地步了,看有没有解的样子。

    芸姐是一咬牙,别说是五百了,就算是五千她也舍得掏的。毕竟,她不是为了自己,只是想要给寺庙是添砖加瓦罢了。所以她是付出多少自己也是愿意的,然后她是小心的抽了一张签。

    大师是读了一遍:

    上天终有注定时,

    帝王终有遇见日。

    指中都是无情物,

    使命只有你能解。

    大师读了好几遍,这个是什么时候写的,难道是那天和“上帝指使”对诗的时候,写下来了。真的是太奇怪了,怎么会放在这里面了,这个不应该是放在这个里面才对。难道,这个也是注定的,只是没有想到这是首藏头诗,也只有上帝指使这个傻子,怕别人不能是看不出诗的意境,那是非要把自己的名字写在显眼的位置,就是怕别人认不他来。这家伙怎么就能这么装啊,为什么就能如此的装啊,要不是我是出家的人话,我都看不下去了,我都想要动手打他的样子。

    大师苦笑道:“上帝指使!”原来是你啊!

    芸姐没有听明白这个是什么意思,意思以为这一切都是上帝安排好的,这都是命吧!是无法改变的,只能是认命,所以大师才会这么说吧!但是她总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在哪里是听过样子,这样的名字应该自己能记得下来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想不起来了。芸姐是求解:“大师你一定能解吧,就算是上帝指使,你也能解的吧!”

    大师是看她是非常虔诚的样子,觉得她是个可捞之财,那也是相当的喜欢她这样的财主啊!所以大师算了算,那是相当的难办的样子,好像是真的是没有招了。满脸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就是想要看芸姐有没有进一步的表示的样子,你说帮你处理这么大的难题。要是芸姐不表示一下的话,也是说不过去的样子,所以她是见她是没有反映,自己又不好伸手要钱的时候,那时候的样子真的很痛苦啊!

    你以为大师还能有别的痛苦啊,她最大的痛苦就是遇到穷施主,没有办法施舍他才是最痛苦的。但是芸姐突然是想到了,她觉得自己是听过这个名字,所以她还有点印象,因为这个人的名字起得太傻了,傻得是让是觉得就跟个傻子似的。她当时还笑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起这样的名字呢!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会抽出这个人名字出来,真的是太坑娘了。觉得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大师也是觉得很不可思议的样子,问她道:“看来姑娘是认识这个人!”

    芸姐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但是自己的朋友认识这个人。自己只是听过他的名字而已,如此而已。

    大师听完后这就好办了,认识就了办了,大师说:“你回去吧!”大师见她一直是没有进一步表示的意思,怕她是没有钱了,不想要因为她耽误自己做生意,所以当发现这个人没有油水可捞的时候,就会下逐客令。

    芸姐道:“可是大师还没有给我解救的方法啊,你这就让我回去了,我回去了怎么办啊!你不能不管我啊!只要是大师难帮我转运的话,我多少钱我都愿意花呢!”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