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六十六章 神之眼7
    所以,那天我不是去参加相亲节目啊,当我是看到百位佳丽的时候,那一瞬间这么多的女人那是与我是坦诚相待。你们想我怎么能受得了啊,我当然是受不了的样子,这真的是太可怕了,你说一百个人没有一个人没有做假,都是假的,你说我是什么样的心情,你们让我是情何以堪,你说要是有一个是真的我都选她了。但是,没有一个女人是真实的,没有一个女人没有做假,好像大家都做假,自己要是不做的话,就无法融入这个圈子,就被遭到别人的打压与排挤。

    所以大家都只有无奈的选择是做假,虽然我不敢说这都是她们的真心,但是这都是她们的选择,她们的选择让我是很失望啊。因为如果我是她们的其中一个,我宁愿进不了她们的圈子,我宁愿没人一个人和我做朋友,我也要做真实的自己,这就是我,一个叫做上帝指使的选择,就是要做真实的自己。不与别人是同流合污,那永远都是出淤泥而不染,那永远都有一种品质就是“莲”(廉)只是我们现实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人能有我这样的优秀的品质了,除了我,我还想要问你们“还有谁?”

    所以,你说玩骰子对于神一样的存在的我们有什么好玩的,这都是我们玩丢了的。我们小时候我们就开始玩猜大小,打假三十年的存在,这是现在的我都无法超越的存在。我们玩的都是成年人的游戏,不像是小孩子都玩的是小孩子的游戏,这个有什么好玩的。还是成年人玩的游戏有意思,当我能看透一切的时候,我就不和我们的班的同学玩了。我觉得我还是得和比我大一点的成熟一点的女性在一起,这才能让我开心一点。我一直都不断的告诫我自己做人要成熟一点,不要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的总是玩一些不成熟的游戏。这是没有意义的,我们要玩就玩别人都玩不了的,别人无法超越的东西。这才有意思,不是吗?

    不得不说的是那段时候我成熟得太快了,那是早就超过了一般的同年人,我越来越发现我再也不能和孩子们在一起玩耍了。我要做的是成年人的事情,我要成熟一点,我再也不能像别人一样这么不成熟了。所以我开始不玩这样的游戏了,不是不好玩,而是没有对手,无敌最寂寞,当神一般的存在也是一样的那也是最寂寞的。说真的当你能看透一切的时候,那你觉得那人生真的没有意思了,你不想看了。你会想“要是自己没有这样的本事多好啊!我本无意装碧,只是装碧的事真的是情非利己,装碧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是不装的话我一样会很痛苦,你说我是装呢?还是不装呢?”

    这个是必须的,当然我从来不觉得我有这样的技术而自豪,这也不是光彩的事,当然我也不能对别人说,我都是这样看人的。所以人生真的很无奈,这一定不是上上之选,毕竟这是下下之选。有的事实有利必有弊,我也不是提倡我看人的方法,我只是告诉你们写宅男的,能写到我这个水平,那才是真的宅男,不然的话都是在扯淡。上帝指使假装看着窗外,并且下意识的往车边挪了一下,让自己与我们的芸姐保持一定的距离。

    这点自知之明我当然必须有的,女人都不喜欢不喜欢的男人坐在自己的身边的,有的时候那是没有办法不好让对方滚蛋吧。所以,我还是离她远点,不要自作聪明想要跟她套近乎,我知道没有几个女人是喜欢我这样的,我这样的只有那种特别有品味的女人才会喜欢的。说真的没有那种独特的品味的女人真的喜欢不上我这样的男人,我这样的男人虽说会让所有的女人是欲罢不能,当然那是在与我接触过之后。要是没有接触过那就很难有这样的体验了,所以要想知道我这样的男人的美好的话,还得是要亲自体验过才知道,那写出来都无法让大家是很强烈的喜爱之感。毕竟,没图没有真相,你们要找到事情的真相的话,还得看《上帝指使》。

    你想啊,我这样的人只能在车窗里偷瞄别人的男人,我活得是得有多悲催啊,我感觉自己活得太渺小了,活得太可怜了。我也不想这样的活着,我只想要活得大气一点,只是一朝成了宅男,就很难变回去了,再也就高大上不起来了。没有人想要像我这样的活着吧,我这样的人真的活得太累了。

    当车快到我们的嘛店了,我们的杨姐就开始找我谈心了,她是语重心长的告诉我说:“上帝指使本来我们的芸姐是想要让你和我们一道进去的,只是我们芸姐怕你是不适应这样的环境,我们的芸姐是想得特别的周道对吧?她怕你一下不能也无法转变自己的身份。所以,虽然你是和我们的芸姐是签了合同的,我们芸姐当然是希望你能立即上手手上的工作,但是你做不到啊!不是我们觉得你是不行,是你自己也觉得自己不行吧,所以我们也看出了你的不行。你不行你可以说的,我们是可以理解你的,但是你不行,你也不说,你是特别痛苦的样子,看了让我们当姐姐的委实难受啊!其实,男人不行没有什么的,不行就是不行,行就是行,大胆地说出来,我们会理解你的。你能懂吗?”

    “我怎么就不行了,这个我是一定要反驳的,我哪里不行了,我也是醉,你说她们是不是莫名其妙的。突然就说我不行,还想要让我承认我不行,士可杀不可辱你们也太侮辱人了。哪里这样说男人不行,你们都没有试过,怎么就知道我不行了,还说得跟真的似的。你们是哪支眼睛看见我不行的,你们有没有亲自的确认过,你们就说我是不行,你说你们让我们这样行的男人是情何以堪。你说我一天天怎么就这么淡疼啊,明明我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我哪有不行,我是真的很行的好不好。我行的,真的我行的。”

    好吧,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她们已经就判定我是不行的,那你说我怎么能行了,关键更的气人的是还不给我机会。上来就是一闷棍,就说你不行,你是没法反驳的样子,要不是我脾气好,加上我是一个非常优雅的绅士,你说这是不是得非得气得她是喊“不要”“不要地”你就开心了,哈哈,想到这里我就特别想要笑来着。你说我是不是太厉害了,我有木有太厉害的样子,是不是太帅气了。不过那是想像中的我,而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那是点点头,那是摇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的样子。你说我得多愁啊,这愁得我是江春水全都向东流走了。

    我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我觉得我是听懂了,我是点了点头。但是,对于她说的我“不行”,我当然是百分之百的一百个否认啊,你说这样的事换作哪个男人能认,没有一个男人能认这个账的,就算是真的不行,那就不说话默认就算了,但是一定不会亲口承认的,这就是男人的自尊吧!我也不知道,这杨姐,这是哪跟哪哪,怎么这么在意我是行不行的这样,我看她也不是真的在意这样的事。只是她太年轻,她以为这样就能奚落我,就会让我很丢脸似的,她的目的就是想要让我在她们的面前丢脸啊!

    我是越想越生气的样子,那是承认也不好,不承认还以为我是默认了。我只好是随口回了我们的杨姐一句说:“你试过啊,你怎么知道我行不行啊!”我只是弱弱地回了她一句,我也不是想要闹,只是听了她句话,没有人会舒服的,这换作谁听了这样的话,能舒服啊!这样的话直的是太伤人了,不是我想要跟她吵的,只是她的话让我是无法接受的样子。

    大家都以为我是生气了,其实我并没有生气,我觉得我与杨姐那就得是斗嘴才行。我们既然做不了朋友的话,那我们就敌人呗,也不是真正的敌人,只是那种喜欢斗嘴的存在的那样的朋友吧!哈哈,其实我是很开心的,因为我要是一直让着她,估计她更不开心吧!我还是直接就跟她斗起来,说不定我们的关系还可以得到缓和也不一定,也许换一种方式来交流的话,能得到意想不得的效果啊!

    毕竟,每一个人的性格是不一样的,那我们与之相处的方式也不能一样。你以为我是什么样的存在啊,我看主子的脸色就算了,我是拿了别人的钱的,我没有必要也跟着看她的脸色吧,我又没有拿她一毛钱。再说了一山容不得二仆,我以为那是一公一母就行了,但是看来真的还不行。因为,这母的那是看不上公的,你说这个是多不和谐的局面,这母老虎真的是太霸道了,你说你以为你是霸道仆人啊,不过我只听说过霸道主子,没有听过还有霸道仆人一说。大家都是仆人,本应该是以诚相待,你说我们何必是相煎何太急啊!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