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零二十六章 相亲的事16
    女人必然要又有才又缺德,在江湖上才能拼杀出一条血路来,要是有的德的女生一般是成不了什么气候的。当然,我不是说女人就要缺德才行,只是事实往往就是这样的,男人也是太有品行的男人,像上帝指使这样的男人那是成不了大事的。因为他时时刻刻以自己的品行为重,顾虑得太多,也让他自己畏首畏尾起来,写作也是一样的要是明明写得就不是什么过分的文,但是我们还是害怕这害怕那的,你说你能写出什么好文章,写的都是四不像吧。

    这也是我们的时代的桎梏,当然我不说这对与不对,只是最近想了很多。我们应该做一个怎么样的作者,才能被人们称得上为一个作业。我现在真的很害怕,怕触碰别人,也怕触碰自己的内心,只要轻轻地碰到了谁,感觉都会出大事的。有的时候读者也不能全怪作者,作者也在这个体系里,我们不是不想好好的写,只是我们写的时候常常一带入真实的感情。我们就会引出很多的连锁反应,常常这样的反应不会伤到别人,只会伤到作者自己。最后谁来给我们自己买单呢?没有人会给我们买单,只能是我们自食苦果罢了,我们都太弱小了,弱小到我们只是一只蚂蚁而已。

    弱小到谁都可以踩死我们,读者可以、管理可以,制度也可以,谁都可以踩死我们,最后谁会来纪念一下我们呢?没有人会记住我们,也没人会记得我们,我们就这样的去了,不会带走任何东西,也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这就是我们吧,我们都是如此的弱小的人类,而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真的重要吗?我们有重要的时候吗?真的会有在乎我们吗?答案是不会的,真的不会有人在乎我们的。

    如果说女人可以做一只磨刀霍霍的雌性螳螂,最后是把自己的配偶也吃了,那是唯吾独尊,那是物竞天择没有人会说她半个不字。男人要是这样做的话,那就是大逆不道,那就成了人民的公敌,所以男人不能失德,失德的男人你再有钱!得了天下那又能怎么样,失了民心的男人永远成不了人们心中的英雄的,只能被天下人耻笑的。你说男人才貌双全的话那是为了找女朋友,女人才貌双全的话那是为了哪般,那就有一点坑爹了。一般人就不要找了呗,找她们的也不是一般人了,反正我就不指望找到这样的了。现在这年头是女的就行,要求不要太高了。

    眼镜帝被我是带入感情了,那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我们这个时代的人那是天不怕地也不怕,就怕被带入感情。不管是别人带上了感情,还是自己带上了感情,那都是一件相当痛苦的事。因为常常要么是自己触景生情,要么就是情到深处自然痛。眼镜帝不想听我是废话了,因为他不是来听我说废话的,他是来帮我找对象的,所以眼镜帝说:“好勒,我问哈我们同事看她约不。(哈哈的表情!)”

    首先我不是不识好歹,我只是想要装得是不在意的样子,显得自己是一个随意的人。我说“晕,你自己约嘛!你真的是好人啊,自己不约还想到我,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也太高尚了,你是我最发的朋友呢!”虽然我们的眼镜帝已经找到了,但是你们懂的这男人都是好色的,没有几个能把自己的资源是白白送给身边的人。宁肯是自己得不到,也不会便宜给身边的人,都怕身边的人好了,自己就会很自卑。所以,男人都是见色忘友的主,那是千古不变的定律,能把自己身边的人介绍给朋友的,那才是真朋友啊!成了那还好,要是不成的话,你说身边的人天天见的,多尴尬不是。

    眼镜帝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主,明明就是自己有主了,我只是客套一下,他还当我是认真的,他是认真地告诉我说:“一个单位的人你给我讲咋个约嘛?”

    我当然是不服了,我说“咋就不能约了,成大事都不拘小节职!你真的是迂腐得很,像这种“婚姻大事”你还拘这样的小节,你说让我是怎么说你才好,我还以为你比我是看得明白,没有想到你是一点也看不明、看不透啊!”想想我是哪种要是看见了漂亮的女孩,我是第一个喊出“放开你手中的美女,让我来!我哪里会因为是不是一个单位的,我就顾虑这么多,你说我这样的男人,我是那种我的大侄女,我都会惦记的男人。我怎么能放开姑娘的手,那就因为是一个单位的就不行了,我也是醉了。”

    好吧,我是说别人的时候我是一套一套的,自己做的时候那又怎么样呢?我能做好什么啊!还说别人成不了大事,最成不了大事的就是我自己,那别人的大事早成了,我还有脸说别人。我觉得我是没谁了?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这么迂腐啊,其实最迂腐的是我自己吧!总是用自己的德行是把自己抬得很高,结果呢?受罪的只是我自己而已。

    眼镜帝看我是装上了,他都懒得说我“不装你会死啊!”,现在怕是他是才明白不装上帝指使真的会死的。所以他只能是让我是继续任性下去了,眼镜帝是个很忙的人,我的回信息的时间是我不忙,却是他最忙的时候。所以眼镜帝告诉我说:“白天不方便,晚上帮你问。”

    虽然我是个急性子的人,但是我知道这种事急不来的,急的时候别人不急,别人急的时候我却没有遇上吧!所以我只能是非常扫兴地说:“好的,你忙。”他是把我的热情是点燃了,但是一下秒告诉我是晚上再问,我个人觉得不管是什么事,都得是趁热打铁。不能拖的,这样才能出成绩,才能有效果。

    好吧,我妈说我是那种:“自己的事的时候那是一秒钟也不能耽误,别人有事的时候,那我是不急不慢还不慌不忙的那种人。”

    我说我哪有这样,就算是我是这样的人,那也很正常换作是谁不是这样的,那是只有自己的事才会着急,别人的事那从不放在心上的。这就是这个时代的特征吧,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真的是缺了点东西,就是奉献的精神吧!

    我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算了,跟我妹的情况是一样的,就是随便问问,别人要是上心的话,就继续别人要是不上心无所谓的话。那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所以没有想到晚上的时候眼镜帝终于是问我的个人情况了,眼镜帝说:“哦,你的单位是事业单位吗?”

    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啊,我也觉得能问我问题就是能进一步发展的可能,这是一种男人与女人关系进步的表现啊!但是,我没有想到我们的眼镜帝会问出这样的坑的问题,你说我是什么事业单位,他又不是不知道。知道还问就是他的错了,居然还问出这样打脑壳的问题,你说让我是情何以堪。我告诉眼镜帝说:“我哪里是什么事业单位,这是有事业的人才能有的单位。像我这样的,没有事业的人,那只能是没有事业的单位,你能明白吗?”

    眼镜帝听完那估计是姑娘还没有摇头,他就自己是先摇起头来,告诉我说:“那好吧,你是没有事业的单位,就是非事业单位吧!也不错哟!”

    我听得出他是挤兑我,这个还叫不错,这是差得很啊!我说也不能是你说的“非事业单位”,我这个是“个人企业!”(也就是传说中的个人灵活就业人员,说好听点是个人企业,说不好听的话,那就是什么也不是的失业人员吧!)你是把这个给我报出去的话,那我看也就没有什么希望了,这种事也不能骗人。只能是实话实说,那也就是没戏的样子,当眼镜帝是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那我就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了,也深深地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我是要放弃的时候,我们的眼镜帝又问了一个问题,我是相当的意外啊!没有想到对方还不死心,不有问题要问,我是相当的开心啊!觉得这是不是代表我有希望,估计虽然没有看上我的工作,但是还是被我的帅气的照片是征服了。那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真的佩服这个女孩的强大的心里素质,比我都强太多了。

    眼镜帝的第二个问题是,还是明知故问,她问我说:“你是什么专业的?”

    我当时就对眼镜帝是特别的无语,他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那也是没谁了,会不会当红娘啊!一点技术也没有,这样怎么给别人是办事啊!我说:“我是嘛村某某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技术人员啊!”说得是一点底气也没有,那是越说越没有自信,我现在最怕别人的问的问题,他这一会就问了我二个。那是好的不问,优秀的不问,不好的那是个个都问到了。就算是我没有优秀地方,那你也不能这样吧,你说我长得帅啊!个子高!人品好!一个也没有问,你说我是什么心情,眼镜帝再怎么也是我们吹牛协会的会员,那吹牛的本事一点也没有发挥出来。我看他是本跟我们混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的牛都白吹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