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零二十七章 相亲的事17
    换作是我当红娘的话,那是介绍起我自己来,我就对女孩说:“这年头不要求男人这么多的事,只要是人长得帅,个子高,基因好,从品好,有德又有才的话,那就得了。你说你还求别人什么呢?还有什么可求的,不求别的了,只求这点就能完爆我们大地朝大部分的男人了。”你看这个牛吹得怎么样,是不是杠杠的,这牛就得这样吹。你是实话实说的那哪个女孩爱听,没有一个女孩会喜欢听这样的话的,连这点常识都不懂,我真的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女朋友的,我看要不是他的女朋友傻,就是他的人品爆发了。才能是让她是找到女朋友,看来人还得是讲运气,傻人有傻福吧。我心想他要是问我是羞于回答的问题的话,你看我是揍不揍他,我不打死他才怪啊!

    果然我们的眼镜帝是没完没了的,那是还问呢?我还以为他是一个能看事明事理的人,看别人不想回答了,那要是你还没完没了的话,那就不好了,是不是这个理?这样做朋友的话,真的太不够意思了,我看这样的人不是朋友是坑友才对?我以为他懂我的心,知道我想要找女朋友的迫切心情,当他能给我介绍这让我是对他是有了更深的认识,觉得他成熟了,长大了,再也不是我以前认识的眼镜帝了?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问的问题也不知道有没有过过大脑,那是该问的不问,不该问的他还真的替别人问了。他是继续问我说:“你有买房的意向吗?”

    我听完他的这个问题,我整个人就不好了,我不开心,我的整个心都彻底的崩溃了,我说:“滚犊子!”我是不再回答他的任何问题了,没有这样问的,我怎么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不是在问我,这简直就像是在羞辱人似的,哪有他这样问题的?”我真的搞不懂,我凭什么受他这个罪,你说我是为了找女朋友,天天受这么多的刺激,我还能坚挺地活着,这是多不容易的事。我跟你们讲:听了眼镜帝的问题后我感觉我的心里一直在滴血,那就像是一把刀子是狠狠地扎在我的心里,我的心还能他绞得好痛一滴滴的血全滴在我的内心的深处啊!

    心情不好的时候,那就唱歌吧,只有唱歌才能让自己开心一点,哈哈!文艺流,总是能让自己开心的,这就是我们的这个时代的年轻的人生活准准状态吧!

    啦、啦、那、哪

    亲呢额头,胆怯的心

    猜测了心思,说不出孤独

    我不是流云,软弱风景

    心弱不在,爱却不来

    只是爱情的回应

    要与谁共享

    这美丽风景

    谁的爱,遇到爱

    这一刻我要用、心、爱

    却换不来我要的爱

    五光十色、全力去爱

    这是我的幸福

    生活的本色

    当心不再敢爱

    过不来,你不在

    我们要用心爱

    i.can.fin

    我也超级嗨

    我的最后爱情

    没有爱的心情

    怎么、太奇怪

    幸福还不来

    我们慢慢来

    去宣泄爱、爱、爱

    哎,每次难受的时候就是想要去唱歌,介于疗一下自己内心深处的伤吧,也许是伤到深处了,所以才会如此的痛。唱一首真挚的歌曲最能疗伤了,只有歌曲能抚慰我的忧伤,而我的痛苦就让它随着歌声消失在人海中。写歌心情真的很重要,心情好的时候那自己唱自己写得歌,那是一种幸福。那心情不好的时候,那写出来的歌也是渣,唱着难受,听着也没有幸福的感觉,那就是一种痛苦吧!

    当然不仅是生活上遇到不开心的事,还被眼镜帝的问题句句扎在心坎上,那真有一种血不尽的流,止不住的痛,说不出的苦,活不出来的感觉啊!眼镜帝也不知道是不听那个女孩说了:“没有正经工作,就是没有工作,说什么自由劳动能力者(我有这样说吗?我没有这样说吧,我说我是个人灵活就业人员,我说我是自由劳动能力者了吗?没有吧,我真的不是什么能力者,我只是普通的人,只是一个特别普通的人大地朝人,我只是这个世界人的普通人,不是能力者。我要是能力者的话,我早就用我的超能力了,我还能在这里是什么也不做,还要天天看别人的眼色,天天受别人的气啊!),这个世界上能把没工作说得这么文艺的,也只有你一个了。关键你还能不以为耻,那更是难得,那简直是把不要脸发挥到了极致的男人,你这个本事要是不上真人秀的话。那真的是我们大地朝的一大损失,也是我们观众的一大遗憾,要是能在电视上看见你这样的极品的男人的话,你说这得多励志啊!那得多教育人,感觉能让我们大地朝的未来的年轻人都要受教很多。真的,我真的看好你,只要你上电视的话,我一定让我身边的朋友都来看你,看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啊!”

    我也不知道,他是在表扬我呢?还是在批评我呢?还是只是随便说教一下,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大的脾气,还让眼镜帝是带为批评我,真的让我是气死了。你说我这一天天的,我是招谁惹谁了,为什么都来针对我啊,我只是个文艺范,而我说得文艺点,这个有错吗?再说了,“个人灵活就业人员”这也不是我发明的,这是别人发明的,发明这个人的人才是奇才啊!因为自从有了这个称号后,也就规避了失业人员吧,所以我是想要办一个失业证,你说怎么就这么难啊!

    明明自己是失业很久了,我是实事求是的,我也没有虚报过自己的生活状态,但是像我这样的失业人员,为什么就是不能是得一本失业证呢?我这个人也没有拿过什么证明,你说要是给我一个失业证明的话,那我一定会好好珍惜这个证明的。我一定会大大方方宣传一下自己的生活不如意的,这样我把证明一拿出来,你说大家还能不相信我只是个弟弟吗?好吧,我只是个弟弟,一个想法奇特的弟弟而已。

    所以我是再一次跟眼镜帝是强调了一下,我的工作不是事业,也不是集体,也不是个人,我是自己吃饱全家不饿啊!我这样的职业是不是很厉害,这年代就得靠自己,职业也是职业自己经理人。所以我就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自己经理人。那是非常有时代的特征的,就是没文凭、没学历、没本事的代表吧!

    眼镜帝的朋友是被我的个人主义的情怀是征服了,能把没有工作说得如此文艺的,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上帝指使吧!我不是不以为耻,我也觉得这是一件很可耻的事,但是你说我总不能因为自己的耻辱而看不起我自己。自己贬低我自己吧,如果我这样做了,我怕是你们就更看不起我,而不会有半分的可怜于我的。这就是事实,所以不管你们是怎么说我,我也不会因为自己的任性,自己的错误,自己的失败而低下我高贵的头的。男人的头,是不会轻易的低下的,因为男人一旦低下头后,就再也也抬不起来了。

    所以,我们不会轻易低头也就是这个道理,眼镜帝替那个女孩是转告我说:“人家觉得你一点“神经质”!”眼镜帝说了,别人那是对我是很失望,说了没有想到这样的长相的人,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居然会是这样的人?怎么就是这样的人?

    我才觉得奇怪呢?因为我一点也觉得我有什么毛病,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神经质”,我觉得她才有“神经质”呢?你说我是好端端的大男人,她也不了解我,凭什么就靠着只言片语就觉得我有“神经质”啊!你说是不是这个理,我们都不认识呢?我们也没有正式地聊过天,你说她凭什么就下结论说我是“神经质”,我也就奇了怪了,你说她也不是什么心理医生,怎么就能说别人有“神经质”呢!再说这话也不是好话,明明就是骂人的话,只有是骂人的时候才说的,那是特别生别人的气才会这样说呢!

    你说换谁是听了能受得了她,要不是我脾气好,不然的话我真的早就生气了。因为我一点也不觉得我有“神经质”,要是我有“神经质”的话,她说我有的话,我一定会认的,只是我没有她凭什么说我啊!你说我怎么就认识这样的人啊,你再怎么差的话,我也不能是尽是认识这样的人吧!虽然,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就比别人优秀很多,但是这一刻就在她说我是“神经质”的时候,我觉得我真的是比她是强很多啊!

    至少,我从来不先开口骂人,我是受的是传统教育,我妈从小就告诉我说:“谁要是先开口骂人,谁就输了!”所以,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你觉得那些先动手打我的人,骂我的人,那样的人都是赢不了我的。他们一开始就输了,而我是唯一一个没有输的,唯一一个坚挺的人。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