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一百零二章 跨越46
    乙是抱怨道,自己都这么忧伤了,医生并没有像想像的那样安慰自己,其实我们现在的人都是太爱面子了,估计是不想要让别人看出自己的软弱,暴露出自己的缺点来。乙是深深地觉得医生有点口是心非的样子,明明就是为了病人们好,还装着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很镇定地给大家看病,明明就有很在乎病人,还要装着一点都不以为然,乙心想医生你这样真的好吗?

    医生看着病人也是挺可怜的,自己以医院为家,来这里的人大部分的人连家都没有,都是被家人抛弃了。所以,医生看着他们会有同情的心理也是很正常的人,没有人会对可怜的病人是不以为然的。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在一起久了自然就会生出感情来,看着病人其实医生也会有痛苦的,只是医生不说的话,别人就不知道了。但是,有感情有的人和医生久了,也会把医生是当成家人看待的,这点从病人的对医生的态度上就能看出来。

    乙:我知道医生你还是爱我的,你还是关心我们的,我们看得出来的。

    医生有意识的和病人是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是为了方便开展自己的工作,他是一个职业的医生,也是最专业的医生。所以,他为了保持自己的专业情,在看病的时候能尽可能的一视同仁的,自然不能带有太多的感情来对待病人。不能和病人是走得太近,也不能和病人离得太远,保持一定的距离,做出客观的判断,这就是一个职业医生的素养。这样既不会因为感情而影响对病情的判断,也不会因为冷漠让病人受到伤害,这样的有医生,才是最好的医生,保持一定的亲和力的同时也要树立自己的医师的风度。

    乙:其实这样也是挺好的,大家不要靠得太近,大家的心不要走得很近的话,我们和医生就能在一起愉快的玩耍了。虽然,我也能理解医生的,只是有的时候,医生故意说一些想要拉开我们的关系的话,让我有些不开心。也让我是非常害怕来着。

    老王非常吃惊道,怎么了,医生说了什么话,他是吓唬你了吗?真的吗?如果医生真的吓唬你了,你可以告诉我,我可以给你曝光的。老王就是一个记者,他们的使命与天职就是曝光别人,所以这个老王最喜欢了。就是可以没事找事,这就是自己记者这个职业要做的事。本来就找不写的,要是哪个医生是威胁了病人了,是不负责任还说风凉话,这样的事读者最喜欢看了。有的时候,不管对与错,就是想要声讨这个医生,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对一些职业的宣泄吧!

    乙是非常无语的告诉老王说,医生真的是一个很恐怖的人,你还是不要曝光他了,要是他知道是我曝光的,你说他能放过我啊!这年头给别人写个恶评,都会被别人找上门去,一顿狠揍来着。你说要是我曝光他们,他们能放过我吗?当然是非得打死我了,想想自己都可以后怕起来,还是不要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喝了酒了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当是,你要知道的是喝了酒的话,一定不能是当真,不能太较真的。

    乙重复了医生的话,他的原话是这样说的: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的,你要是不想要被鬼给抓住的话,那还是少走夜路为妙。乙是非夸张道,你说这是不是在威胁我,我一听我当然是不高兴了,什么叫做夜路走多了,要小心为妙。我们嘛村出来的人怕过谁,我怕过谁,来王哥我们干了这一杯,我们再来一杯,一杯、一杯、又一杯啊。后面这一句是补充的,病人怕医生,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你说还能怕谁啊!当然,是怕医生了。

    老王是干了一杯、一杯、又一杯啊!那是肝也不行,这胃也不行,关键是酒量还不行了,这是遇到了行家了。你说哪有这样喝酒的,干了一杯、一杯、又一杯的啊!自己是第一次遇到,看来是乙是喝多了,那是控制不住自己洪荒之力了,那是想要暴发的节奏啊!那就是我们的嘛村男人喝酒的风格啊,那都不带划拳的,那划拳太小家子气了,有时候划拳的话,不如是干了一杯、一杯、又一杯的啊!这才是男人啊,男人就得是我们嘛村人这样喝酒的,这种酒风,你是在别人的地方是找不到,只有在我们少数民族才有这样的怪异的喝酒的风格啊!

    老王喝起来也是挺豪气的,没有失了嘛村男人的风格,基本就没有把这酒当一回事。听完乙的话,老王那是感触良多的。表示这话似曾相似的样子,感觉是好多人都这样对自己说过的,只是自己以前从来没有理会而已,因为自己是男人啊。你想啊,我们老王一个光脚的,你说这样的男人那都是一无所有的人了,那还能怕穿鞋的人吗?当然是不能了,所以我们的老王根本就不视别人的劝告,那为了所谓的真相那也得罪了不少的人,现在想想为了真相真的值得吗?虽然老王不知道这是不是值得,但是老王觉得只要这一辈子对得起自己的心就行了。没有什么所谓的值得不值得的,为了认为对的东西,有的时候多付出一点也是值得的。老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表示这句话挺深刻的,那是挺有内涵的。

    乙那是吹胡子瞪眼,感觉是非常的上火啊!其实,这只是一句俗话来着,自己不应该这样的上火的,只是医生不应该是和我们这样的村里人是一般见识的。怎么能这样的说话,欺负我们没有文化啊!我们只知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掉河里的”乙是觉得医生的话就是这个意思是差不多的,就是说常常在精神病院里呆着,哪有不成精神病的,医生就是这个意思,他就是在说我是迟早要成精神病的。所以我当时就生气了,但是我还是克制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药让我是克制住了,但是我真的就克制住了我体内的洪荒之力了。

    老王:难道是在药物的帮助下,你的病情是得到了控制,你是有了转好的迹象了吗?

    只是我们的乙并不是这样的认为的,乙这样的说道:你说我是个本来挺男人的男人,现在一下子不男人了,有点伪了,不比以前了,现在我都不man了,你说这样的我还好吗?哎,就是吃了医生的药,本来应该爆发的我,那是爆发不出来,你说这是什么样的概念啊!这是相当可怕的事啊,这给我的打击也是相当的大的。

    老王心想,这药有没有这么厉害的,不至于是这么狠吧,还能把自己的洪荒之力是克制住了,这药那也够坑爹的,不好、真的不好啊。要是换作是我,体内那想要爆发出来的洪荒之力,我是忍不了;别人这样说我的话,我就忍不了;那想要爆发的火山般的冲动,我是忍不了。这样都能忍的话,那自己真的是醉了,要是吃了这样的药,成了一个废人了。

    换我老王的话,我是第一时间跳出来,我是非我跟医生理论的,医生我还没有结婚呢?这事你怎么看?我就要跟别人急来着,我是非得跟我们的医生闹,没看人家是单身吗?看来医生的药还是起到了反效果了,你说这事咋整是好?老王是越来越能理解我们的乙的心情了,表示出来了就好,来你王哥敬你一杯,这一杯晚到的洗尘,还请兄弟不要嫌弃啊!

    乙看到老王哥这样看得起自己,这是一杯接着一杯,那是很看得起兄弟的样子,那是非常的开心。那是泪流满面的样子,觉得老王就是自己的好兄弟,只有老王才懂得自己的忧伤,然后是痛饮起来。

    我并没有想要证明我是没有毛病了,我可以出去了,我相反我是想要证明我是有病的:当时为了证明我是有病的,所以我唱一个我是有病的歌曲,来证明我是有病的。我那首歌我是唱得很煽情的,我以为医生就算是不能明白我的想法,但是也许能明白我的歌声吧。因为,乙个人觉得自己的歌唱得是太好了,太哇塞了。

    医生的第一反应也是你娃儿真的有病,你在这个还能想到唱歌,你的心也是忒大了,哈哈。要是别人真的没有你这样的勇气,在医生的面前唱这样的歌曲,你说你让我们的医生是怎么说你才好啊!医生心想,要不是你娃儿是我的病人,你娃儿在我的面前唱有病的歌,你这是在侮辱谁,你看我是打不打得死你来着。我非得打死你不可,但是医生没有这样说,医生那是相当的生气的说,医生的意思是要找家长(找监护人,我们村民死不承认还有监护的人,也没有透露过自己的身份的半个字,以为这样就不用找监护人。)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