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一百零三章 跨越47
    当我们的村民一听到要找监护人,心理防线当时就崩溃了,本来以为来到这里可以燃烧一下岁月的,让往事都随风,都随着风飘散开去了。好吧,就是浪费自己的时间而已,反正村民的生活不是打工,就是打工,早就患上了打工疲劳症了,也不知道这个算不算是一种心理疾病。如果这个可以算的话,但是估计没有人会去看心理医生啊!在我们的大地朝我们的普通的白领都不一定能接受这样的花费,何况是我们村民,那更是不可能接受的。好吧,村民是看不起,这样行了吧!这个真的看不起,这个心理医生那是怎么收费的我也没有了解过,但是一定是很贵、很贵的,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现在我们把它看成是一种精神方面的保养吧,好吧上帝指使是这样认为的,当然医生也是这样认为的。如果我们把身体上的疗养,把面子上的保养,把外貌上的护理,是抽出小部分来做心理上的维护的话。我想这也是非常有益于我们身心的发展的,当然还是我们上帝指使说的,这得我们心理咨询方面得非常专业才行。我们的付出,我们的投入,虽然不说短期能得到回报,但是长期的呢?我们应该能从我们的心理医师那里得到一个合理而且全面的规划。当然,凭我们的大地朝心理学的发展,要做这样的事还是太难了,我们先要改变我们地朝人民的想法。再不断的培养这方面的医生,让这方面的医生也能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职业才行。

    好吧,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一本心理学非常有影响力的小说了,也就是像上帝指使这样的心理说研究者,我不是大师,我也不是专业人员,我只是一个爱好者而已。我想对这方面有爱好的人很多,但是为什么这一门类得不到重视呢?就是因为大家都是看热门的东西,冷门的东西得不到礼遇,也就是我们大地朝的人都有一种跟风的情结。大家宁可是模仿别人,也不愿意是创新自己的作品;大家宁可是跟着大神一条路走到黑,也不要想要另辟新路的。哎,算了,有的时候我真的是不知道应该为我们这样的人心冷,还是为自己的遭遇而不满,但是很多的人、很多的事、很多的东西都不是我们小角色能改变得了的。大家各自安好就行了,我也不求能有什么成就,只希望少一点人黑我就行了。

    村民也是相当的心累,村民是厌倦了平时的无聊,想要寻求治愈,想要跟大家生活在一起。就因为这样就跟着自己的同村的好友,三人行就这样的过来了。你们知道的“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曾经是,三个村民里面必然有一个人是我的老师,你们不仔细的观察不一定会发现,但是你们仔细的观察了人,你们就会发现。老师真的有的,他们中的其中一个一定是有智慧的,别人的言行举止,必定有值得我学习的地方。选择别人好的学习,看到别人缺点,反省自身有没有同样的缺点,如果有,加以改正。

    医生不知道乙想要表达什么,但是也不想要问他在想什么?因为自己每天要接触这么多的病人,已经很累了,要是再想要把每一个病人问的问题是一一的回复的话,那医生一定得是死得很惨,一定是被病人的问题是烦死了,被连续回答村民的问题而累死。要不是我们嘛村的医生会不厌其烦的回答这样的问题,你要是换作大城市,大医院,名医生看看。有几个能做到这样的,能做到这样的都是大师了,都是神医了。有的时候有医术只是一部分,关键还得有一颗仁爱的心,只有两方面加起来,才是传说中的好医生啊!

    我们嘛村的精神病医生,就是这样的人,明明拥有这样的东西,就是医术与医德。但是还能一点架子也没有,一点都没有觉得自己了不起的样子,更不会自以为是。能表现得如此的亲民,他这样的医生就是这样的谦逊,多少有亲和力,这样的人才是大师。那有傲慢,那有偏见,那有傲慢与偏见,你们是一点也看不出来的。好吧,我就不要过分的渲染我们的医生,过了的话,我怕大家觉得我不是在称赞,在嘲讽了。水平有限,表达得不清楚的地方,还请大家见谅啊!

    以为再没有退路了,医生是死了心的要把自己赶走了,哪有非要逼着别人交待情况的,要是我自己能交待得清楚自己的心理情况与家庭情况,谁还来看精神病啊。但是作为一个负隅顽抗的人,作为一个别有预谋的人,做为一个嘛村汉子,那自己是打死我也不说的,乙当然是支支吾吾的,这个、那个、哪个、你说啥...医生,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你说的我都记下了,要不你容我回去想想,我想清楚了我再回来告诉医生。医生你觉得呢?你怎么看,是不是这个理。

    医生:得了,别顽抗了,你不要装了,你这个时候你还能唱歌,你还能唱这样的紧紧关系到主题的歌曲。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是骗不了我的,医生又站在桌子上了,然后是摆了一个poss,那是把腰一弯,然后猛得挺直,我也是醉了,这个动作也太猛然了,这就是我们的医生要的效果吧!果然,是一个心理医生,那玩的心理上的东西,那真的是没有谁了。

    让乙这个病人看来也是吓了一身冷汗。以为医生是崩溃了,要发怒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人。

    医生是昂起头,脖子是伸得直直地,然后用一种不可一视的感觉是看着乙,想要传达出一种精神吧!然后,医生是把自己的右手是举了起来,指着右上角说:真相只有一个,就是真相在右上角,你看右上角。医生是怕乙不能领会自己的意思,那是想要让乙看的意思,特意地非常注作的指着右上角,反正医生是朝着右上角是指了又指。

    乙是彻底地下无语了,这样的话自己是不看也不行了,那是非看右上角不可了。你说要是这样自己都不看的话,医生是这样的卖力地想要让自己看。作为他的病人,我要是这点面子都不给我们的医生的话,乙是明白的,医生那是非打死自己不可。所以乙是看了看右上角,还好这几个字不难,自己认得的。乙是好开心的样子,跳起来说,医生我认得的,让我自己来读。右上角一副字,那是写道:“坦白从宽,把病院坐穿,抗拒从严,没钱过年,到了年底一样得给医生压岁钱。”这几个字真的是言简意赅啊,但是就是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一下就不明白了,这个是什么意思,这是让我是坦白呢?还是坦白呢?还是坦白吧,这样才能把病院坐穿。

    医生的意思是很明白,这个动作医生是做了不下一百次了,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对于每一个进来的病人,这就是医院的规矩,就是不管你是有没有钱,到了年底的话。虽然医生是不收红包的,但是医生的孩子可以收的,这个到了年底,都会出现一个叫做“医生的孩子的男孩!”那医生不敢收病人红包,这是我们的大地朝的医生的纪律问题。但是法律哪一条规定,小孩子不能收红包的,真的就没有这一条规律了,这也是我们嘛村才有的。像上帝指使这样的孩子,那是一到了过年,那就挨家挨户的敲门要红包,这是我们的上帝指使自创的,就是要根据不给糖果就捣乱这个外国人的习俗演变而来的。

    我们的上帝指使从小就是一个人小鬼大的人,别人要糖,那是小孩子做的事,我们的上帝指使怎么能和小孩是相提并论的。他从小就是个小大人,也就是年纪虽人,本事不小,个子不大,本领不小,像他这样的小孩要什么糖啊,开什么玩笑,这样的事是我们上帝指使做得出来的吗?把我们上帝指使当成什么人了,当成叫化子了吗?这年头你们也就哄哄小孩给糖吧,我们村里哪能有这样的恶俗的习俗,我们的村里的小孩那都是要红包的。这才是我们大地朝的孩子,那外国的小孩哪有我们的大地朝的小孩成熟,我们哪能像外国小孩子那样还要糖,这是会被笑掉大牙的。要的话,当然得要红包了,废话,你们也不要问我为什么,就是这么回事,这是老祖宗的习俗,你说怪我喽。

    只是你们没有注意罢了,我们也没有好意思对外这么说,而且大家都知道这个说不来太好,我们地朝人会脸红的。但是,你懂的上帝指使就是一个喜欢说实话的人,你们愿意看就看,你们能看明白就明白,你们不愿意看我也没有办法,你们不理解我也没有办法让你们理解,对吧!只是写的东西太深刻了,想要弄明白真的是很难的事,你说这有什么办法,你说我有才我写得深刻你们不能明白,这怪我喽!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