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悲伤的日子11
    几天后,上帝指使意外地接到通知,国王聘请他做小公主的音乐老师,满心疑惑的上帝指使认为这个本世界最可笑的笑话了。因为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公主也没有国王,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会以为自己是公主,会觉得自己是国王什么的。简直就是可笑至极,他们是不是欺负我是农村人,以为我傻。这根本就是对自己的智商的侮辱,也是对我的常识的嘲笑,上帝指使听完后是怒拍桌子道“你个神精病你以为这里是哪里,你以为我看不出你是在耍我吗?你是不是闲得没有事做了,你再说这样的话,看我是打不打得死你。”上帝指使那是相当的愤怒,觉得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无聊的人。

    来人没有想到上帝指使是如此有骨气的人,他知道上帝指使也是有着非同寻常的性格的男人。他这个人生性淡泊,在家境贫困、入不敷出的情况下仍然坚持读书作诗写小说。他关心百姓疾苦,有着“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的志向,怀着“大济苍生”的愿望,一生不攀权附贵。由于看不惯官场上的那一套作风,所以他连公务猿也没有考,在城市里是找了一个临时工。由于没有达到自己的理想的生活,不久就辞职回家了,随后村里又来召他作村民委员,他也辞谢了。他告诉来人说,我心在天下,我怎么能委身于此。

    上帝指使的一生,只是想要找一个与我是志同道合,安贫守节的美丽女子“夫耕于前,妻锄于后”。想想都非常的开心的样子,那真的是人生最大的幸福的,朋友来访,无论贵贱,只要家中有酒,必与同饮。这才是我们农村人的生活,你们不会明白的,你们也不会理解的,你们更不会明白农村人的悠然自得,那真的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生活需要快乐,不管贫穷或富裕、位高权重或人微言轻,如果生活得不快乐,拥有的一切皆是枉然。人生苦短,应该活的现实,“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我们每一个人各有各的烦恼,大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人生十苦一甜,十有**不如意,能够快乐的时候就应该尽情地享受那一刻,不要等到快乐的年纪过去后,只剩下了老大图伤悲,长大了快乐就不说了,要是不快乐呢?那不是一辈子都是过着痛苦的一生,最后我们不得不悔不当初。但是,到了那时还有什么用,就像是我到了这个年纪,我再想要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我是有这个想法。

    只是,事实总是天违人愿,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幸福的,这就是生活吧!当然,我也不是悲观,我是一个开朗的人,我只是想要用自己悲伤开解那些和我一样同样悲伤的人,这才是一个有德的作者想要做的事。像我这样的男人,必须是活得跟李白一样,那是一袭白衣,与世同愁,帅得掉渣。因为,我的遭遇和李白的生活是一样的,所以我特别能感同身受,觉得我们会是一路的人,我们会成为朋友的。至少,不说是别的诗友,我想说的是至少也是酒友吧!你们懂的,爱酒之人,不一定会喝酒,但是一定要喝酒,这是一定的。只要是喝起酒,我就开心,我就得意,我就觉得人生也是可以如此的快乐的。

    人活在世上就要尽情的享受欢乐,不要使自己的酒杯只对着月亮,即是不要自斟自饮,好酒要和好友们共同分享,也只有在朋友们的觥筹交错之间,才是对生活的最大享受,这才是我们农村人的幸福生活,你们懂不了的。也不要因为对未来的未知性顾虑太多,而不敢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和快乐,因为人生原本就是一场梦,勇敢去追寻心中的所爱才会让自己不枉此生。尽管生活贫困,但他始终不愿再为官受禄。村委会的朋友亲自到上帝指使家访问,他对村委会送来的米和肉坚拒不受。村子已经这样的穷了,我还要村子的米和肉,我还是人吗?对吧,我是怎么都不能要的,我就算是再怎么穷我也不能做这样的事。

    文学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解决大家的精神的需求,但眼下投入如此多的人力物力,解决的,却是根本不存在的问题。难道在质朴的早些年,人们都不没有精神的需求吗?人类在进步,需求也在不断的提高,这个结论肯定是不错的。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付出了足够的代价,人情凉薄,精神寡淡,马不停蹄,却追赶自己的**。我们想要满足的是读者的**,只是想要让更多的人来看我们的书,只是想要让自己的价值得到承认。

    在那个改革开放大幕初启、中国奋力追赶世界的时代,女排精神如同一面旗帜,让世人看到中国的集体主义、爱国精神、自强意志,能达到怎样的高度、能创造怎样的奇迹。无私奉献、团结协作、艰苦创业、自强不息的女排精神,是民族精神与时代精神的完美结合,成为一个时代的集体记忆、价值标签。

    时光流转,世事沧桑,上帝指使一袭轻骑,那是缓缓向我们走来。30多年来,上帝指使有过成功登顶的荣耀与辉煌,也有过跌入低谷的徘徊和迷茫。但“跌的有多深,反弹就有多强”这是永远不变的道理,所以我现在越是低迷,当有一天我是反弹起来,那就是一飞冲天的节奏,那真的就是直上云霄,一旦飞起来的话,那我是谁也拉不住。谁也挡不了,谁也无法阻挡我飞起来的节奏,那就是我要飞,谁也不能小看我的,我是迟早要飞的男人。太帅了,哈哈。

    正如上帝指使所言:“上帝指使的精神与输赢无关,不是说赢了就有上帝指使精神,输了就没有;不是说没有飞起来,我就不是上帝指使,飞起来了我就是上帝指使。不管是飞,还是输赢,你们要看到这些作者努力的过程,这才是最让你们感动的事情。每一个在运动场上竞技的人,都是最帅气的人,我们不能因为他们没有取得成功,我们就排斥他们,我们就忽视他们的存在。”现在的人价值观越来越奇怪了,有的时候我们的评论员的言语很奇怪,作为一个专业的评论人还是得有点专业的素养才行。

    我并不是想表达自己的愤慨之情,只是为在同样在努力的运动员不值,他们没有得到应有的对待,他们的努力被我们忽视掉了。现在的记者为了利益而追捧,大家追捧的才是记者想要跑的新闻,这不得不说的是商业化的时候,我们的一切结果都是商业化的后果。我们的社会都是商业化的牺牲品,商业化已经完全的进入了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文化,我们的休闲运动中去了。

    上帝指使不禁感慨道:“这真的是我们的社会的悲哀,这就是时代之殇,我们的地朝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是上帝指使意识到了。这就是上帝指使与你们的区别,我意识到的东西,我们是意识不到的,你们也不能明白的,当你们明白的时候也许那都是多年之后了。毕竟,我的思想要领先你们一天,就是这样的,我也不说多了,我也不装了,我也不骄傲了,行吗?”

    还是不要把商业的东西是完全进入到我们的生活中,还是给我们留一点干净之地吧,不要把我们的单纯的竞技比赛给污染了。我们以前的新闻是跑那些努力的人,那些感动世界的人,那些平凡的人,那些不甘于平庸的人。而现在的世界变了,变得我们不懂了,大家只关心谁是第一,第二都不值得一提似的,觉得没有什么报道的价值,这就让我们是相当的看不明白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看完大地朝夺得首金的全程报道之后,我心里凉凉的,我们看到的是:同样两个选手,一金一铜,可以说都为国争光了,但得到的待遇却天壤之别,多的是一大串冠冕堂皇的有的没的套话和让人生厌的空话,有的连一个特写镜头都没有,报道时也只是说金牌得主怎么怎么样,首金怎么怎么样,当记者采访完金牌得主后再注意到铜牌的时候,她已经悄然离开。对这个世界来说,金牌就这么的重要吗?铜牌就真的不值得一提吗?看到李的时候,我们有多少人为了李的努力而感动。为什么别的国家把铜牌的选手当成是英雄,而我们的大地朝就不能多关注一下我们成绩不理想的选手呢?

    是不是我们的大地朝地大物博,我们从小就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我们就对其它的人不重视了。有的人在讨论国家在养着运动员,说有的大赛成本高,没有必要养着。难道这不是有点太不公平了吗?我只想说,不懂得尊重的民族不会强大,成王败寇是自古就有的,根深蒂固的,可我并不觉得那是对的,如果只是觉得金牌才值得赞颂,冠军才值得欢呼,那么我们还参加什么奥运会,还有什么资格大谈特谈奥林匹克精神,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顾拜旦他老人家呢。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