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悲伤的日子15
    有没有和原著相同,是不是要改编,对于我,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部片子,是不是够严谨,逻辑上,能讲得通;为人处事上,符合情理;人物刻画上,入木三分,仅此而已;说实在的,对特效上,真的要求不高,好点当然更赞。“改,我们赞成;至少,不会拒绝;前提是,更用心的去对待,不说越改越好,越改越经典;哪怕是改差了,至少,要让我们看到严谨制片的态度。造成我们大地朝的电视、电影今天的局面,究其根源,还是在于:浮躁地去赚快钱的社会心态。试想半年六个月,能出啥好片子!这是不争的事实,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全民审美的贬值造成的,纵容的。

    我宁愿:特效差些,内容严谨些;衣服暗淡些,但更符合整体风格;我宁愿演员颜值差些,但更符合角色些;我宁愿演员无名些,也要演技好些;想到这些,我不得不再度回味一下:上帝指使小说的整体画风,上帝指使在《上帝指使》中对角色的完美诠释和精彩演绎,不得不称赞上帝指使版《上帝指使》导演对上帝指使的选用。不得不说这很上帝指使的,但是我都没有你厉害,你看你一个瘦骨嶙峋的仆人,是多么合适,多么传神,忍不住让人拍案叫绝!觉得你真的是公主派来的仆人,真的是来请我出山了,那我得多大的荣幸啊!

    你说你也算是个人物了,你是演得太传神了,那一看就不是一般的骗子,你是专业的骗子才对的。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样子,你的演技真的是太厉害了,你演一个仆人你是演得太到位了。你比我们的大地朝的小鲜肉是强太多了。

    老头年迈的老人用恭敬的语气说:表示自己不是来搞笑的,自己很认真的,让上帝指使相信自己是一个诚实的人。

    上帝指使知道她不是来搞笑的,因为自己才是来搞笑的,所以有一个来搞笑的人就行了,就不用这么多的人来搞笑了。不是我不相信他,只是这个事太扯了,我真心无法相信他的,你们说这个你们会相信不,会遇到这样的事。那是换我年轻一点,我的是火暴牛脾气上来了,那我真的是会赶他出去的。虽然,我是一个尊老爱幼的男人,但是我是不允许骗子在这里是搅和是非的,再怎么说我也是一个很忙的男人,我不是不忙的,我很忙的,我没有时候跟他在这里是对台词什么的。

    只见那位帅气的男生想要提脚离开,然后用他那华丽的嗓音说着:“要不要我介绍你去精神病院,我是有熟人的,我有朋友在那的,只要你想去,我就能给你安排的,没事的有病你就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也不用害羞,这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我是很温柔的男人,我是会给你是安排得妥妥的。让你进去了,你都不想要出来了,真的只要你开口,我看在你这样的老迈的份上,你说我怎么能不帮你,我不帮你我都觉得我不是人的。”虽然我是想要离开的,但是我怎么能离开,我离开不了啊!别人这样的相信我,找到了我,就算是可怜一下老人,我也不会做这样的绝情的事。让一个老骗子是下不了台,我是这样的人吗?我摇了摇看,看他要怎么样。

    老管家重重地叹了口气,神情落寞的道:你就这样不相信我吗?你看我这个样子那像是骗子吗?对吧,我不像吧,所以你可以相信我的。

    上帝指使语音微顿,面带苍凉的道: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我的脑子不够用,而这个世界骗子又太了,你说我不相信你也是应该的。换作是谁都不会相信的,所以你懂的,我不是不想相信你,只是你真的无法让我相信你,太假了!

    一位稍微年迈的老人弯着腰对着将信将疑的帅气男生,自己也没有想要骗人,自己做了一辈子的仆人,那是什么优点都没有,只有一个优点就是不会骗人。因为,仆人是不能骗主子的,所以主子不能骗,别的人自己也不会骗的,要是仆人是骗了主子的话。那自己在这一行也就混不下去了,就再也不会有人愿意相信自己了,这是一个仆人的诚信,我可以做任何的事,但是我也不会骗人。因为,我进信誉如果这点信誉都没的话,那自己还当什么仆人啊,我当骗子得了。仰天长叹道:这个世界是肿么了,像我这样的善良的人你都不信的话,你说还有什么人可以相信的,那估计再没有人可以让你相信了。

    上帝指使心中着实吃了一惊,脸上随即浮起一抹愕然之色,这话说得,他还问我肿么了。我也是醉了,这样的语汇他都能懂,看来不是那种不学无术的管家,还是有跟上潮流的吗?其实,我也不懂因为我是很传统的男人,我只喜欢传统表述,不非常这样的非主流的说话的方式的。我本来想要眨了眨眼(谁不眨眼啊!你们觉得呢?要怎么样才能算是眨眼和不眨眼)给他一种暗示的。

    最后我只好是闭上眼睛,很认真的沉思起来,很负责任的道:“这个真的没有了,除了我父母外,其它人都是不值得相信的。再说,你要是真的有你说的这样的高大上的话,你就应该带点诚意来。”见他是一个老实人,表述得乱七八糟的,但是还是有重点的,就是他是个仆人,他不会骗人。所以也就是请我去见公主的事是真的,并没有骗人的,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有的时候觉得自己是我太不堪了,而不是陌生人都太坏了,让我们都无法相信他们了。

    老管家神情微微一滞,旋即洒然一笑,并表示:先生,你太悲观了,不用这样消极的,有什么迈不过去的,最后都迈过去了;有什么爬不过的,最后也都爬过了;有什么不能行的,最后都是能行的,只要坚持那都没有问题,那都不是事啊!我是特意请你来了,我是带着满满地诚意来的,我并没有是随随便便就来了。你想要是我没有诚意的话,我怎么能如此庄重打扮地过来,也不会如此的正式的。你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也不是什么王侯将相,我根本就不用给你半点礼遇的。再说,你是晚辈,你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你只是一个村民,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平凡人,我能屈身前来,你说我还没有诚意,要是我没有诚意的话,我就不会特意开了这辆豪车来接你来了。

    上帝指使见他幽默感如此娴熟,我不知道他老人家是真的傻,还是在装傻,我是真心的无语了。我不满意他的回答:你说我说的诚意,是说你派车来接我,这样的面子工程上的诚意吗?你真的是不懂我,我说的诚意,是那种你懂的,我是想点那个,你懂的,就是那个。我们有文化的人,说不出来那个是哪个。但是,那个你懂的,就是那个啊!反正就是说不出来,你知道的我们有文化的人都是特别的讲究的,都是很讲究的。不会把那种东西轻易说出口的,就算是我们再怎么想,我们也不会明着要的。我们不是这样的人,我们怎么可能这样的低俗啊!

    老管家还是第一次遇到我这样的人,他是不会明白我的套路的,我是有套路的,那是一上来就给他套路了。你说像他这样的正直的管家怎么会明白,我是一个想像力特别丰富,而且是脸皮特别厚,关键又还特别装得很内涵的样子。那是,明明就是很俗气的男人,还要装着非常清高的样子,其实我这样的人最恶心的。现在,像我这样的故作清高的文化人真的不多了,像上帝指使这样的人,他的一生是很可笑,是对自己无知无识的文化、修养的嘲笑和讽刺、揭露和批判。

    作者对上帝指使被小编侮辱被损害的内心痛苦与悲哀,寄予了一定的同情。读者的笑,是不经意的、“附和着笑”。游客的笑,并非恶意,是“听得笑声”“赶热闹”的笑,评论家的笑,是为上帝指使不伦不类的样子,故弄玄虚的语言,迂腐无能的性格而笑,以求得无聊生活中的片刻快活。这是“病态人格”所致,反映了当时社会里人与人的关系冷淡无情,反映了人际关系的冷漠,人们对陌生人的敌意。

    上帝指使笑,是以“对欺凌、玩弄、欺骗的尴尬地笑”。这是阶级本性所决定的,“笑”是作者进行人物塑造的一种艺术手段。所以,全世界的猪都笑了,全世界的人都笑了,作者也笑了。只有上帝指使一个人再也笑不出来了,因为写作生活太痛苦了。上帝指使诚然是“可笑”的,但在这“可笑”的背后,却隐藏着弱小者的寂寞而痛苦的灵魂。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