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小小乙24
    “你们的人生永远不会,有我们这些有智慧,靠自己努力工作、心地善良的人来的顺利”,注定我这样的人只能是靠我自己,我不能靠别人活着,我也不能成为那些我不喜欢的人。一席话完美反呛那些不喜欢我的精神病人,我的病友们也称赞我:“好正面的能量,就是要这样,你就是我们的太阳,挺你到底”、当然也有很多人不满那些嫉妒我的人:“这些人真可怜!吃饱太闲!你不要理他们!!加油!赶紧出院,这里不适合你的。,你是属于嘛村的,回嘛村去吧!”。当然,我也明白我这样的小的年纪来到精神病院里,大家对我的有时候更多的是同情,但是我不需要你们的同情。我一个人我活得很好的。我不希望得到你们的同情的。

    不知道有没有人相信,一个人伤心过度可以昏睡很多天不吃不喝的,那是进到这个精神病院,我就彻底的崩溃了。上帝指使就是有这种特殊的机制,他有大家无法想像的好的好心情,每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久了,那都会逐渐地适应这个社会。都变得是像上帝指使一样的无毒不侵那,这才是我们活在这这个世界上最高增量。当然,也有失败的,就是我们的人生那是相当的失败的,那是我们无法改变的,我们的人生是早就注定好的,我们在哪里?做着什么?我们想着什么?我们遇到什么样的人?我们有什么样的命运?想想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好的,我们就不会这样的沮丧了,因为生活告诉我们的是让我们认命吧,而不是与自己的命运抗争。

    心上挨了刀子,就把自己变成一株鱼尾葵,强制进入睡眠状态,那真的是好命,你说这样你还睡得着,不得不说你的心很大。对于这样的人,那经历很多的事情后,也许比我们想像的要强大,也可以说是一种麻木吧!不哭,不忆旧,不小男人似的怨天尤人自怜自艾!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一睡过后,什么都过去了,只是事情过了,而身边的人都走了。因为,没有人会跟一样的那有强大的内心,你不在乎的,别人不一定也不在乎,也许别人非常在意。所以你过得去,是你过去了,别人并没有过得去,所以怎么说呢?我也不好说什么?

    “你有没有看过《上帝指使》?原来是真的可以进入到另外一个时空,进入另一个世界,进入一个强大的世界。但是,不管是不是进入,这里也不会有读档的,这是我唯一不会的东西。只要你拼命想走过去走过去,不许回头,你集中全身的精力只想这一点,你就可以忘记伤害你的人和事。对的,你忘记了别人,别人也忘记了你,你以为可以不用在乎任何人的感受,最后变成了所有的人都不在乎你。人生就是这样的残酷的,你对别人无所谓,别人也会同样的对待你,重新变坚强,甚至一滴泪都不掉,你做到了,别人还是做不到的。”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因为不是每个男人在清醒之后,从镜子里看见一张被吸干水分干瘪苍白的脸。没有想到的是人生过得如此之快,让我们未曾的察觉,就已经从我们的生命中滑过了。我们没有抓住任何的值得我们幸福的事,我们只有悲伤而已,这注定是一个让我们折腾的年代,我们在这里我们得到了什么,也许我们自己也不知道吧!我们大家都以为我们可以像一个正常的人生活在这个世界,只是我们的正常在病友面前看来就是如此的可笑的,我们都觉得我们是健康的,我们都没有病。只是我们有没有病,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也许有吧?也许真的很健康?但是,我们现在的年轻人却无法回答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活得开心吗?”这是我们的很多的年轻人无法回答的。

    太累了!做了一个大地朝的梦,没有想到会如此的累的,以前以为大地朝梦就是我们的未来的人生,想想现在看来大地朝的梦就是我们的恶梦吧,以其让自己是如此的痛苦的话。这样的梦我们还是不做要好,因为我们做了只会让我们伤心难过而已,并不能让我们好过的。有的时候,一觉醒来,自己的人生好似刚从地狱出口爬上来一样。还能不重新陷入自怜的疯狂。不是每个人都能在瞬间起死回生般重燃对生活的渴望。

    精神病的的少年想要永远与村里的不伙伴们生活在一起,每当姐姐开玩笑的说他要几时才长大的时候,他都是一脸稚气地看着自己的大表姐。那是一脸天真的说道,只要是我不长大,是不是我就是你一辈子的弟弟了。你会陪我一辈子吗?精神病的少年很想要问这样的问题,只是别人再也不能陪着自己了,姐姐已经成为人妇,再也不是那个疼我、爱我的大姐姐了。曾经想过要是姐姐成家后,想想到了那个时候谁还能照顾自己时,自己就会莫名其妙的发脾气,对着自己说着刻薄的话“要你管!”再不理睬感到委屈的姐姐。

    直到姐姐委屈的向他认错,反正自己是不会主动和大表姐说话的,你说大老远的骗自己来这里。那也不能玩得很开心,感觉就像是被关着一样,这哪里是来度假的,这和其它的病人是一样的,都是来看病的。每个寂静的夜里,在大家都入睡的时候,在上帝指使的心里,总有一个叫做嘛村仲夏夜之梦的东西,自己是一个有理想的年轻人。自己在这里,那就是在浪费时间而已,在这里什么也不能做,而自己的伟大的理想,不允许自己在这里是睡觉。

    我应该是做着自己认定的事,为了自己理想在奋斗着,而这里不能让自己是达到我想要的高度。那什么都是被限制着,虽然我还是有几个喜欢的护士的姐姐的。只是每次大表姐都亲自来伺候着我,这就有点特别坑爹的样子,不带她这样的玩人。我是看着别的小白衣护士是欲罢不能的样子,你不知道我是有多么的不淡定的。那简直对是自己的人性的碾压,就是对我的不负责任,不管我怎么强调我要换那个我看得上的小护士。但是大表姐说,我是她的小弟弟,非要来亲自来照顾我,这样她才能放心得下。

    你说我也没有什么大的毛病,你有什么放心不下的,我都不承认我自己是有精神病的,你说我的精神病根本就不是什么大毛病。我永远都是自以为是,我这样的活了一辈子,你想要说服我是有精神病,这怎么可能。我看是你这一辈子也不能说服我有精神病的,就算是院长亲自来也不行的,因为我就没有病的,你怎么能让一个没有精神病的人说自己是有精神病。虽然,我也很想屈服你们,但是我不能的,因为我的固执让我变得不能,我是一个非常讲究的人,你说我这样的人怎么能有精神病。

    说出来不怕你们笑,我经常在精神病院里问我的病友说“我没有精神病!”,我是用一种可怜的含着泪的眼光,这样的目光是从那些留守儿童的眼睛里学来的。我虽然不是留守儿童,但是我的身边有太多这样的人,我经常是接触到这样的人,我当然是会学到这样的人的目光的。那是相当的犀利的,那是谁看了都是心疼不已的,谁要是不心疼我们的话。你说你还是人吗?我们才是你们应该心疼的人,对吧!

    病友们都非常的肯定地告诉我说:“对,我们相信你没有的,你很健康的。”然后,就是一顿祝福给我,那是让我是非常的感动,觉得我们的病友们是如此的贴心,自己都有病,还这样的帮我,好真的是让自己非常的感动的。真的,这一刻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有真情在的,病友这样的对我,谁说这个世界没有爱了。那是因为你们没有遇到自己的真爱,遇到真爱的话,你们也会相信的这个世界是有爱的。

    然后,我得到了病友非常肯定的回答,我相信他们是认真的,然后我就非常开心的手舞足蹈跑开了。嘴边还一直说:“是吧,我就说我没有精神病,大家都说我没有精神病,我才没有精神病呢!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说我没有,我才没有,不是我一个说我没有的吧!大家都是这样的认为的!”想想自己好开心的,那是在病院里又蹦又跳的,要不是小乙是拉住我,我看我都停不下来了。我太开心了,得到了大家的肯定。证实了自己是一个健康的人,得到别人的的肯定是一件很开心的事,而我表达一下我的开心之情,这也是很正常的。

    为什么小乙就不信呢?她是哄着我说:“对的,你没有精神病的,你不要闹了行吗?一个正常人,想要停下来,那也是停得下来的,你要是停不下来的话,就证明了你离正常还很远!”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