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小把戏6
    诚如上帝指使后来说的话,像自己这样的杰出的魔术师我可以用脸吃饭的,但是我没有;这就是我的态度,我是一个有态度的魔术师,我有着一张魔网能罩住自己的观众,这点是谁也不能跟我比的,只要我是站在我们农村的大舞台上。虽然我没有神医这样的媚惑,但是我也有我的小清新的感觉的,我是一种嘛村人民朴实纯厚的农村感情,使你无法逃开,除非你们踢开我。当然,你们不会的,因为你们舍不得的,我这样可爱,还会变魔术想想都不是一般人。魔术师就是这样的有了第一次后,我们很快有了第二次,第三次从此,我们开始了长达三十年的魔术追求。这点跟我们现有的很多的魔术师比起来,虽然算不得什么,但是比那些没有技术,只会卖萌帅耍的家伙要强太多了。

    和助手在一起的前几年,虽然我很快乐,但是我依然很清醒,我知道我们之间就是“工作”关系,我们永远不会变成“情人”关系的。我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好男人,我不允许做这样的事,因为我们也是签了合同的,谁要是先爱上别人的话,谁就输了。就要赔给别人一万块,所以有了一万块的大障碍的话,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喜欢上对方。哪怕是一丝丝也不行的,因为我输不起的,我没钱的,我也不想输,像我这样的大男子汉我输了得有多丢人啊!

    就算是我再怎么想要扛一个女朋友的,但是我也不会又做这样的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那是既输脸面又输钱。而爱情好像也就是这样的,我们常常是既输脸面又输钱的,但是我们为了找到女朋友,我们愿意输,当然如果对方值得我们拼一下的话。如果对方都不值得我们拼一下的话,我才不会愿意去当这个冤大头的。因为,我真的输不起,而且越是像我这样的男人,越是骄傲的男人我就越怕输的,有的时候想想男人真的很软弱的,当我们越是害怕的时候我们越是不付出,我们越是害怕付出我们就越是得不到。

    我想这也是我们失败的原因,而我这样的人注定只能是一个天生的输家,我连争取的勇气都没有的话,那我注定没有赢的机会的。因为我是“名人”,不可能和她谈恋爱的,特别是我们是合作的关系,要是发生了别的感情的话,最终只能是不欢而散的。我这样做并不是说我在意这一万块钱,我只是想要拉开我们的距离,我不想因为不合适最后我们弄得连朋友都不得做了。但是我能够做到公私分明,这是我们大地朝很多的老板都做不到,大家都会以为只要是当上了我的助手了,我一定会潜规则她的。

    当然我也是这样的想的,但是我不是这样的人,所以会不会做潜规则的事并不是一定的,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出这样的事的。我想,我们很多的领导还是有自己的底线的,我们每一个人的人格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能做这样的事,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当然,也有的人不能做这样的事,觉得这是丧尽天良,上帝指使就做不出这样的事,这点我跟很多的传统的大地朝的人是一样的。其实,我们能成为搭档我已经很开心,而且我也不奢望和她有什么结果,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只要她一直这样对我,甘愿这一辈子做我“背后的托”,我们就一直搭档下去。让我们展开梦的翅膀,我们一起飞向蓝天吧,这是多么浪漫的事

    天气预报说从今天起,嘛村开始降温,就如同我的心情,那是好忧伤的,心里一下就变得冷冰冰的感觉很不好。当我孤单的时候,我是多么想要有一个人陪的,如果能多有一个人在我的身边的话,那我心就会变得暖暖的,就不会如此的冰冷了。好害怕这种冷冰冰的感觉,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回忆起那幕往事,心情就好象初冬早晨风中飞舞的落叶,忽上忽下摇摆不定找不到出处,那是好想找一个出处啊!你说我要找一个什么出处呢?就是找找看出处是哪里,我们都想要给心找一个出处,就是想要找一个归宿而已。

    想要找一个属于我们自己另一半,而有的人穷尽一生也找不到这样的另一半,有的人很幸运的初中就找到了。每一个人的幸福各不相同的,而痛苦都是相似的,有的时候两个人会想在一起,但是别人却不喜欢你,而我们不能强求别人喜欢我,这才是最痛苦的事了。想想要揭开那层已经结痂的伤口本来就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有的时候我们宁肯是忍着不说,我们也不要说出“喜欢你”这三个字,明明不可能的事我们何必要强求呢?虽然曾经想过就让这件事情就这样随风逝去,就让这件事情在岁月的流沙里慢慢淡忘。

    但是感情的事真的是不可以勉强的,也不可以是就当没有发生过一样的,我们很难走感情的泥沼来的。常常我们一旦是陷下去,就再也走不出来了,我想感情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这个世界上不可能谁都能得到幸福的,至少我不行吧!想想有的时候觉得命运真的很会开玩笑,我们总是在最认真的时候,遇到了最不负责的对方吧,在那段繁杂纷扰的日子里面,流言、谩骂填充了我表演的全部。没有人知道我在做什么,只有我独自一人躲在某个角落里轻轻地舔着擦拭着自己心灵的伤口,只是希望你们骂我就可以了,不要骂我的托!托并没有错,错的是遇到了一个没有本事的魔术师,才会让托是跟着被骂吧!

    当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年,我再回过头来看,我发现请托已经成为了我们魔术师表演的常态了,大家渐渐地也接受了这样的表演。为什么当时我请托的时候,遭到了这么多人的反感呢?(魔术师转会的,我们村的部分人,还有路过人)那是对我进行了疯狂的攻击,说我是对传统文化的魔黑,我想了想“魔术”好像并不是我们大地朝发明的吧,为什么变成了我们传统的文化了,难道大家想要说的是“魔术是我们大地朝发明的?”好吧,我觉得自己都凌乱了,我从疯狂的激动中渐渐冷静下来,那是想想自己为什么被骂。别人变你们不骂,我变的话就被骂,我也不是我们大地朝的传统文化的代言人,你说凭什么别人能找托,我就不能找托呢?大家都是魔术师为什么大家要区别对待于我们的,想想各种无语的。

    我忽然觉得需要原原本本的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大家,让大家知道,在这些漫骂和指责背后有着怎样的真实魔术师的故事和魔术师情感纠结,那都跟我是没有关的。这回我也没有跑偏的,这魔术不是我带偏的,是有的人带偏的,一个男人承担在这段感情纠结里,承担了怎样的痛楚,从一个普通的魔术师到一个村级魔术师,从爱好变成学徒,以及**裸的卖道具。虽然我有错,但是罪不致死吧,至少我没有**裸的魔术欺骗,我也没有欺骗大家的感情,我更没有欺骗大家的眼睛的

    我只是想把这个事情的真实过程告诉你们,大家不要攻击我,帮别人攻击上帝指使他也不会免费发魔术道具。最终大家喜欢这个道具还是得买的,只是我把魔术商业化了,我还不是学商人一样,那是只看重眼前的利益,我也不管别人怎么活的。我和大家一样,都是生活在底层的普通人。想到这里,我觉得我要是不卖你们魔术道具的话,我都对不起那些魔术爱好者,还有那些喜欢解密的人。因为我的内心有一种力量让我这样义无返顾的站在舞台上,表演完自己的魔术,然后你们大家有愿意的,有喜欢的可以打电话订购的。因为这一时段,为了回馈给我的客户,我只收成本价,对只要98.8,不要998,你就能把这一套魔术道具抱回家。

    有了他以后,你的妈妈再也不用为你不会装而担心了,那是可以像你们的上帝指使哥哥一样的走哪,都能来上这样一手的。像我这样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从小家教非常严格,父母从小就非常严肃的教育我怎么做人。所以从求学、相亲都是很不顺利的一步一步平静的过着,那都是相当的艰难的,处处为营,但是却处处碰壁的我,我时常幻想就这样安静的过一辈子,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可可怜怜,没有人管没有人爱也没有人喜欢,当然更不希望得到别人的同情吧。就这样的平安的过一辈子,但是生活从来就不是按照个人意愿进行的,总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给你“惊喜”。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