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小把戏8
    大约过了一个月,她终于答应我请她吃饭了,你说请你吃饭都如此的不容易,那真的是把自己很当一回事的。当然,她把自己当一回事我也很高兴的,总比遇到那些不把自己当一回事的人强吧。我挺幸运的,暂时还没有遇到过那些一点都不把自己当一回事的女孩,这算是我的谨慎吧,才会让我才会没有遇到这样多的酒托的。真的不容易的,在这个酒托泛滥的时代里,各种各样的骗子让我们防不胜防,你是想要不遇到酒托真的很不容易的,那真的可以说是一种幸运吧!

    我请我吃了顿饭,那也像是弄得是我的荣兴似的,我事先吃了一个馒头垫了个底,怕自己请客的时候自己会很饿,吃相不怎么好。你们懂的,我是一个非常在意细节的男人,我觉得我是很认真,你们觉得呢?我说:“我看这个饼很好吃,很多人排队的,所以我多买了一个,你可以现在吃,当然你也可以明天吃的。随便你什么时候吃,它都是很美味的食物,这样的饼做的真的很好的,还有肉呢!”

    她心想自己给一些国家高级干部治病,虽然都非常谦和,但是,像他这样一个大男人如此细心,言语中透着关爱,还是难得,所以当时我有些感动。

    吃完的时候,上帝指使把她带到了附近的一家环境看起来还不错的餐厅。那是一个小雅间,里面摆了好一张桌子。我们的桌子在这个餐厅的一个角落里,进去的时候,上帝指使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话:“没有想到这里面这样的大,外面看起来很一般,没有想到走进来会别有一番天地。那是对这个餐厅感慨不已,看来是没有怎么进过餐厅的样子,所以这样的中下等的餐厅,他就觉得是很神奇了(当然相亲女看着上帝指使那是更神奇,她只是知道这个男人很脓,没有想到这样的脓包的)。你说在城市的这样个角落里,我们随便找了一个餐厅,就能装修得这样的,这比我们村长家的馆子还要高档很多,让上帝指使有点叹为观止的感觉。”

    相亲女眼里的上帝指使是个很高雅的人,走到哪总是会高雅一番,想要显示出自己的独有书生的气质,只是这样的气质不是一般的人能有的。只有上帝指使这样的人才有这样的感情,别看他在表面上很斯文,很正气的样子,私下其实更是正直得厉害。他不得不说是我们村里的一股清流,真的是我们嘛村最近不可多得的人才。相亲女没有认识我之前从来不知道我不仅是长得帅而且说话还特别有文化,总是能冒出一句或者是二句非常高深的话,就是想要显得自己是如此的与众不同的。当然,不认识上帝指使的人也许对此不已为然的,但是认识上帝指使便知道他是一个真性情的男人。自己现在偶尔会不小心说出一些有哲理的话,就是哪个时候和他在一起被他“熏陶”的。

    想要表现出自己是一个大哲人,这是一件好事,当然也是上帝指使一直追求的东西。做为男人,我不要求你漂亮,因为我只要一个平凡的妻子,人的第一感觉最重要,两个在一起,只要相互之间不讨厌,能谈的来就可以了。我是一个平凡的人,我只是在用一个平常的心去面对生活,面对事物。你可以说我不上进,可以说我没有能力,可以说我没有钱,但是你不能说我不爱你。我们都是平凡人,我们注定只是一个平凡的恋人,我们不能像电影里男女主角是爱得轰轰烈烈的,但不代表说的那些好听的话就是所谓的浪漫的爱情。

    如果他不爱你,只能是甜言蜜语,当他把你玩够了,把你甩了的时候,你想听他说这句话,都是没有可能了。每个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只是希望你能理解他,不管贫穷富贵,你愿意跟着他吗?而你只是把这句话理解成“好听的话”好听的话有很多,更有很多话可以让你开心,但哪些都是虚伪的,珍惜眼前的一切,不是所有男人都是哪么虚伪的!还不如我们的上帝指使哥哥对你说着俏皮的话,那才能在你最伤心难过的时候,温暖你的心灵的。

    记录那段痛苦相亲的岁月,你要是没有钱,没有卡,没有车,没有点绝活的话,你真的不好意思说你是来相亲的。假如我没钱没车没房没钻戒,但有颗爱你的心,你愿意嫁给我吗?你想说:假如我没身材没相貌没工作没身高,不能生育,同时脸上还有一颗直径5厘米的大黑痣,但有颗爱你的心,你愿意娶我吗?

    现在的男人啊、都希望女人说话温柔点儿,对你体贴点儿,长得还要漂亮点儿,身材好一点儿,经济独立点儿,持家又得贤惠点儿,对你爹妈孝顺点儿,对兄弟朋友客气点儿,还得勤快点。我要问了,你要求这么多,是因为你的哪一点儿?你是高一点儿?帅一点儿?还是你银行卡里有七八个小数点儿?又或者是温柔稳重会心疼人点儿?!什么都没有,你就给姐低调点儿!老公生气,多半是惯的,往死揍一顿就好了。老婆生气,多半是装的,往死塞钱随便一花就好了。

    “你老公有缺点吗?”

    “有!多的像天上的星星”

    “那你老公优点多吗?”

    “少!少的就像天上的太阳!”

    “那你为什么还不离开?”

    “因为太阳一出来,星星就看不见了!”

    拉倒吧,别总说女人现实,男人也一样!别羡慕别人家的媳妇会省钱会过日子。养大鹅跟养天鹅的成本能一样吗。就是,现在男人一个个也没个数,自己都什么都没有,就嫌女人这个那个的,意思就是说无论是男人的物质,还是女人的美丽,那都是资本,等你有资本的时候再挑剔别人吧,别一无所有的时候就嫌这嫌那的,别人不嫌你就不错了。那你等你赚了来再来说爱我啊,谁知道你以后赚不赚的来,我凭什么搭上我青春跟你赌啊。你有钱有车了不还是找年轻漂亮的,我趁我年轻漂亮找个有物质基础的又怎么了?

    当我登上那古老的城墙,当我抚摸着腐朽的柱梁,当我兴奋的倚栏远望,总会有一丝酸涩冲上喉头,总听到有一个声音大声的说:记得吗?那个神一样的男人上帝指使,现在正在混吃等死呢?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有的时候我们最后得到的都是什么啊,也许并不是我们想要的吧!

    女人靠征服男人征服世界,男人靠自己的权利而征服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上谁的权利越大,估计就越是吸引女性的注意。所以,我不能吸引她的注意力也是很正常的,因为我没有权利,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这个世界上征服男人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得到我们想要的权利。女人想要将男人征服到永远,也注定是不可能的,因为任何一个女人都会老去。只有权利这样的东西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永远也不会变质的。我以为女人与其雄心勃勃地要把自己定位成不可靠的男人的情感终结者,不如把这个权力交给男人,让男人来征服这个世界吧。

    像上帝指使这样的的一位女人杀手,虽然她可以吸引女人的目光,但是却得不到女人这个人。因为她只能给别人好感,并不能给女人安全感,与对未来的期待吧,相亲在众女友面前晒命:“我多么希望眼下这一个就是我的感情终结者啊,可惜又不是!”媚眼如丝,眼中星光点点,叫人看了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我总是想要不同的女孩表现出自己的不同的一面的,可惜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才好,也许我们现在的人都不会轻易的在外人表现出我们自己内心的全部,我们都会有所保留吧!当然,我一直跟相亲女是炫耀着自己的神乎其技的魔术技艺的时候,当相亲女是我遇到了一起的时候。她最想的不是问我“有没有车?有房吗?工作是什么?”她是问我说“我真的很想要看看你表演你的绝技的。”

    当我信心满满地以为她会喜欢我,而汪是我的身份,我的附加的东西的,她会喜欢的是我这个人。我自以为一定是某人感情的终结者时,往往是输的开始,越是自信的男人越是输得最惨,为什么?因为感情是最不可理喻的一种东西,她不是一把刀也不是一把剑,她是一种气质一种命运一种巧合,她是你端在手里的一碗滚烫的热油,你要想不洒不掉,走得快了不行走得慢了不行太有力气不行太没力气不行,她需要的是慢性子是细心眼是谨慎温柔是那战战兢兢的珍惜还有一点听天由命的畏惧之意。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