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大话粉丝15
    我一直以为科技改变生活,生活因为科技而变得更加的美好,只是当我们的科技为了商业而来,为了商业而去,为了商业而生的时候。我才发现这是一个多么虚伪的社会啊,连我们小时候最崇拜的科学家也变了,当我是使用上皇室集团的高科技的时候。虽然我对皇室集团并不感冒,但是她们不断的用科技改变着生活,不管进步有多大,她们的意愿都是好的,都在不断的尝试着让生活变得更加舒适的方法。容易使近景和远景都清晰。长焦镜头视角窄,类似望远镜,可以把远景的局部“拉”过来,充满画面。长焦镜头的另一个作用是小景深,可以用于虚化背景(处于焦点的前景清晰,焦外背景模糊)。此外,长焦镜头改变透视,可以使人产生距离感的错觉,处于不同距离的远处景物看似离的很近,产生所谓的“距离压缩”效果。

    你知道她的脸没有什么好看,那明星的脸比她的脸是好看多了。看习惯了明星脸的我(我是宅在家里天天对着明星脸,我是天天直视着自己喜欢的明星,早就对这样的东西已经没有感觉了。)所以我还是对那些大家都喜欢的东西会有留意,我也会有留意她的胸口,看看有没有美女的特质,我是要看清楚了,要是没有看清楚的话,那说不定真的会被她的善良的脸庞所迷惑。

    光是长得好那没有什么,因为现在的很多的人咋眼一看不错的,再仔细一看的话,那就没有什么感觉了。当然,还不能听到她们说话,常常她们一说话,你就有一种想要死的感觉了,要是能耐看的话,那就不一样了。当时的感觉我们就像是在花田里练玉女心经一样的,你说当时别人是半裸的,两个人才能是如此的全神贯注的,我就不懂我们也没有半裸着,我们都穿得非常的正经的。你说这样的我们怎么会如此的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对方,看来还是在青春期的时候,那是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又不好意思说的。我不好意思也就算了,我是农村出来的汉子,我没有见过大世面,我也没有谈过恋爱。不过她不是这样的人,她是城市里的女孩,她是有见过大世面的,她是有谈过恋爱的。

    她跟我是不同的,她是过来人的,她怎么能跟我一样的传统的,我不相信现在这个年代还有我这样的纯情的人。我以为我们是会一直这样的看下去的,我也挺乐意做这样的事的,我只想要如此的纯情做着相互喜欢的事,有的时候就算没有说话也好像有万语千言一般。你们是不会明白的,只有我这样的有内涵的人才能明白,才做这样的事真的也会有很多的乐趣。好吧,这种事除了我之外真的没有谁还能干得出来了,我就喜欢这样的纯情的故事,其实我不喜欢那种太浪的,那不是我的风格。

    转念一想不会是她看上我了吧,你说这个荒郊野外的,这辈子都没有人看上我,在我们村有那是小时候,在城市里就真的没有了。所以,看着当时的月亮?天上根本就没云,也就是朗郎的明月,虽然这个时候我们都想着做那样的事,只是传统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在这个月光下,我们可以做很多的事,我们可以很浪的。像这样的夜黑风高月明月,我就怕自己是变了身,变成了禽兽就不好了,虽然我不是狼人,但是饿久了,就算是我这样的单身的狗也有了自己的狼性了。

    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在晚上的时候喜欢“嗷”几声,特别是凌晨的时候,我都会时不时的叫两声,我最乐意做这样的事了。小的时候我的父母都骂我说“你是狗啊,你怎么学狗叫!”我完全的无语了,他们根本就猜不到我这是狼的叫声,你说我们农村人应该懂的啊!为什么他们却没有听出来这么有理性的狼叫,我是嗷、嗷、嗷的叫得如此的深情,那在我们村也吸引了跟我一样的有狼性的男儿。在我们村半夜凌晨的时候,只要你还是睡不着的话,我们都会叫上这样一声两声的,常常我一叫就跟接头暗号一样的,就有人回应了。

    那场面好不气派的,只是在外地人刚来的时候还不习惯我们这里的习俗,不太适应我们的风格。不知道我们在鬼叫什么,他们哪里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暗号,我们都是最专业的地下工作者。我们的狼叫就跟外国的摩斯密码一样的,我们也会三长二短,声音长短不同,节奏不同,撕裂的程度不同。传递出来的效果也是不一样的,我们村历来都是地下工作最前线人,我们一直操持着我们的传统,这是老祖宗留下给我们的手艺,我们是不会丢了的。

    外人听了以为谁家的兔崽子被揍了,其实他们不知道我们在传递着暗号,来到城里后我也是一直不断的传递着信息的。我希望有人能听懂我们的暗号,只是我来到城市里后,一直没有遇到能看懂我的书的人,能听懂我的狼叫的人,能明白我传递信息的人。你们以为我一直在瞎写啊,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一直在挖坑,一直在做伏笔,你们智商不够看不懂,你说你们还能怪我写得深,坑挖得太大了。现在的孩子早就忘记了我们幸福的生活来之不易,这种传统的老手艺全部都失传了,真正的技术一点也没有保留下来。

    这就跟与外星人传递信息是一样的,做为自己还是希望能把自己的信息传递出去的,只有自身发展得强大了不断的挑战不可能的事。让自己的心声传递出来,让更多的人了解自己,只有敢于跟世界呐喊的人,世界才会与我回应。如果,我们都不敢发声的话,谁能听到我们的声音,谁能明白我们内心的疾苦。这也是外村的人不能在我们村,他们怎么听成了狗的声音了,真的太打击我的自信心了。有狼性的男人是不需要解释的,不管你们信不信,我就是一条狼,不是一条狗,所以我一直以自己是狼,有狼性而自豪地叫着。就算别人听不懂我的声音,我也要继续我的地下的事业,我相信总有一天我的暗号会被破解的,我就找到了自己的组织了。

    狼不会为了炫耀自己的武力而攻击对方,攻击只是因为自己是情非得已,为了生存而已的。特别是这样的夜里,总是想要做点什么的,想想自己就热血沸腾起来,月光如此的明亮,皎洁的照耀着我们大地。总是会给我们很多的力量,当然现代人都知道,月亮只是反射太阳的光芒,而真正的没有什么特别的能量,那也只是借助于太阳的光芒,这个是时候是不是应该有这样的剧情就是变天刮大风了。只有这样我才能有机可趁的,农村出来的我是很懂科学的,我也没什么不敢做的。

    有些地方的乡下人就管这种月亮叫光溜溜的月亮,还有人说这种月色昏暗的夜晚,是孤魂野鬼最爱出来转悠的时刻。这又是我可以做很多事情的契机了,你们怎么看,要是在我们农村的时候,我一定会找个地方,找老王是喝上半斤米酒。我以为我这样的话就可以壮胆色了,其实这个并没有的,我一般喝完我就倒下了,英雄不过半斤酒啊!像我这样的好酒的人,却喝不了多少,但我喜欢喝,你说我这样好吗?可惜这里不是我们村,这里虽有美女,也没有好酒,我没有酒壮胆,我怂啊!

    这样的夜里,是一个吟诗的好日子,看这月冷星寒,我也好生的凄凉的,阴风嗖嗖也不知道在吹着什么鬼风的。坟堆里飘荡着一片片磷火,不时有几声虫鸣鸟语的叫声响起,那是勾起了自己的**了,好想是狼叫几声的。这样的诡异的环境里,本来就挺邪门的,只见帐篷里的煤油灯忽明忽暗与,似乎随时都可能熄灭,她还说要关灯,外面的动静就更大了。像是要配合我们某个人似的,当时除了害怕,啥都没敢想。我这么老实,怎么会做这种猥琐的事情呢。

    哎,不要因为她是小姑娘我就放松警惕的,她这种女孩敢做这样的事,当然有她的安全措施。不管她是穿着保护自己的套子,还是有什么自卫的武器,反正我相信她已经准备好,我想现在唯一没有准备好的只有我自己。我初来帐篷,我是人生地不熟的,相当不熟练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还是要提防着她要好一点。那时候的我们还用着煤油灯,富姐姐说“这个煤油灯挺烧油的,不能点得太久的,不然的话需要的时候就没有油了。”她问我说,我可以把灯灭了吗?

    我一听,她这样有钱的一个姐姐,帐篷都能免费提供,居然会说出煤油很贵,我也是醉了。真的不知道她是在逗我呢?还是在耍我,她说要把灯关了,像这样的鬼地方本为就会很害怕,加上她的大胆的建议是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这回可好了,本来就口渴的,那一害怕汗珠从毛孔里全流失了,她难道是说话中的惊世的王妃。对于被她是惊出来一身的冷汗,你让我是说什么才好,我真的是太大意了。我怎么忘记了一个重要的环节了,像我这样的刚到城市里孩子。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