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鞋都挤掉了
    也许,我这话说得太直白了,但是就是这个理,我们如果学不会商人坑人的本事,我们永远不会成功的。我就把这句话放在这里,我跟你们讲,坑家十商十坑,没有一个是例外,越是成功的商人,坑人的本事才是最厉害的。我就奇怪了,为什么他们不是无限坟,而我这样的什么也没有坑到的人,却得到了这样的称呼,你说我气不气。每个人都会向往一件事,希冀一件事,但真能做事、成事的,却只有那些怀着中心意志和终极目标的人,希望大家不要太坑了,如果人人都想着坑别人的话,那我们这个社会将会变得越来越黑暗的。

    我们应该做一些积极、阳光、友善的事,这才是我们这个社会需要的东西,如果没有了这个东西,我们这个世界还能是我们喜爱的这个世界吗?我不希望有一天,我们这个世界变成了我们人人都厌恶的世界,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我们就是千古的罪人了。因为,从我们走上坑人这条路后,我们只会让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黑暗,而不是给这个世界带来新的希望,带来我们向往的光明。

    在人民大广场上,只见哑巴哥正在铜像前站着,散着头发,满脸污泥,鞋都跑掉了一只。有的人说是人太多被挤掉的,但是我不这样的想,因为我觉得一般人真的挤不掉他的鞋子,毕竟是我们嘛村出来的人,我相信他的实力,就算是遇到百万粉,也能非常从容应对,并不被挤掉任何一只鞋子的,这就是我们嘛村人的精神。想想大家只是为了一双鞋垫而来,那鞋垫的价值再怎么高,哪怕是东方鞋垫厂的鞋垫,也不能说就一定比别人的鞋要贵吧!

    如果为了一双鞋垫的而丢了鞋的话,那就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这是我们从小就知道的故事。这也是我们大地朝的金科玉律,我们从小就把这样的课本就学得是顶瓜瓜的,我们怎么可能在这样的地方翻船呢?所以,我想我们的哑巴哥一定不能被挤掉了一只鞋的,要是真的是被挤掉了一只鞋,那我一定会瞧不起他的。毕竟,也不看哑巴哥是谁教出来的,这是我教出来(村里面的人都说是跟我学的,只是单指的是坏事,好的优点都不是跟我学的,就缺点都是跟我学的,反正我是有口难辩。遇到嘛村这帮村民,我真心是无语了,我想在我们村挺我的,也只有哑巴哥了,除了他就再也没有人相信我是为了他好,而是坑他了。)

    我以前一直以为老王也是支持我的,只是没有想了喝了酒后,吐出真话来,还是觉得我是在坑哑巴哥,你说让我这兄弟情该摆在什么样的位置。是还是像以前一样摆得比天高,比女朋友要大,比金钱还要重要。还是应该学习我们的现在的人,只是讲口头上的兄弟,那心里就没有当你是个人来看,那些嘴里一口一个兄弟的人,哪个是你的真的兄弟,这些人都是把你当成傻子来看,才会把兄弟叫得这么亲热。要是真的兄弟的话,哪里用天天放在嘴边,放在心里就行了,就像我跟哑巴哥一样。

    老王并不怀疑我与哑巴哥的兄弟情,只是有的时候觉得我是占了便宜的那个,而哑巴哥是一个老实人,他永远都只是一个受害者。老王说这话的意思,也可能是还有同情的意思吧,我想在我们正常人的心里,对于残疾人我们都会有一种同情心的,这样的人才是人吧!而我们都是善良的人,所以我们总是会为别人着想,而很多的为我们自己着想,这也是我们嘛村人的优点。

    别人以为我坑他,其实我一直把他放在心里的,我这是在帮他,你们懂不懂,好吧,你们不懂的,不然你们就不会说我坑他了。如果我真的坑他的话,我也不会在这里替他担心,在这里是看着电话对面的兄弟却无能为力,只能借酒来抒发我内心的兄弟情义了。上帝指使的心里苦啊,没有人懂我啊!

    果然,我们一开始只看到了一个表相了,我们并没有看到实质的东西,我就说了我们的哑巴哥不是那种会因为去领鞋垫就能把鞋垫弄掉的人。这不是我们嘛村村少的风格,只见我们的哑巴哥却被是只穿了一双鞋,那是一双名牌的鞋。上帝指使是仔细观察了,发现这应该不是我们哑巴哥的鞋,因为我们穿不起这样的名牌的。当我是看到了他的一只鞋,我跟老王都一直替他担心,怕他在城里跟我一样是受了别人的欺负。没有人管我就算了,但是哑巴哥我们不能不管,这欺负我是嘛村人就算了,要是连嘛村的残疾人你们也欺负的话,那我就不答应了。

    如果,你们真的这样做的话,我会很不开心的,不过后来我们发现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只见哑巴哥的脖子上是套了一双鞋。那真的是傻爆了,我这下是完全的明白了,脚上的这双鞋是排除的时候从别人的鞋上挤来的。这脖子上的才是自己的,只是我有点无语了,因为哪有这样炫耀的,跟我是完全的不同。要是换了我的话,我一定把别人的鞋是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就当成是战利品来炫耀,那才是真正的炫耀,就是要这样高调。把自己的成果是高高的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像我这样的嘛村人一辈子没有穿过一双好鞋,那是抢了一双好鞋,那还不把这鞋是捧得高高的,这才像是上帝指使的风格嘛!

    想我能为了一根骨头就杀出去的男人,那要是再有一双好鞋的话,我还不跑飞起来,谁都无法阻挡的样子。前提是我们觉得拥有这样一双鞋对我自己来说就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就是这场战斗的胜利,就是我的人生的新的高度才行。不过前提是我得抢到一双,要是只抢到一只的话,那我立马就得扔掉。因为谁还能穿一只鞋就出门,要是没有一双的话,只有一只鞋是没有什么用的,只能让我们看了徒添伤悲而已。就跟是鸡肋一样的,食之无味弃之自己又觉得可惜,所以一只就跟没有一样,还是丢了算,自己丢不起这个人,毕竟穿一只鞋太显眼了。

    会让我变得很难堪的,而我们的哑巴哥是一个实在人,想不到这样的事,他觉得别人的名牌,看起来非常的高大上,当然他穿起也非常的舒服。这样的鞋穿起来就脱不下了,哪怕是只有一只也能让自己是非常有面子的。毕竟,一双是500块的话,那一只也能有250,哈哈一个250是穿在自己的脚上原来是这样的感觉。上帝指使在手机的这边一眼就看出来了“哇,好一个二百五!”对吧,我是实货的,我不是不识货,我是一眼就看出他是把一个二百五穿在脚上了,看他得意的样子,你说我该怎么说才好。

    上帝指使对着哑巴哥比划道:“你这个时候怎么还有时间在这里拍照,换作是我的话,我早就找我的另一个二百五去了。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把我的二百五穿走了,让我一个人在这里二百五的话,我一定跟他急,不带这样整人的。怎么能只丢出一只鞋来,让别人像一个二百五一样的穿着一只鞋,有种你把另一双鞋丢出来试试,看我不穿得帅气的走几步给你们看,那我就不是爷们。”上帝指使的意思让他去寻找另一只鞋,只要是把另一只鞋是找到了,这回出来就赚大发了。

    上帝指使觉得人还是得有点追求的,然后他问老王道“是不是,人是不是应该有点追求才行!”而传统文化中又偏偏缺失了良性教育的因子,于是历史的惯性形成一种凌压之势,人们发现做坏人的成功的机会比我们做好人的机会要大得大的话。那这个社会还有谁愿意去当一个好人,都想着怎么去坑别人,让自己走上成功的道路。许多人丝毫也意识不到独立人格之于自己的重要性,固执以为成功的人生才是值得我们追求的。而忽略很多努力生活的感受,把自己的失败归于自己不坑,还没有所谓的儿狼性的心智。

    这种社会背景下,孩子独立人格的养成需要我们社会共同来努力,不要把商人的成功的方式强制灌输给我们的孩子。比之于其它环境,困难的生活环境更利于我们成长一些,在平凡之路里缔造出我们不平凡的人生。相对的没有独立的人格,就没有自我。没有自我的人格,无足以言未来,不管是坑与不坑,都是我们自有的人格,而我们应该怎么用好我们自己的特点,是我们成功的关键。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