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试探
    当两个人实力相当的时候,双方持观望的态度是很正常的,如果可以避免正面的冲突我们尽量不做正面对抗。但是,在我看来我们现在不是为了一颗花生米在斗了,而是为了男人这口气在斗,男人都有一种不服输的精神,这样的精神一直支持着我们活下去。我们希望我们一直能保持住这样的精神,哪怕在别人看来根本就不值得的事,如果我们男人觉得是对的,我们就会争取。好吧,说得自己好像很男人似的,其实我只是个失败者,而失败都总是有借口与理由来支持自己的理念。

    上帝指使知道光是凭嘴巴我们是分不出胜负的,明知道这样是没有结果的,我们还是得一直这样走下去。太气了,明明他就不是自己的对手,他还敢跟自己争,你说这是不是很气人的事。我是憋足了气,我是发飙了:“我抢你一万次!!”这个就厉害了,我用那种狂妄至极的想法说:“我抢你一万次,我看你输不输,你还敢挡我一万次吗?”我是死死的盯着老王,想要杀死他的样子,而这样的眼睛我可以告诉你说“我是认真的”。

    老王一听:“算你狠,但是这次我不会怕你的,你敢抢我一万次,我就敢挡你一万次,喝了酒的人就是这样的自信。”

    我认真的告诉老王说,你有自信接我一万次吗?如果有这自信的话,估计你是没谁了。我看你敢,要是你敢的话,我只好再想别的办法了,看来这招是行不通了。

    老王这种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样子,和我就是杠上了,那一脸的不屑的样子,觉得你要是敢来,我就敢挡的。他内心非常明白自己要是被上帝指使这样攻下去,一定会输的,现在不能跟他硬拼了,只能是改变现在的策略了,就是挡、挡、挡啊!老王是一边想像着自己是接下了上帝指使的所有招数后自己威风得意的样子,自己就开始在那边傻笑着。

    我明白像老王这样的并是那么简单的,他不是简单的笑了笑,他是一个很有想法的男人。做为我们嘛村十大杰出青年之一的老王,自然有他的可取之处,他才能连续几十年被村民选为我们的村的十大青年之一。他是代表我们嘛村一个时代的男人,像我这样的后起之秀当真没法比的,做为一个优秀的男人一定必须迎合环境,来往社会,还要负起责任与外界往来疏通。光是说就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何况我们要亲自去做,那就更难了,也许正是因为我们身上的重担,所以我闪才更加的坚定并勇往直前。

    老王心中也一凛,急忙抬头、低头,不敢直视于我,他知道我是生气了,已经出了一万次的攻击,看来我是真的拼了的。他也知道上帝指使生起气来,后果很严重的,看来这次真的可能是要动起手来的。只见上帝指使脸露骇然之色,眼看就要夹住的花生米,被上帝指使如法宝般的筷子打开了。老王不得不使命的护住自己的筷子,口里小声暗暗地骂道“你个老贼”,仿佛这句话就如一条咒语一般,化为一道光幕护住了自己的筷子,不让上帝指使的筷子把它打飞。

    但上帝指使的筷子也不是吃素的,我的筷子是吃肉的,你们无法想像上帝指使速度之快也是远超乎其想象。只是一个模糊过来听到呼呼的声音过后,便诡异的出现在花生米近在咫尺之处。老王虎躯一振,将全身的力量积于筷子上竟硬生生的接下此人一击,果然实力非凡。上帝指使看了一眼一旁的老王,不禁感慨起来。

    我也不甘示弱,立马是狮躯一摇,又马上自己的内力是传了出来,是传到了自己的指尖上,然后将力放在筷子上。可想而知这是一个多么强势的力道,我心想这回看你怎么挡。这时,纤细筷子就像是脱僵野马呼啸而出。瞬间化作一条厉影,表面上还布满了上帝指使的阳刚之气,在上帝指使的催动下狂闪不停。便朝花生米的方向虚空一斩而去,这力道真的是没谁了,有种老坛酸菜的感觉。

    老王的黑色的筷子(我都跟他说了几次了,让他把自己的筷子换了,你说这又脏又黑还发霉的筷子,你怎么好意思拿出来招待客人的。害得我还得自备一双筷子,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的是纤细的筷子,他的是炭火筷子的原因)。但是我也不能因为他的筷子太穷酸了就看不起老王的筷子了,黑色则体表黑气滚滚翻涌起来,仿佛就如同一对巨鳌立在花生米周围。老王这好比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气势,仿佛打算强行接下上帝指使这破天一击的,就是不让我得手。

    我只想说:“我说,算你狠,善于防守也是一种本事,能挡下这一击并不是你的运气,这是你的实力所在。”我服了,你果然不错哟!上帝指使赞叹起来。

    老王一边是轻松接下我的攻击,一边还碎碎念的,仿佛在念叨着什么。上帝指使也不是等闲之辈的男人,虽然老王很小声的样子,以为我听不见,只是我这样的男人,听力也非比寻常之人。我的耳力有多好,我这样跟你说吧,就是好,至于是好到什么程度我也说不出来。反正别人夸我的时候我是听不到的,别人要是骂我的时候,我每次都能听得到,你说我的耳力有多好的。反正他是说我是“老狠了,你这个老...”

    我自然不会示弱的,我也连忙骂回去:“你个小贼”,你们知道的他叫我哥,我叫他弟,要是弟弟赶抢哥哥的东西,那在我们农村是大逆不道。我想要不是喝了酒了,他敢抢我的最后的花生米的话,那一定会被全世界的人谴责的。

    好吧,就算他不怕全世界的谴责,不管别人怎么说,他还是我行我素的。毕竟骂人是不痛的,你们就谴责我吧,反正我是不会改的,老王的得性就跟岛国人的是一样的。明明知道抢我的东西是大不敬的,他还敢来抢,你说气人不气人的,反正我是挺气的。上帝指使继续向花生米夹去,同样面露紧张的伸出了自己的筷子。也许是我们都太快了,所以只见光芒狂闪后,一片霞光升起,而老王毕竟是个经验丰富的男人,他是一筷当先,用筷子挡住了我一波又一波的攻势。

    一时间我们两人是斗得是难分难解的,但看现在情形,黑色筷子似乎比纤细筷子更胜一筹。颇有压制的趋势,仿佛就是告诉我说,你来攻吧,看你能把我怎么样,你是不可能攻破我的防守的。但是老王并没有因为上帝指使拿着的筷子比他的好就自暴自弃,他是选择了最适合自己的方式,就是用他那久经菜场的筷子做起了自己的防御之势。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以为酒壮怂人胆,我以为他敢来抢我的花生米,他就敢跟我打筷子架的,只是他并没有这么狂妄,而是选择了防守。

    当然,也许我们都是在相互的试探对方的底细吧,一旦我们是在各种试探中寻找着一击致胜的机会。而不是一下就把自己的实力是暴露在别人的眼前,我们还是比较和谐的,不属于那种要么不出手,出手就要做点什么的人。我们还是喜欢慢慢地来,好吧,我承受喝了酒后的人都是慢半拍的,而喝醉了后的人更要慢上大半拍。我们这样的文雅斗酒的方式,我想我们只是为了玩而已,并不是真的干起来,这是大家要分清楚的,如果真的要干起来的话,就不会去斗嘴了。

    我反正觉得这样挺有意思的,觉得有一个好朋友一起斗酒,真的是人生的一大幸福的事。又能让我们喝到喜欢的酒,还能让我们发泄一下心里有忧愁,没有比做这样的事更能缓解我们内心焦虑的情绪了。我觉得这也是我们减压的一种方式,不要太过激烈,我们用自己的平和的方法来发泄各自的不满。当然这是有前提的,前提是喝完酒后,我们还能做兄弟,就是这样简单的事我们很多的人都做不到。很多人喝酒前称兄道弟的,但是喝了酒后各自吐露出自己的直言后,很多的人连朋友都做不到了。

    那才是最可悲的,因为我们所谓的兄弟,还抵不过喝醉酒后的几句胡话,如果这样几句话就能击破我们兄弟的情义的话。那你就不要喝酒了,就算要喝也不要喝醉,就算是喝醉也不要满嘴胡言。不然的话我们将会损失我们最宝贵的兄弟,现在这个社会想要找一个朋友很简单,但是想要找一个兄弟却很难,我们穷其一生能有几个死生相仿的兄弟呢?我想大部分的人都没有几个吧,就算有几个,能敌得过女人的考验?能敌得过时间的考验?能敌得过金钱的考验吗?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