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章零二章 孔雀你可懂
    只是现实里要做到一击必杀哪有这样的简单的,以前要是我发现孔雀了,我会第一时间丢出我的暗器来。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搞的,我真的没有心情,要是换做是以前的,我会立马对孔雀下手,我会想着抓住它让小美尝尝鲜的。毕竟,好久没有吃肉了,那要吃肉,总不能指望父母给自己买吧,在我们农村我们想要什么,我们都是靠自己动手去做,靠自己去拼,靠自己去挣的。自从我是懂事了,我就再也没有跟家里说我要吃肉,如果我想吃的话,我会自己进小树林里并想办法抓小动物。

    还好,小的时候身体素质不错,抓点小兔子之类的小动物,还算是不费多大的劲。只要我上帝指使想要做的事,没有什么事是我做不了的,前提是在我的能力范围以内。如果,你让我去野猪的话,自然我来不了,我也没有这个本事,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像别的写自传的人,一点自知之明也没的。捎着故乡皎洁的月色寄托着自己的相思之情,为什么看到孔雀我也会觉得孤单,难道是因为我与它都是形单影伎的缘故吗?也许是吧,看着远方,我以为有我的心上人,还有我喜欢的诗歌的,可惜当我是走近一看原来这只不过一场春梦而已。

    而上帝指使煽情的话语是寄托着这个世界最美丽的哀愁,和以及那最隐秘的,地老天荒的爱情。只是,现在人还是那个人,只是身边没有了她;而孔雀还是那只孔雀,可惜它听不懂我说的话;也只有这景能让自己有一点欣慰,可惜此时的心情却再也没有观景的念头。想起那首“为君执衣翻覆看,碧海青天夜夜心。嘛村繁华也端庄。花迎剑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干。酒馆茶肆芳香缭绕,御柳成行摇曳不定。杨花纷纷,堆在青苔深痕的石阶上。”

    夜晚,嘛村的街头再也没有灯火玲珑的繁华,只有漆黑一片,再也没有了热闹,只有寂寞而已。上帝指使的话道出了一个痴孩子的心事,回眸惊鸿,樽酒醉倒了江湖游侠,白衣卿相那少年风度翩翩。是这样的男子才有的清纯刚健,是这样的好儿郎才有的盛世情怀,可惜偏偏却生在这个苦寒之地,守着长夜,守着黎明,守着凄凉,却一直等不到光明。你我彼此都不想只做红尘过客,其实来者是客,我不应该对记者有任何的成见才对。我知道没有一个记者可以跟老王比的,也许我是把记者想得太伟大了,觉得他们背负的使命太过重大,才会对记者抱有期待的。

    于是就有了上帝指使躲草丛的故事,正好是碰上了落单的孔雀,本来想要让他乖乖的就擒的,可偏偏是被别人打扰了我的好事。黯然**者,诉古今惆怅,唯分别矣,可也敌不过爱人的背叛,这才是人世间最残忍的事。他们一个人背叛我就行了,两个人同时背叛我,还是我最亲近的人,让我怎么活。我在这个时候我也悟出了黯然**四字的含意来,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一定能把黯然**掌悟出来,那一掌打出来不说是震天动地,至少也能让小朋友们大吃一惊的。

    这掌力足以将青天白日的世界上劈出一道彩虹出来,而这七色都晕染在晦暗的乌云上,造就了上帝指使沉郁苍劲的黯然**掌。那是上帝指使一人一孔雀一席白衫一个穿梭小草丛里多年光阴的心境。那是何等的气概,完全的江湖大侠的气派,我可是有粉丝的人。虽然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一个粉丝,但是足够了,想想能把哑巴哥骗到,那是何等的骄傲,这是我们家门的荣耀。众人碌碌为名利挤得头破血流,怎奈望遍璀璨山河,始终不见嘛村山上的幽幽白衣。没有你,世间多少风情,都只是愁云惨雾而已,小美你知道吗?

    于是,嘛村河边的悠悠清水轻轻的流淌起来,只是再也洗不尽嘛村姐姐们的脂粉。参天的大树耸立不动,只不过叶叶煽情,叹不过这离别的苦。嘛河送别,嘛村山上春雨淋漓而浇断愁绪袂别村外。可怜我的爱情,就这样的没有了,好不伤心的,知否知否,流年轮回于嘛村之地,落叶嘛村寒村独夜,这长夜将至,让我孤身一个如何这极夜。

    记者心想难道这是来到了仙境了,怎么会看到如此的景象,这孔雀怎么会跟这少年有如此的深厚的感情。在城市时的人没有见过村里的世面,不知道我们嘛村的人早就跟自然是合二为一了,我们嘛村人早就与自然融合在一起。上帝指使打坐启悟道:我们身体腰部以下为欲界,他的欲是什么,他只是一个小孩;腰部以上,咽喉以下为色界,他只是想要与孔雀齐飞,可是别人却说他犯了色界;咽喉以上为无色界,只有从他无欲无求的表情里,记者才看到这个世界的真谛。

    记者真的看到了上帝指使所说的无欲无求,可惜自己一身的罪恶,就算是让自己看到真谛,那有何用。也无法化解记者的那贪婪的**,现在的记者只有满满的**,想要得到一切的私欲已经占据了记者的内心。就算是上帝指使想要开解于他,也是无法能够的,这就是每一个人的命,很多的人一旦是跑偏了,就再也回不到正轨上去了。只能是越走越偏,无法是再继续走入正轨了,就算是上帝指使如何的了得,也无法让记者这样的脱胎换骨,这就是所谓的人的命数吧!

    上帝指使继续是与孔雀说道:我们总是看到了错误的地方,而错误的评价了他人,其实你只是寂寞而已,哪有犯任何的界。过去的祖师曾经讲,把腰部以下空掉,就超越了欲界;中间空掉,就超越了色界;上面空掉,就超越了无色界。孔雀,你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你知道我想要点化于你,如果你是听得懂我的话,就乖乖的到我的笼子里来吧,我已经等你很久了。那有你最喜欢吃的小米,难道你不想要去吃它吗?我知道你很饿,我也明白你飞了很久,你是飞累了,所以你才会停在这里,想要找食物充充饥。

    而你正好是看到了我给你备下的食物,这是一个孔雀的盛宴,你其实是可以钻进笼子里来,如果你想要吃小米,这又有什么不可的。你来吧,我一定会好好的招待你的,你就不要走了吧,就留在我们村里,当我们的村的神兽吧。我一定好吃好玩的好好的招待于你,绝对不会亏待你的,相信哥没有错,信上帝指使可以得永生哟!

    记者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一个放牛娃想要给孔雀讲道理,那是多么唯美的画面,记者自然也没有见过这么美的画面。就连孔雀也只有在动物里才见过的,没有想到自己真的看到真正的飞禽了,这可是野生的,现在想要野生的动物太难了。都被坏人猎杀了,记者出来这么久,很少看到过这么大的野兽的,可是把记者吓了一跳了。

    上帝指使心想这个记者也够夸张的,这样你就吓到了,真的城市里孩子没见过世面的。不就是一个孔雀,也不是什么稀罕之物,这有什么稀奇的,我心想要是让你是看到了别的,那你还不高兴的跳起来。

    记者心想:当然觉得这个是很神奇的事,觉得自己是来对了地方了,可谓是读书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看来,自己只是个只会死读书的窝囊废而已,没有想到自己这一辈子那算是白活,没有见到真正的真人,而真正的真人原来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厉害了这个小哥,怎么能如此的厉害,让记者是大吃一惊起来。

    记者:野花迎风飘摆,放牛娃好像是在倾诉衷肠,可是他居然对孔雀诉衷肠,难道是村里太荒凉,村里太冷清,村里没有人了吗?

    上帝指使:关你屁事!没见过留守儿童啊,一天少见多怪的,感觉有毛病似的。

    记者:绿草凑凑抖动,数无尽的缠绵依恋,看来小孩已经是情窦初开了。记者是看得出来的,这个小孩子深受感情的苦,活得好累啊!

    我:是啊,你看这初绿的柳枝轻拂悠悠碧水,搅乱了苦心柔情荡漾,这孔雀漂亮得很,可怜我遇到了一个挨千刀的女人,苦啊、累啊。

    记者:为什么春天每年都如期而至,而我远行的人生路却遥遥无期,你说你苦,其实苦的人何止你一个,我的心里也不甜的。

    我:离家出门也就整整一天,就有如此的感慨,记者这是在逗我吗?可是又不想打击他,我说“看得出,你也是个苦命的人。”

    记者:是啦,是啦,同是天涯沦落人。

    继续跟我套着近乎,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事,我心想。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