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章零三章 孔雀算你狠
    记者:为了梦想中金碧辉煌的嘛城有立足之地,只为了都市里充满的各种机遇,而自己神奇的打工之路,就是为了满足一个男儿宏伟的心愿,记者心里苦啊,越说越苦折。

    我:现在你终于可以衣锦还乡了,还是回你的故乡吧,这里不适合你。我是给他指了一条明路,让他不要挣扎了,只要一个人一旦被打压,就很难有翻身的机会了。现在明显公司的人就是独立你,明明知道我们这里的新闻是无法报道的,还让你来,那不是故意推你上绝路,难道还能是为了你好吗?

    记者:你这是在劝我回去吗?如果我的采访任务没有完成,我是不会回去的,记者是一个执着的人。又遇上这下雨的春天,真的很是心烦,他想要转移这个痛苦的话题。难道你就不烦吗?下雨你还要出来放牛,还要在小草丛里躲雨,估计你心里也不好受吧!

    我:你看这一江春水,看这满溪桃花,看这如黛青山,我又何烦之理。我非常享受这样的生活,在这样的美景里,我觉得很幸福的,我很感激能有机会欣赏到如此美景。这应该是我的幸运,而不是我的痛苦。

    记者看我故作坚强的样子,知道我是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孩子,也许是越是贫穷的缘故才有这份坚强吧!记者看得出这是一个坚强的孩子,这是一个坚强的村子,前提是我们是一个坚强的民族才行..

    我看着记者?你知道这里的花花草草,每一个年都是如此,都没有丝毫改变,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记者:江山不改,红颜依旧,不改是因为这里还没有被开发的缘故,只要这里被商人看中了,你看岂有不改的道理...

    我:是的,我的心上人就是爱中了别人,当然别人也看中他了,然后她就跑了。可惜江山还在,红颜却不是那个人了,都跟人跑了,还怎么依旧。

    记者:小小年纪就遇上这样的事,难怪会有如此的仇怨的,我看得出你跟我一样的只想过个平凡人过的生活。可是没想到偏偏是遇到这样的事,遇到这样的人,遇到了这样的时代,发生了这样的事你真的乱了,你不知道怎么样挽救局面,所有的可能你都想了。记者无法想像这是谁家妹子,生得满面春光,帅气非凡?这位放牛娃,请你放下帅气的姿态,你可知自己是我遇到最帅气的小孩吗?

    孔雀是看了看这个超凡脱俗的小孩子,然后是看了看天空,表示自己的志向是在天空,怎么可以为了你的五斗米而折腰的。然后,孔雀是拍动了自己的翅膀向天空飞去,远远的,头也不回的飞走了。

    上帝指使怒道:“你个该死的畜生,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让你来吃,你就跑。我是跟你是交流了大半天,看来是白费了,看来你是领悟不了生活的真谛了。本小哥还想要点化你个畜生的,看来我是自作多情了,你根本就是个不可理喻的畜生而已,而偏偏本少爷是把你当成人来看了。看来是我错了,我不应该是把你是当成人来看的,你就是个畜生,而你永远也只配当个畜生而已。”我是相当的失望,觉得自己是修为还不够,还不能点化你这个畜生。

    我:这位记者,你真会说笑,明明是你的出现打扰了我跟灵物沟通,你看这宽阔的小树木直通山林深处。你却非让这可恶的畜生一飞冲天,可恶的畜生是朝我飞来,我以为他是要投入到我的怀抱。可是这畜生哪有这样好的,它确实是朝我飞过,可是高度却是我无法够到的高度,我还单纯的以为这畜生是为了我而来,我还做出了要抱抱的姿势,想要跟这个听我讲课的畜生来一个激情的拥抱的。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它根本就不是为我而来,这畜生是从我头上略过。

    这该死的畜生一点道德也没有,它是说拉就拉,我就搞不懂了,像我们人类,我们拉屎的时候我们也得是摆个姿势什么的。没有想到这畜生可以做到一边飞一边拉屎的,那屎高高落下,我是避无可避的。粑粑正中我的眉心,我是感觉到了一抹清凉。然后,一股清流是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最后是还掉到了衣服上,因为没有草纸。那记者看我是中招了,不说是把自己的草纸是递给我,让我擦拭一下,他是立马是举起了自己的照相机,拼命的拍照。

    我无法想像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不帮忙也就算了,还落井下石,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城市里的人。我只能摘了一片叶子,随便是擦了一下脸上的污物,想着自己一个神一样的孩子最后是落得这般田地,我的心都碎了。以前,在农村被鸟粑粑击中是很平常的事,像我们这种风景优美的村子,那更是高发区域的。我跟老王在一起的时候,都是老五被击中的,我从来没有被击中过,我一直笑老王人品不咋地。人品好的人是不会遇到这样的事的,只有人品不好的人,才会被鸟拉粑粑的。

    这事我以为我可以笑老王一辈子的,没有想到我今天也被孔雀拉粑粑了,这简直就是“士可杀不可辱”。我大声的尖叫起来,太可怕了,怎么会有这样恶心的东西,拉出这样的粑粑来。这样的感觉我从来也没有体验过,以前笑别人的时候我还不觉得这个有什么的,现在想想真的是不试不知道,试过了真黑暗。容易间全世间都黑暗了,只能感觉到热乎乎的感觉,还有那臭不可闻的臭味。没有想到在我的有生之年我还是中招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中招的,还被人拍下来了。那这个是我的人生的污点,看来我只能是跳进嘛村河里洗洗再说?

    记者:你的错误就是帅比潘安,你小小的身板让人看了好生的喜欢的,你蓬松的头发跟路边的乞丐是样样样的。你被拉了粑粑的样子太可爱了,让我是忍不住多拍了几张,感觉有了这照片,我一定可以有摄影比赛的参赛资格了。你明艳的面颊让孔雀也为之颠倒,忍不住是拉了你一脸,竟忘记了你是多么可爱的孩子。

    记者看到小孩与孔雀若即若离的样子,一开始一人一孔雀谈天说地,好不快活;可是再快活的事也没有分离的时候,而这个时候孔雀必须离开,虽然它也舍不得你的。可是它不得不离开,去它该去的地方。这样的景象估计只有嘛村有,其它的地方很难看到这样和谐的景象了,特别你们都是如此的有爱,就算是孔雀飞走,也不忘记在你的身上留下他的味道。

    我说这个让你来,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是才来嘛村,你没有被鸟拉过粑粑,你要是在这里呆久了,这都是迟早的事。不是不被击中,只是时候未到,你等着总有一天你也会有这般处境的。可是这个并不妨碍我是一个仙童的感觉,只要是把孔雀粑粑擦了,我还是那个传说的嘛村小树林里的仙童。我的光辉的形象并没有因此而破灭掉,我还是一样的帅气的,擦完后我还是一样漂亮的。

    记者问小哥说:“请问,你这是在跟孔雀说话吗?”

    上帝指使一脸惊愕的表情看着记者,这哪有人会跟孔雀说话的,要不是神精神的话,那只能是脑子有问题的人。我明明是在骂你,你说我在跟孔雀说话,你说这脑子不好使也就算了,怎么能脑残到问出这样的问题来,你都无法回答你了。上帝指使摇了摇头,表示“木有!”这两个字在唇齿间辗转,宛若长开的一树花,生命的延续与天地洪荒的尽头相抵。时光从不能将它禁锢。

    记者觉得对方一定是个仙人,只是不能跟自己透露真相,怕自己是泄漏了天机,要是那样的话会遭到天遣的。记者心想:“就算仙人小哥不说,我也知道你是个仙人,你只是怕我知道了,把此事说出去。这样你就不好办了,毕竟像你这样的仙人,是不屑于让别人知道真相的。只是偏偏被我看见了,我知道你一定是神仙,不然怎么会如此荒郊野外的点化孔雀。那孔雀也不像是寻常的孔雀,估计是一位仙子,在这里渡劫呢?没有想到正好是碰到了仙人的小哥,得到小哥的指点后,那是一飞冲天,那就飞走了。”

    这个是太厉害了,记者是好激动的,没有想到在自己的有生之看,能看到如此神奇的景象。那以前自己只有在小说里看到的景象,这一次总算是是人世间是看到了,能看到如此的景象的人,那一定是自己的福气,看来是自己的命运所致。我才会在机缘巧合之下,在如此之地遇到小哥,那是自己修来的福气,这是自己的走运的开始。如果,我是一直是呆在城市里,天天跟着小明星到处追的话,那我怎么能看到这样的场景,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我怎么能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仙人的。记者:为了梦想中金碧辉煌的嘛城有立足之地,只为了都市里充满的各种机遇,而自己神奇的打工之路,就是为了满足一个男儿宏伟的心愿,记者心里苦啊,越说越苦折。

    我:现在你终于可以衣锦还乡了,还是回你的故乡吧,这里不适合你。我是给他指了一条明路,让他不要挣扎了,只要一个人一旦被打压,就很难有翻身的机会了。现在明显公司的人就是独立你,明明知道我们这里的新闻是无法报道的,还让你来,那不是故意推你上绝路,难道还能是为了你好吗?

    记者:你这是在劝我回去吗?如果我的采访任务没有完成,我是不会回去的,记者是一个执着的人。又遇上这下雨的春天,真的很是心烦,他想要转移这个痛苦的话题。难道你就不烦吗?下雨你还要出来放牛,还要在小草丛里躲雨,估计你心里也不好受吧!

    我:你看这一江春水,看这满溪桃花,看这如黛青山,我又何烦之理。我非常享受这样的生活,在这样的美景里,我觉得很幸福的,我很感激能有机会欣赏到如此美景。这应该是我的幸运,而不是我的痛苦。

    记者看我故作坚强的样子,知道我是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孩子,也许是越是贫穷的缘故才有这份坚强吧!记者看得出这是一个坚强的孩子,这是一个坚强的村子,前提是我们是一个坚强的民族才行..

    我看着记者?你知道这里的花花草草,每一个年都是如此,都没有丝毫改变,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记者:江山不改,红颜依旧,不改是因为这里还没有被开发的缘故,只要这里被商人看中了,你看岂有不改的道理...

    我:是的,我的心上人就是爱中了别人,当然别人也看中他了,然后她就跑了。可惜江山还在,红颜却不是那个人了,都跟人跑了,还怎么依旧。

    记者:小小年纪就遇上这样的事,难怪会有如此的仇怨的,我看得出你跟我一样的只想过个平凡人过的生活。可是没想到偏偏是遇到这样的事,遇到这样的人,遇到了这样的时代,发生了这样的事你真的乱了,你不知道怎么样挽救局面,所有的可能你都想了。记者无法想像这是谁家妹子,生得满面春光,帅气非凡?这位放牛娃,请你放下帅气的姿态,你可知自己是我遇到最帅气的小孩吗?

    孔雀是看了看这个超凡脱俗的小孩子,然后是看了看天空,表示自己的志向是在天空,怎么可以为了你的五斗米而折腰的。然后,孔雀是拍动了自己的翅膀向天空飞去,远远的,头也不回的飞走了。

    上帝指使怒道:“你个该死的畜生,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让你来吃,你就跑。我是跟你是交流了大半天,看来是白费了,看来你是领悟不了生活的真谛了。本小哥还想要点化你个畜生的,看来我是自作多情了,你根本就是个不可理喻的畜生而已,而偏偏本少爷是把你当成人来看了。看来是我错了,我不应该是把你是当成人来看的,你就是个畜生,而你永远也只配当个畜生而已。”我是相当的失望,觉得自己是修为还不够,还不能点化你这个畜生。

    我:这位记者,你真会说笑,明明是你的出现打扰了我跟灵物沟通,你看这宽阔的小树木直通山林深处。你却非让这可恶的畜生一飞冲天,可恶的畜生是朝我飞来,我以为他是要投入到我的怀抱。可是这畜生哪有这样好的,它确实是朝我飞过,可是高度却是我无法够到的高度,我还单纯的以为这畜生是为了我而来,我还做出了要抱抱的姿势,想要跟这个听我讲课的畜生来一个激情的拥抱的。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它根本就不是为我而来,这畜生是从我头上略过。

    这该死的畜生一点道德也没有,它是说拉就拉,我就搞不懂了,像我们人类,我们拉屎的时候我们也得是摆个姿势什么的。没有想到这畜生可以做到一边飞一边拉屎的,那屎高高落下,我是避无可避的。粑粑正中我的眉心,我是感觉到了一抹清凉。然后,一股清流是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最后是还掉到了衣服上,因为没有草纸。那记者看我是中招了,不说是把自己的草纸是递给我,让我擦拭一下,他是立马是举起了自己的照相机,拼命的拍照。

    我无法想像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不帮忙也就算了,还落井下石,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城市里的人。我只能摘了一片叶子,随便是擦了一下脸上的污物,想着自己一个神一样的孩子最后是落得这般田地,我的心都碎了。以前,在农村被鸟粑粑击中是很平常的事,像我们这种风景优美的村子,那更是高发区域的。我跟老王在一起的时候,都是老五被击中的,我从来没有被击中过,我一直笑老王人品不咋地。人品好的人是不会遇到这样的事的,只有人品不好的人,才会被鸟拉粑粑的。

    这事我以为我可以笑老王一辈子的,没有想到我今天也被孔雀拉粑粑了,这简直就是“士可杀不可辱”。我大声的尖叫起来,太可怕了,怎么会有这样恶心的东西,拉出这样的粑粑来。这样的感觉我从来也没有体验过,以前笑别人的时候我还不觉得这个有什么的,现在想想真的是不试不知道,试过了真黑暗。容易间全世间都黑暗了,只能感觉到热乎乎的感觉,还有那臭不可闻的臭味。没有想到在我的有生之年我还是中招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中招的,还被人拍下来了。那这个是我的人生的污点,看来我只能是跳进嘛村河里洗洗再说?

    记者:你的错误就是帅比潘安,你小小的身板让人看了好生的喜欢的,你蓬松的头发跟路边的乞丐是样样样的。你被拉了粑粑的样子太可爱了,让我是忍不住多拍了几张,感觉有了这照片,我一定可以有摄影比赛的参赛资格了。你明艳的面颊让孔雀也为之颠倒,忍不住是拉了你一脸,竟忘记了你是多么可爱的孩子。

    记者看到小孩与孔雀若即若离的样子,一开始一人一孔雀谈天说地,好不快活;可是再快活的事也没有分离的时候,而这个时候孔雀必须离开,虽然它也舍不得你的。可是它不得不离开,去它该去的地方。这样的景象估计只有嘛村有,其它的地方很难看到这样和谐的景象了,特别你们都是如此的有爱,就算是孔雀飞走,也不忘记在你的身上留下他的味道。

    我说这个让你来,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是才来嘛村,你没有被鸟拉过粑粑,你要是在这里呆久了,这都是迟早的事。不是不被击中,只是时候未到,你等着总有一天你也会有这般处境的。可是这个并不妨碍我是一个仙童的感觉,只要是把孔雀粑粑擦了,我还是那个传说的嘛村小树林里的仙童。我的光辉的形象并没有因此而破灭掉,我还是一样的帅气的,擦完后我还是一样漂亮的。

    记者问小哥说:“请问,你这是在跟孔雀说话吗?”

    上帝指使一脸惊愕的表情看着记者,这哪有人会跟孔雀说话的,要不是神精神的话,那只能是脑子有问题的人。我明明是在骂你,你说我在跟孔雀说话,你说这脑子不好使也就算了,怎么能脑残到问出这样的问题来,你都无法回答你了。上帝指使摇了摇头,表示“木有!”这两个字在唇齿间辗转,宛若长开的一树花,生命的延续与天地洪荒的尽头相抵。时光从不能将它禁锢。

    记者觉得对方一定是个仙人,只是不能跟自己透露真相,怕自己是泄漏了天机,要是那样的话会遭到天遣的。记者心想:“就算仙人小哥不说,我也知道你是个仙人,你只是怕我知道了,把此事说出去。这样你就不好办了,毕竟像你这样的仙人,是不屑于让别人知道真相的。只是偏偏被我看见了,我知道你一定是神仙,不然怎么会如此荒郊野外的点化孔雀。那孔雀也不像是寻常的孔雀,估计是一位仙子,在这里渡劫呢?没有想到正好是碰到了仙人的小哥,得到小哥的指点后,那是一飞冲天,那就飞走了。”

    这个是太厉害了,记者是好激动的,没有想到在自己的有生之看,能看到如此神奇的景象。那以前自己只有在小说里看到的景象,这一次总算是是人世间是看到了,能看到如此的景象的人,那一定是自己的福气,看来是自己的命运所致。我才会在机缘巧合之下,在如此之地遇到小哥,那是自己修来的福气,这是自己的走运的开始。如果,我是一直是呆在城市里,天天跟着小明星到处追的话,那我怎么能看到这样的场景,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我怎么能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仙人的。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