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谈品味
    我只想要问记者:你能不能专业一点啦?

    记者反问我:我怎么不专业了。

    我说:你们记者现在出来玩,还能不能有点方式方法的,虽然在城市里你们不用找路的,打个的就得了。出租车会带你去你想要去的地方的,当然那也是得花钱的,这年头哪有不花钱就想办成的事的。在城市里你还有得先,你可以选择出租车,或者是自行车,还是公交车的,但是我想问记者你,现在你都没得选了。

    记者心想自己确实不得选了,可是你也没得选,不是吗?

    我:你不要听那些名人跟你谈什么是追求?什么是品味?什么是顶级?你不要听别人要你怎么选,你也不要在意你的选择是对与错,你应该为你的选择感到骄傲就对了。

    记者:你是不会懂的,你一个小屁孩子,你能懂什么,你还要想要来教我么是追求?什么是品味?什么是顶级?要是你一个放牛娃都懂的话,那我岂不是白活这一辈子了。我跟你说,我的选择就是我的选择,选了我就没有后悔过,我也不会为我的选择而感觉后悔过,这个世界是没有后悔药卖给我们的。后悔有什么用,只会让我们更难受而已,并不能让我们变得轻松的。

    我说:你知道就好,既然你都知道你最终不得不买我的地图的,你何不痛快一点,早就买呢?你这是跟我是费什么话,我要是你的话,我要是城市里的人,我要是从城市来到农村,我一定会二话不说掏出一百块,立马让这个小屁孩子闭嘴的。我觉得你应该是这样的人才对,可是你并没有表现出这样的强势的姿态的,让我有点看不懂你了,我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的,你可以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记者:你当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的,要是人心这样好看透的话,那这个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我敢都不敢想那样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现在我之所以跟你费话,就是我想要知道我下一步我应该怎么走?

    我:你不是应该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吗?你不要再走下去了,你要是没有地图你走不下去的,你只有买了我的地图,你才知道你应该怎么走下去。这地图就好比你最后的一根救命的稻草了,你是想要让这根稻草成为你最后的希望呢?还是想要让这根稻草变成压死你的罪魁祸首,你自己决定了,这个我就帮不了你了,我只能是帮你到这里了,就是把你唯一的希望是卖给你,让你能走下去,这就是我跟你费话的目的了。

    记者说:我现在是二十三岁,我比你长几岁,不止几岁,我应该是比你长十几岁的样子。城市里的人非常在意自己的年纪,他们以为谁年长谁就是长辈,谁就有话语权。这就是我们的体制的问题了,在一个公司只要你是后来的,你就是晚辈,你就没有说话的权利,你就没有话语权。想要得到这样的权利,你就得付出比别人多更多的努力;想要让别人认可你,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简单,不是说你努力了就可以得到认可的;加上我们大地朝的人很在意彼此的地位的问题的,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地位只能是努力到让全公司的人对你刮目相看才行。

    我你跟我谈什么年纪的问题,要是在我们村你得叫我小叔,这就是你所谓的辈分吗?你们城市里讲的辈分,跟我们嘛村人讲的辈分明显就是不一样的,既然我们是两种文化,我们的理解不同,这辈分是从何说起的。所以,你还是少来吧,不要跟我谈辈分这样的事,我们大家都理解不了对方的,你不能理解我的辈分,我也不能理解你所谓的城市人的辈分的。

    记者是自豪说道了,我是在你这样的年纪我就来到了嘛城了,为了让别人能对自己刮目相看,也为了突出自己的独立性。记者说:我是一个人来的!

    我心想这样的牛的,你一个人来的,你是想说你是个孤儿,还是想说你是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下来。你一个人来的你还好意思说,估计你不是离家出走,就是从小招人恨,没有人想要陪在你身边,就像是现在也一样。也没人想要理你的,你只能是从哪里来,别人又把你送回哪里去,难道你还不明白你们领导为什么送你回农村的原因吗?就是你这个人太恶心了,让大家都受不了你了,大家才想着办法那就是要整死你呢?可是我并没有这样说,我只想说两个字:厉害。

    记者说:自己是17年的嘛城人了,记者又自豪起来。

    我听了这话我整个人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什么叫做你是17年的嘛城人,你有没有搞清楚,嘛城也是大地朝的人,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你说你是17年的嘛城人,谁教你这样说的,谁给你让嘛城独立的权利,谁能接受嘛城人这个概念的。你就跟我们嘛村人是一样的,你都是大地朝的人,你得在一个大地朝的前提下跟我说话才行。如果你是超过了这个原则了,你信不信我可能揍你的,这里可是嘛村,要是把我小激怒了,你讨不得半点好处的。像我这样的爱国人士,我最听不得我们大地朝的人说自己是嘛城人,帝都人的...

    感觉你们不一样似的,就好像说你们都不是大地朝的人一样。如果一个人把自己的身份都忘记了,把自己的国家都给忘记了,把自己做为一个人的前提都忘记了的话,这样你还算是个人吗?你凭什么觉得嘛城人就比别的地方的人要优越,就比别人要光荣,就比别人要高大上很多的。还好,我这个人不喜欢跟别人计较,要是让那些喜欢计较的网络暴民听了,他们可以喷死你的。

    记者又说了我代表了嘛城大宇山下那种永不言败的精神,又开始自我吹捧,自我感觉良好了,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人,那就是喜欢自吹自擂的。也许,他很成功,可是他说话的语气要是不尊重别人话,别人也是无法尊重你的。你觉得你很成功,可能真的是这样的;但是如果你得不到别人的承认的话,你再成功也不会得到大家的赞赏的。

    我承认嘛城现在的很多的城里人对我们嘛村人是有很大的影响的,虽然我也不知道你们到底影响我们什么了,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很大的影响的。因为你们的自私,让我们变得更加的坚强;因为你们的奸滑的商业手段,让我们农村人也是受益非浅的;你们的相互间的勾心斗角,更是让我们嘛村人是刮目相看的。可是,我们不得不承认你们那种拼的精神,不放弃的精神,却是我们嘛村人永远学不会的,是的影响自然是有好有坏。好的影响我们可以学习,可以接受它;坏的东西我们当然得想办法去除,想办法消除它。

    记者说:我们敢于完善我们自己,我们敢于去拼搏,也于大胆的尝试,而这样的精神就是我们现在走到今天的原因。特别是在现在经济整体下滑的世界里,这样的精神更是尤为重要了。我跟你讲小孩,成功不是你想像的这样的简单的,它在于我们是否具备情商、智商、爱商,持久力、团队协作能力,文化底蕴。

    我很赞同记者你的想法,我说:什么是智商,智商就是我知道我要什么,我就一想方设法拿到我想要的东。只有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们才会有追求,我们才会去努力的拼搏,才会去想要做好这件事。前提是你得知道它,你才能去干好他,我们很多的人都不知道我们想要做什么,我们怎么能做到自己的事,怎么才能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记者说:我想要你的地图,可你不会轻易的交给我啊?

    我:这就得看你的智商够不够了,你对我是有需求的,我同样对你也是需求的。只要我们拿给对方对方想要的,我们就可以得到我们各自想的,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双赢的概念吧。一个智商高的人,他会在第一时间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有的时候看似做出这样的选择可能会有牺牲。可是最终我们是达到了我自己的目的,得到了我想要东西,那又未尝不能去尝试一下的。

    记者就是想要不给钱而又想拿到地图,他以为自己可以做到这样事,他太小看眼前这个孩子了,这个孩子哪有这样的单纯的。他是那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只要你不拿钱出来的话,那其它的事都免谈,他是那种认钱不认人的主。想要骗到他的话,那真的需要很高的智商了。

    我们再来说情商,我其实很想跟记者说:要是你是一个情商高的人,你就应该是这样的,我知道你比我好,可是我永远不会说我比你好。有些话我们看透不说透这才是情商最高的,因为有的时候你把话说明白了,那很有可能你就把别人的脸给打了。你要是打了别人的话,你说别人还能像朋友一样的对待你,还能把你当成朋友来对待,还能跟你做朋友吗?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