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三十章 吃脑残片
    自然是不能了,我知道我是城市人,但是我永远只说我是给这个城市打工的,这就是情商。你要知道这个城市并不是你的,并不是说你是城市人,这个城市就是你的了,有的时候我们总是把自己看得太高了。觉得我在这个城市里生活,这就是自己的城市了,这里就是我的家,这里就是光环,其实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我:只要在不吃亏的前提下,做出利益交换,这是一个聪明人的选择,而很多的人总是想自己不吃亏,却还想要得到别人的东西。当然,如果你有这样的本事让自己在不受损失的前提下交出你想要东西,那固然最好的,可是这样的事情可能吗?自然是很难做到的,与其浪费时间在这样的苦寻良策中,有的时候我们选择当机立断,才是上上之策,才是明智这举的。

    记者我非常感谢这个城市,是这个城市养育了我,是这个城市改变了我,是这个城市让我变得不同。因为有了嘛城这个城市,我觉得自己是焕然一新了,我觉得我可以活得很有意义的,我也可以做很多的事的。这个时候,我发现我开始有品味了,我变成了一个有品味的人了。我跟你讲我到农民家里去,这碗,这一碗菜,这碗里面堆得满满的,啊,很好客的。然后,我去到嘛城后,这么大一个盘子就这么一点肉,这叫品味。

    我:你别跟我说什么是品味的事,你觉得你这样就有品味了,看来你是被自己的大城市里的身份给洗脑了,而且是洗得不要、不要的。为什么在农村就得是装得满满的,这吃多少没有人强迫你的,都是你自己添的。最后你说我们嘛村人没有品味了,你本来只想要吃很多少的,可是这碗太大了,你不得不添很多的饭,这样你就变得没有品味了。你这是在告诉我们吃得很多的人都是没有品味的人,只有吃得很少的人,吃得很精的人,才是有品味的。

    别人好客让你多吃点叫没品味,别人不理你,给你一点点食物,你觉得自己好有品味的,这记者真的是很崇洋媚外的,看不懂的。我嘲笑记者说:你是不是太饿了,你是不是在城市里吃了太多的垃圾食品,是不是你吃得太少了,那是因为你以前从来没有做过体力活的。当有一天你是做体力活了,你就知道你的品味就没有用武之地了,也是的你跑到嘛村来跟我谈什么品味的话,你这个不是毛病啊!

    人活在什么样的地方就得做什么事的事,人不可能是抱着你的所谓的品味活一辈子的,也许你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来到农村吧。当你跑到我们农村后你才发现自己太有品味了,有品味到自己饿得走不动路了,这个时候你觉得品味真的比现实还要重要吗?

    记者说你不懂品味的,跟你说也是白费力气的,品味就是本来是挂在墙上的,你放在地上;本来是放在地上的,你挂在墙上,这就是品味。

    记者总说我没有品味的,我就不高兴了,我说了这个我懂的,这就跟我小时候,这裤子本来是穿在下面的,我套在头上;这丝袜本来是穿在腿上的,我穿在手上;这女朋友本来是我的,然后我让给了兄弟,记者哥哥你说的是不是这样的。不过我们村里人没有一个人说我有品味的,他们都说我是神精病,说我是个二货呢?你怎么看?

    记者听完的解释后那脸一下就变得不太好看了,那脸就跟是老王发现老婆跑了的时候表情是一样的,那绿得跟绿巨人是一样的。记者说:不懂就不要瞎比喻的,一点品味都没有,我跟你说话我怎么感觉就跟对牛弹琴这样的累啊!其实,我当记者不是为了跟你这样的小屁孩子交流的,我跟你这样的人无法交流的,你这样的小孩只配一辈子在这里放牛,你一点品味都没有的。而且,你根本就不听大人的话的,我教你做人要有品味,你就跟我扯淡,扯得我都没法跟你交流了。

    我还不想跟记者你交流呢?你就是想要抬高自己来贬低别人的,你这样的人最讨厌了,你这样的人是没有朋友的,就算是你这样的人进了朋友圈,也会被别人踢出来的。

    记者非常的生气,告诉我说:你知道什么叫交流吗?就是你跟别人对上十分钟的话,你就必须能知道这个人大致的状态,就能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对,你是知道了,你也能了解你想要了解的东西,可是你却忽略了一点,就是你不了解对方的文化,你不了解这里的人想的是什么?不是说你们无法理解我们,而是你们不愿意去了解,你们总是想要轻易的给我们贴一个标签,下一个结论,做一个总结。如此而已,你们这样的人不尊重别人的文化,总是高高在上的姿态来看别人。从来没有试着去了解别人,而是觉得对方不值得你去了解,你们更愿意别人来了解你们,别人来求着你们,这就是你们的状态吧!

    我想说的是:对于你的混乱、抑郁、失常,我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想你一路走好,好人你会一生平安的。每一个人都有精神病的,不过你的情况特别的严重,你得赶紧去治疗的,这才对你最好的选择。好吧,我把父母是对我说的话说给了记者听了,我觉得他跟我一样都需要接受治疗,得到最好的求助才行。我希望我们未来治疗的过程尽量不那么的痛苦就行了,你太瘦了记者,你应该多补点碳水才行,吃瓶脑残片吧,上面有巧克力哟!

    记者一脸惊讶的表情告诉我,因为我是说时迟那时快的,拿起一瓶脑残片,当然不是吃一瓶了,而是拿了一颗出来,然后放在嘴里。啊,真的是太好吃的,真的是太美味了,真的有巧克力哟!我是把巧克力吃完了,我把剩下的又吐出来了又放回瓶子里。记者听我洗脸的事,以为我是在跟他开玩笑的,当他看我是把吃一半的脑残片又放回瓶子里保存后。

    他开始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了,你们真的可以做到这个地步的,一个能把一瓶药吃了又吐出来,吐出来下回又接着吃的民族,那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记者被我的举动给震撼到了,觉得这个小孩子也太不可思议了。记者难免好奇道:你为什么吃了一半还要吐出来,难道是因为舍不得一次吃完,你要分好几次才舍得把这它吃完吗?记者暗暗地骂道“太恶心了,太恶心了,受不了,这样的小孩简直就是无法容忍,要不是自己有事的话,我是一分钟都不愿意跟这样的人呆在一起。”

    记者表现出了极度反感的样子,那样子就好比是跟我在一个地球上,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他也会受不了的样子。也许他跟我的那份孽缘,让我们变得如此的尴尬起来,试想他一开始以为我是仙童的,然后看见我被孔雀嫌弃了,还被孔雀拉屎了,你们不知道这样的落差有多大的。本来就有了很多的落差了,要不是没有靠近我的话,他还没有想到我身上还会有一股恶臭的,这才是我招人厌的另一个重要的原因。

    如果说前面所说的都是表像的话的,记者不应该只看到表现就评论一个人的,可是这个时候看我吃脑残片的样子后。记者彻底相信媒体上登的都不是危言耸听,这就是一个非常原始的民族,他们的一切的生活形态都是我们大地朝最古老的。嘛村一族历史悠久,文化丰富多彩,古时候就对历法和宗教信仰有着深刻的研究,在常年的发展中形成了自己的饮食和服装文化,经济也没有得到任务发展。因为嘛村人一直生活在大地朝的山区里,你们知道的大地朝的山区里的人,那是有多落后就有多落后。

    有这么一些村落,遍布在大地朝的偏远的山窝窝里;有这么一群村民,世世代代以种地为存活之道;有这么一群孩子,从来都不知道山外面的世界;有这么一群孩子,他们从来没有吃过好吃的零食,他们以为巧克力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有这么一群孩子,他们的从小以放牛而活以为这就是自己最大的事业;有一群孩子,他们渴望被爱,却从未得到过爱...

    放牛娃那只是传说中的孩子,没有想到记者真的看到了这样的孩子,就算自己再不喜欢他,可是他只是一个孩子。一个死要面子,固作坚强,不想被人看不起的孩子,他永远都是我们心中最温和的软肋。当记者看到这个放牛娃的时候,原本是一个亲切温馨的事情,而当你走进贫穷落后的山沟沟里时,贫困孩子,成为了自己沉重的心事。记者想要做点什么,想要写点什么,想要帮助这个村子,可是自己好无力,想要做却为能为力才是最让人难受的。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可怜的孩子,却不知道做什么才好,如果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的事,不管是让自己做什么,自己都会愿意为了这一群人去做的。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