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天怒
    由于是用力过猛的原因吧,我的手上不免是被核桃的碎片是划伤了,流了好多的血,你们知道的男人嘛生气了就会做一些别人意想不到的事。在城市里很强的男人要是对自己生气了,他们用自己刚猛的拳头击碎镜子来出气,可这个时候我是哪里找镜子。就算有我也舍不得,你说这个镜子多么贵,多么的无辜的,我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来发泄自己内心的情绪。这个时候唯一能发泄的就是手里的核桃了,再也找不到别的东西了,要是有的话,我也可以试试别的东西的。

    那都是瞬间的爆发的力量,你们可想而知在人最生气的时候爆发出来力量那得有多强,只是我们以为这样可以出气,就可以让我们不再难受了。只是我们是男人啊,我们是最强的男人,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人,我们不想去伤害别人,我们只能是伤害我们自己了。我们明明知道这样做只会让自己受伤的,可是我们却还是会这样做,这就是男人脆弱的一面,这是女人永远不会明白的。你们伤害了我们,我们并不是都挺得过来的,我们只能靠伤害我们自己,用这样的痛苦来替代你们给我们带来的痛苦。

    我们只有这样做,我们只能这样做,我们只有让自己更痛苦,才可以忘记你们带给我们的痛苦,也许这就是一种自我保护吧!因为,我们知道身体受到的伤害总有一天会痊愈的,可是你们给我们心里的伤害,却没有痊愈的一天,这也就是为什么三娘爷爷、奶奶的眼神会给我带来如此大的伤害的原因。这是心里的伤害,是没有办法忽略掉的,我只能正面的承受这一击,我根本就没有躲,这真的是避无可避的,最强的一击的。而我受了这样大的伤害,我当然不能就这样算了,我要报复你,我也要让你承受同样的伤害,让你也体会到我今天受到的痛苦。

    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倒霉,偏偏遇到了自尊心最强的我,小三原谅我“我对不起你了!”我是用手指是蘸了自己鲜血,我是学着村里巫人方法,在自己的手上是写了一个符,据说这是我们村里最灵的咒术。只要是谁受到了这样的诅咒的话,就算是诅咒的人并不是真正的巫人的话,只要以鲜血为引的话,对方也要承受施咒人同样的痛苦,这就是传说中的嘛村巫术。我并不知道这个有没有用,毕竟我们村里真正的技术都失传了,就算上帝指使天赋再高,也很难还原当时巫人那强势的姿态来。

    可惜我不得要领,只能是依葫芦画瓢,只能按书上所述把这个咒术是复制下来,如果不得要领的话,自然是无法得到其中的精髓的。我知道我不会成功的,可是那伤痛却让我做出这样的事来,毕竟小的时候心志没有成熟,我怎么知道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也许是太恨了,这样的恨就跟有二孩后自己的爱被别人掠夺了,那是很痛苦的,是很难明状的。你们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你们自然无法明白我们心里的痛苦,再有就是内心的嫉妒也许是招来了恶魔了,才会让恶魔附体做出这样的缺德事来。

    你们怎么能想像得到一个孩子就是因为嫉妒别人得到更多的爱,而对另一个孩子下咒呢?你们估计想都想不出来一个孩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力量这样的东西,如果落到了好人的身上的话,那会变成一种福报。可是一旦落入到恶魔的手里,世界就会变成恶魔的游乐场,这个世界变成了可怕的炼狱了。所以,力量这样的人一定不能是落到心术不正的人身上,否则是不堪设想的,而我们很多的贪官就是这样来的,就是因为权利落到了心术不正的人身上。

    他们一旦是得到了这样的权利,他们只会用这个权利来满足自己私欲,为了得到自己想要东西他们滥用自己权利。在他们什么也没有时候,他们恶魔的本性是很难被发现的,可是权利这样的东西就像是一个恶魔的诱发器一样,一旦是得到了权利人类邪恶的本性就会激发出来。有多少人是大公无私的人,这样的人太少了,而自私是人类的天性,为自己谋取利益在我们看来是很正常的事。就算是不为自己,为了自己亲人,为了自己身边的人,那少不了要滥用权利的。

    我想我们大地朝多少官员,有几个不为自己亲戚朋友谋取权利的,而这样的事在我们眼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也只有棒子才会因为这样的事而让自己变得是身败名裂的,要是我们大地朝有棒子一半的监督力的话,我想我们大地朝就没有人敢当官了。因为我们大地朝的人一旦当官就会做这样的事,要是不为了帮助自己亲戚朋友上位的话,谁来当这个官的,村长也是这样的人,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假装自己是大公无私的,其实没有少给自己的小团体是谋取利益的,多少好处还不是自己的利益小团体得到了。

    这个时候,你们就看到了媒体监督的作用了,也看到了上帝指使监督村长的重要性了,其实我也不想做这样的事的。要是每一个人都行得正,都不会做坏事,都不会被利益蒙蔽的话,那我又何必做这样的浪费自己时间也得不到好处的事。也正是因为有了我的监督,村长才会变得更好,才会少犯错多做事,村长才可能让我们村子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而不是成为一个毒瘤最后害人又害已,那是上帝指使不想要见到的,也是我最担心的,就是没有了我的监督村长还是那个村长吗?也许会变成另外的模样,也许会变成招人骂的那个人。

    有的人想方设法想要得到权利,并不是想要有一番作为,还不是想要得到更多利益的,你以为真的有几个人能做到天下为公的。那只是我们希望的,只是我们的一种期盼而已,并不是真的现实,现实很残酷,权利很可怕。而那时候我也不小心是触到了邪恶的力量,这不是应该被我们人类操控的力量,就是嘛村的最可怕的力量之一,那个传说叫做巫力的东西。毕竟,我是血统比较纯正的,我是地地道道的嘛村人,我的血统并没有被污染到,这让我是有触到嘛村力量的机会。

    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感觉自己是被鬼神附体了,那邪恶的力量完全的支配了自己。上帝指使画完符后,接着把手指改往三娘的头顶上方一指,我以为这就完了,只要姿势帅就行了,我也没有管其它会发生什么事的。其实我只是想要告诉他的爷爷、奶奶,就算我没有得到三娘这般的呵护,可是我只要帅气就行了,其它的都不重要。只要我帅气的活着这就足够了,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这就是我的快乐,不管你们认不认为这是一种快乐,反正我自己觉得这是我的快乐就行了。

    结果突然风起云涌,突然间这个世界就变了天了,我当时被这样的影像是吓一了,没有想到这老天爷的脸是说变就变的。也不管你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的,那一点面子也没有给我的,刹那间嘛村上空立刻被乌云笼罩起来。那种压迫感足以让任何人都窒息的,你是没有在场,要是你在场的话,也会被大自然的力量所吓到的。大自然的力量是我们现在的人类无法战胜的,我们只有顺服于自然,我们不能改变自然,上帝指使叹到“该来的迟早会来的,不该来的永远也不会来的,看来你还是来了,你还是要来的,这雨我是躲不过了。”

    只是,原本就很可怜的自己为什么这个时候还要让自己变得更加的狼狈的,想想这年头出来混口饭吃,你说怎么就下起雨来了。要是把自己淋感冒的话,那就不好;就算没有淋感冒,要是把我是淋成了落汤鸡的话,那被三娘的爷爷奶奶看了只会更可怜我的;就算没有人在意我,可是我也不能不在意我自己的,我也不能假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的,这该死的雨,你咋又来了。

    可谓是天有不测风云,只见云中白光一闪,一道筷子般粗细的闪电掉落下来,劈到了村中的一颗老树上,只见瞬间老树就被闪电辟开了花了。顿时,火光冲天而起老树瞬间就燃了起来,火光过后立马黑烟直起,这老树动荡不已。这可是我们村的上百年的老树,我们村的人爱在这颗老树上祈福,也许是因为我们村的人,还是外地来的人都喜欢在树上绑上红布吧。这并不是我们村里的风俗,而是外地人风俗,可是我们是一个多民族融合的民族。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