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挂红布的风俗
    这怎么说呢?我说的是我们是无法阻挡外地人进我们村子,要是真的锁村的人话,我们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我们只会生活得更惨。其实现在也是挺好的,就是半锁,也就是只开发部分的地方。也就是把村子正面全部的暴露出来,就是拿出来开发,而村子的背后,也就是真正的嘛村的腹地,我们还是封锁住的。正面也没有什么值得保密的,也没有什么不能拿出来的,更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的,其实我们村民也是希望有人来开发我们村子。

    谁不想自己的村子是走上繁荣富强的,我们不可以不让外地人进来,只是外地人的奇怪的习惯真的让我们是接受不了的。也不是在树上挂很多的很多的布条,许多的布条都是写了字的,他们估计是想要得到老树的祈福。只是这样的行为放在一个雷暴天气很少的地方,那一点毛病了也没的,可是我们村是一个雷电比较频繁发生的地方。这样的地方要是在树上挂上很多的布条的话,相当于给树是穿上了衣服,也就是说要是遇到闪电的话,那就像是火上加油吧!

    你说这些外地人是不是傻,只想到自己得到福报,根本就没有想到树要是遇到天雷的话,那就会承受加倍的伤害的。也许,我是村里人我才会这样想的,我跟外地人我是站在对立面的,而我是完全的为老树着想的。所以,我们之间是没有谁对谁错的,一开始有人在树上是绑红布的时候,我就非常的反对,可是大家觉得只要是不损害村子利益的行为,都是可以允许的。也就是说为了发展我们必须是做出点牺牲的,可是那天估计我是心情不好吧,那正是我刚跟小美分手不久。

    我看到一个八岁大的孩子子,那小孩比我是大几岁吧,个子也算是高大的,看来现在城市里孩子父母养得都很好的。这孩子居然跟我般高大,我们就是势均力敌的准状态,他一个人在神树前玩耍,估计父母在打麻将去了。他一个人无聊就跑了出来了,我看到他正在绑红布,我当然是立即去制止他的。

    可是城市里的孩子,哪有这样的听话的,他也不知道我是谁,以为只是村里的一个野孩子,自然没有把我是放在眼里的。他愣了一愣,他还在继续做着自己事,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在城市里的人都是打心眼里看不起我们嘛村人的,加上他觉得自己的个子跟我是差不多,这个孩子自然就不高兴了,觉得我是多管闲事,他是立马是吼了出来:“关你屁事,人找死啊,别人挂得,我挂不得吗?”

    他说得也没有错,树上还是有红布的,就算是很多的已经被我是扯下来,可是却有源源不断的红布继续挂上来。我自然是很火大,我把这事跟村长说了,村长说不管,还告诉我说:“这事你就不要管了,你要是把红布是扯了下来,要是别人回来看到自己挂的红布不见,你还让别人怎么能好好的玩耍了?想要做好旅游的话,就得有回头客,而如果有回头客的话,就得满足别人需求,只要别人有需求的话我们还是选择容忍吧,上帝指使你怎么看?”

    我说:祈福就祈福吧,你拜拜老树就行了,也用不着非要绑着红布吧,看着真的很烦的,觉得这些外地人怎么就这样的自私了。

    村长只能是苦笑而已,表示自己不管这事,如果我要管的话,他也不拦着。村长道:随便你吧!

    上帝指使扬长而去,这叫什么村长的,不果断不说,而且一点用也没有的,你这样的村长不要也罢了,只知道抓商业,就想要自己搞到点事。那真正的维护自己村子的事,我还特意是在那里是立了牌子的“天雷频多,枯滕老树,勿绑红布,违者后果自负。”

    我是指着那个死小孩说:“你瞎啊,不识字啊!”我的话逐渐变冷,其中不无威胁之意,只是心里有怨气气说得重了点。你们都知道我是一个很很和谐的人,我的脾气其实是很好的。不管怎么说,来者是客,我也不想得罪这些财神爷的,我自然不傻的。我只是个普通的村民,而他却是普通的城市里的小孩子。老话说的好,村民不与城里人斗,胳膊在粗也拧不过大腿,就说现在我是把话放出来,你让我怎么办。我是自己灰溜溜的离开,还是教训一下这个小孩。

    小孩道:你孙子人你才瞎啊,你是色盲吗?我绑的是红色的布条吗?你自己好好看看,这是红色的吗?这是黑色的好不好,你这上面只写了不能绑红布,你有说不能绑黑布,你给我滚开,别妨碍老子办正经事。

    我定睛一看,还真的是黑色的,我见过有绑红色的,我真的还没有见过有绑黑色的,真见他的鬼了,这也够丧气的。真的是大地朝大了,什么鬼人都有,还有绑黑色的,我骂道:你全家死了,你在我们神树上绑黑色的布条,你这是在咒谁呢?我真的被这个小孩给气死,我告诉他黑色的也不能绑,绑了你懂的,你就得后果自负。

    这孩子哪里管什么后果自负的,他就没有想过要对自己做的事负责的,你让他怎么自负的。他听我骂他全家死了,我看得出我是小激怒他了,他告诉我说:你说我什么都可以,但是你不可以说我全家,我全家惹你了,你这样的骂我全家,你全家才死了!他告诉我说,别人可以在这个神树上祈福,难道我就不能在这个神树上祭奠先人吗?

    我说当然不能了,这又不是你家的树,也不是你的村子,你家先人死了关我什么事的,也不是葬在这里,自然也不是死在我们这里的。你凭什么跑到别人地盘来祭奠你家先人的,你这不是出我们村子的霉头吗?我跟你讲,不管我们村子里的人能不能容忍你做这样的事,我反正是不能忍的,这事我看见,我就要管,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告诉,因为此树是我栽,此树是我护,若想绑布条,留下一块钱。

    这年头要是没有利益谁来多管闲事的,你们不要以为我傻,我什么多管闲事,要不是我在这里是看到了商机的话。我怎么会来管这闲事的,我不是这样的人,我不是管闲事的人,你们知道的自从压岁钱的事被发现后。我就再也没有经济收入了,我要是不想办法挣钱的话,就真的没有钱买蜡烛了,像我这样的人要是没有蜡烛,我去别人家吃饭那得多不方便的。

    我心想这个城里娃子,不应该是没有钱吧,只要不把钱是买皮肤了,他们随随便便那点零花钱就能够我买好多,好多的蜡烛的。我这个人是直肠子,我觉得大家都是年轻我,我就把话挑明了说,我就是想要他把管理费给我交了。想我一个可怜的嘛村孩子,我管理这样一颗大树我也不容易,村委会自然不会给我管理费的,要是不跟你们这些外地人要管理费的话,你让我从哪里找钱。这个世界上就是这样的,虽然很多事规定是不能做的,可是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我们想做那还是能做的。

    那小孩自然是知道的,这个世界上有钱就可以办事,没有钱什么也办不了。可是他还是不想给我钱,觉得要是把钱给我话,让他的面子往哪搁的。小孩听懂了我的话,告诉我:你不是就是想要钱嘛,我确实是有钱的,可是我就是不想给你,而且我还要把这布条绑了。你能拿我怎的,你还能揍我不曾,我看你有贼心没有贼胆吧。当然,如果你求我的话,我可以是施舍你百八十块的,你看怎么样,你要不要求我?你求我啊,我就给你钱,哥我不差这点钱的?

    我听他这话就是太不讲道理了,俗话有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哥是正大光明的挣钱,我用得着你施舍给我吗?你不要太小看人了,我可是有证的,然后我是掏出了一支网络上买的护林证出来。我告诉这个小孩说:看见没有,哥我是有证的,我是正大光明的靠自己的劳动挣钱,你凭什么小看人的。有种你也凭你的本事挣个十块八块的给我看看,你自己没有这个本事,你还好意思笑话别人,你个垃圾。

    那小孩说:你才是垃圾呢?你想要挣钱,又想立牌坊,还想给自己贴金,你就是想要让哥施舍你点钱,可是你不好意思说。其实,既然你是提出来要钱了,哥也是很同情你的,可以给你十块八块的,你刚才说你只要一块,哥告诉你了。哥我没有零钱的,我最少也是十块的,你想不想要的,想要的话,你求我啊!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