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五十章 牛刀
    在森林里不管是人盯着你,还是野兽盯着你,你就算没有看见对方的身影,你的第交感也会告诉你的。在一个高度凶险之地,你的神经自然也是高度紧张着的,你很容易发现自己有没有人被别人盯上,或者是成为别人的猎物。我能感觉到一双冷冰冰的双眼正在盯着我,当我是发现自己是被盯上的时候,我就没法安然入睡了,只能是保持高度的戒备的状态。野兽盯着我的牛,我盯着野兽,两对冰冷的眼珠子就这样对视了一个晚上,我是相当的狂妄的男人,我以为不过就是野兽嘛,只要吓唬一下它就行了。

    我是提起我的砍牛刀指着野兽的位置,我相信它能看出我心里的杀意,只要我的杀意起来,那不管是什么野兽自然都有畏惧之心。只要它有畏惧之色,自然我就可以不战而胜了,估计是我想得太过天真了,我根本就不知道野兽是没有畏惧这心的。在它们的眼里只看得见自己的猎物,只要猎物是一不留神,它们随时都可以向自己的猎物发起猛烈的攻击,这就是传说中的野兽之瞳吧!野兽之瞳是不一样的瞳术,也是最原始,最古老,最接近于自然的瞳术。

    野兽之瞳的可怕之处就是让每一个见到它的人都产生一种畏惧之心,我以为我可以让它产生畏惧,没有想到它到是先让我产生畏惧了。如果说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如果说真的有这样的瞳术的话,那一定是野兽之瞳,只有它们的瞳术才是自然界里最可怕的瞳术。我也没有敢半分的懈怠,我把两只眼睛都睁开得大大的,而且一个晚上都是睁开的,都没有机会小睡一会儿。然后,我用我的刀尖瞄准我的目标,随着它移动,并不跟丢自己的猎物。

    我们把彼此当成了自己的猎物,不到最后我们谁也不知道谁才是对方的猎物,我的猎人朋友说过如果当你独身一人在森林里的时候。你要是一个人的话那还好,你可以寻找安全的地方,一个人躲起来,或者说是用自己的手里的武器是吓退对方。当然,前提是你得没有后顾之忧,你才可以轻举妄动,要是你有后顾之忧的话,你一定不能是轻举妄动的。所谓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们再动也不迟。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有自己的一套狩猎法则,有的野兽还会一定的捕猎的技巧。

    这就要小心对方声东击西了,不要小看野兽,它们并没有我们想像中的那样愚蠢,他们为了得到食物,也会用一些简单容易的战术的。它们想要引我出动,我一旦是离开我的牛,它们的伙伴就有可乘之机了,我才不会这样傻,中了这帮畜生的计。要是被这帮畜生给骗到了,那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算是个人了,我一定要比畜生聪明才行。这个时候谨慎一点也并没有什么不对的,你们怎么看,反正我是这样觉得的。

    我得说第一次拿刀对着未知的野兽是很难的,对于这个传说中的和谐社会来说,提刀在一般的地方是很少见的,更何况还是一个孩子这样一把刀,那更是很难想像的。我不是为了杀戮,而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大牛,保护自己的村民,我虽然谈不上是正义的化身,可是自认自己也不是个坏人。要么会太近,要么会太远,野兽并不可能出现在我们刚刚好的视线里,轻易的让我们捕杀掉,它们都是很狡猾的动物,不会轻易的暴露它们的位置。

    所以,我要尽量角度合适,在一个最合适挥刀的位置,在动物的世界里雌性的动物比雄性的要聪明很多。你知道的,就像是人一样的,女人总是要比男人聪明很多,也要厉害很多。男人千万不要跟女人斗,也许一开始我们并不能发现她们的厉害之处,可是一旦发现她们的厉害之处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完蛋的时候了。而大地朝的女人犹其如此,你看着挺善良的女人,其实并没有这样的善良的,说不定她会趁你是不在意的时候戳你一下,对你造成难以估量的伤害。

    而在动物的世界里,雌性靠嗅觉求生,确保自己有掩护,不会轻易的冒头的,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枪打出头鸟。只要你的是轻易的冒头的话,指不定哪里就会冒出一把枪来,把你给弄死了。人们总是一味的相互伤害着,时刻记住吧,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求生,野兽是这样的,我们人也是这样的。特别是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我们更要记住这一点,我们来到城市里,我们就是为了求生而来,只想要让自己活下来,并期待自己能活得好一点,如此而已。

    而真正的凶残的野兽都不是单独行动的,他们在夜晚群聚,一旦是发现了自己的猎物,一定不会轻易的放弃的。真正的野兽只有在吓唬别人,或者是集结的时候才会发出声音来,其它的时候它们都是很安静,一旦是找到对方是掉以轻心的时候,它们就会对你发起致命的一击。而这致使一击常常都是一击致胜。不会给猎物留下太多的喘息的机会,这就是野兽的狩猎,我们永远不知道它们从哪里来,而又去向何处。我们可以防着它们,也可以躲着他们,旦是一定不要攻击它们。

    如果跟猎人一起出来时候,我一定会找到它们并弄死它们的,可是现在不行,我是一个人还有个累赘,自然就浪不起来了。我是真的就跟野兽是对视了一晚上,他以为我盯累了就会睡去的,毕竟我不是野兽,我做不出野兽的事来,我不可能是对一群野兽发生攻击的。只有野兽才有这样的自信攻击另一群野兽,我想要不是饿得没有办法,没有动物会傻到攻击一群野兽的。

    那简直就是自杀的行为,一个野兽也许并不可怕,可是要是是群的话,要是它们拼了命的攻击你的话,你觉得自己有信心是战胜它们吗?我想估计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能有这样的信心做这样疯狂的事,就算是上帝指使也不行的,除了跟猎人叔在一起的话,遇到一个可以相信的人,可怕把自己的背后教给对方的人,我估计还是敢跟它们一搏的。

    这样做并不是为了生活,也不是为了显摆,只是为了证明我们自己,我们不输给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可是为了我家的牛,为了我过年能买到新衣服,这牛谁也不想动它是一根毫毛,就算是野兽也不行。他要是敢动一下,我就跟它拼了,其实我知道野兽不是害怕自己,而是很在意我手上的兵器,它们估计是能感受到它的可怕之处,才不敢轻举妄动的,要是我手里拿的是别人兵器,哪怕是把枪的话,我想它们估计都冲过来了。是的,我给了我自己的斩牛刀很高的评价,我对它很有信心的。

    那是很古老的武器了,而且很重这样36斤的利器,我使起来也是相当的费力的,如果不是遇到紧急的情况的话,我都是挂在牛背上的只有使的时候我才会拿出来。试想人的力量也是有限的,不能过度的使用自己的身体,要不是锻炼的时候,如果不是为了提升自己的话,谁能一直举着这样的武器。要是让村民看见了,村民一定以为“又不知道他在发怎样的神经了,在这个和谐的世界里把武器拿在手上不是光彩的事,而是对我们和谐的世界的挑衅。”

    虽然,我们也是很难忍的民族,不管别人飞机在我们的领海上空怎么飞行,我们总是可以装作视而不见的,也可以当作没有这样的事发生过,更可以无视掉他们的存在。可是我们的村民不行,我们村民胆子小,要是看到有人提着武器在自己的身边转悠的话,我们的村民一定会吓坏的。我们村民的神经可没有大地朝人这样的大条,村民心想如果别人拿着武器都提到家门口来了。我们是忍呢?还是忍呢?还是忍呢?就算我再怎么厉害,再怎么有威望,再怎么被村民膜拜,可是就算是我,也不行的,我们的村民也无法容忍有人提着武器在村子里晃荡。

    我的刀是包裹好的,只有少数的人知道我的牛背上是挂着这样的武器,毕竟我的刀是银装包裹的,自古我们村就有财不露白一说。要是我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把刀是放在外面,那不是就有人打我的刀的主意,那我的刀是不卖的,这是我防身用的,要是没有这口刀的话,那我都不能好好的放我的牛了。就是因为我是带刀放牛,我才能这样的有恃无恐的放我的牛,我才可以出来浪,我才能在森林里继续装啊!

    可是36斤的重量毕竟不算轻,这也是我约我体重的一半了,想想这样的重量拿在手上,想要使好也不容易的。我进山的目的就是要使好它,练好它,用好它,我相信世界这样的恶心的,总有一天我会派上用场的。据说,这是一口名刀,谁用过的因为无从考证,我也不想随便编一个人来糊弄你们,我只能说这不是一把普通的刀,这可能要从这把刀的来历来说了,如果你们知道它的来历就知道这刀有多厉害了,此处不表。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