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一窝贪
    大家现在知道贫困村做一个项目那得有多难了吧,本来不难的事,可是遇上很多居心不良的人那这件事变会变得很难、很难了。谁不知道现在这个年代做任何事都不容易,大家也懂得这个道理。我们村的人也不是说我们是老村,我们的历史悠久,我们的文化底蕴深,我们就得意忘形,我们就不讲规矩了。我们村的人是很讲规矩,该送红包我们就送,该打通关系我们也愿意去疏通,只要是能想到的办法我们都会去想的。你们可以看出来,如果真的如我想的,做成自己的项目的话,那收个十块钱也没错。

    可是一旦是变成了集体的项目,光是报镇上审批,还有打通关系,加上还要送领导红包,要是摸牛定价少于一百,那十年内都是亏本的,也不够填上送红包这个大窟窿。我们下面的人也没有办法的,为了做个项目,那也是想尽了办法,可是我们做项目是为了挣钱,谁都不想亏钱。想要填补审批各个环节上的费用,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要是不坑外地人的话,真就只能我们自己做亏本生意了。当然,你们可能会这样的认为,我们也可以选择不做的,毕竟最初的选择权在我们。

    可是事实却不是这样的,在我们各个村委会都是安插了镇长的人,我们不知道是谁一直在出卖我们村子。可是我们却知道这个间谍的存在,当我是提出摸大牛的生意后,这个消息我才刚说出来,也不知道是谁就给镇长传递信息了。要是让我知道谁背叛我们的村的,给镇长做眼线,这个人要是做得隐蔽就算了。有一天事情要是败露了,让我们知道是谁干的,我一定把他踢出我们村,永不解封,让它永远也别想再回到嘛村。

    不是学着大奸商变成了跟他们一样的人,而是做这样的事的人真的是太可恶了,要是他还有一点良知的话,真的做不出这样的事来。也只有那种一点良知都没有的人,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来,才会做背叛自己的村子的事。村长发现这应该是上帝指使随口一说的事,怎么会立马就传到了镇长的耳朵里来了,而且镇长作了指示说“摸大牛”这项目村委村带头干,我很看好这件事。你们立马操作起来,要是做得好的话,我们镇上一定大力支持,而且这个项目我要亲手抓,由我带头干。

    村长一看镇长要亲手抓,村长心里就可以叫苦起来,谁都知道镇长这个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他从来都不做事只收红包的。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对摸大牛这事这样感兴趣,看来他看中的不是这个项目,而是其中的收入才对。是不是最近这几年七村被镇长是压榨惨了,一直没有包出大红包来,他老人家的荷包估计早就扁了。不然也不会表现出如此的饥渴难耐的样子,项目刚刚是提出来,他老人家就要亲自坐镇了。也是他摊上我们七大贫困村,要是换作其它有钱的村话,根本就不用做这样的事。

    就算是正常的小康村他老人家也不用跳出来亲自抓,只要等着别人做项目送钱来就行了,可是贫困村这些人就有点让镇长头疼了。别的村都是抢着做项目,想尽办法都要做项目,不让他们做他们都不答应。可是就这七个村也不知道是不是跟镇长对着干,一年都没有人站出来说要做项目的,这让我们镇长很难办的。镇长纳闷了难道是自己收的点太高了,他觉得不对,他是很规矩的人,他收钱也是很规矩的,从来都是按着嘛城贪官手则来做的。

    像他这样的贪官在我们大地朝都是同气连枝人,由此,让我想起了一句老话: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如果照此类推,是不是也可以说是:兵贪贪一个,官贪贪一窝。一个贪镇长带坏一窝兵,挖出窝案串案1万件100人,这样的案例“前赴后继”,不能不让我们警醒、警惕、反思。无数事实表明,“一把手”是一个地方、一个单位的负责人,是班长。一个廉洁的“一把手”,能带出一个整体上廉洁的领导班子,进而带出一支整体上廉洁的干部队伍。一个**的“一把手”,往往会导致一个地区、一个部门、一个单位干部的群体性**。

    家乡有一句俗话,叫做“门角落里拉屎,总要天亮。”意思是说:别以为在黑不隆东的晚上,挑一个门角落去拉了屎没事。但一等到了天亮有人看到,总能知道这是谁干的坏事。贪官是好当,可是只要你贪了,不可能是没有人知道的,总有一天会有人发现你做的坏事的。开集体**先河的人,总以为“只要大家利益均沾,就不算贪污,不仅不会产生耻辱感,反而能够笼络人心,民意测验得高分,受查处的风险也低。”但是,不仅是他们这样的想法大错特错,而且到头来还是“纸包不住火”。为什么?“动静”越来越大了啊。

    从“班子”这样一个小团体到村子这个大集体最后到镇上这个社会层面,发展到最后就不是小贪慢慢地就变成了大贪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跨越”?岂会无声无息?时间久了啊,岂会没有“狐狸尾巴”露出来?于是一个群众举报,一个纪检部门彻查,哪里没有漏洞?顺着漏洞进去,哪能不做到一览无余?想躲都躲不成。到那个时候,集体**就是集体**,哪里还有半点借口可以推脱罪责?

    “一贪贪一窝”成了“一窝贪”,向人们昭示的是什么?虽然公众和纪检、检察部门,也能从中看到“从个人**到集体**,已经成为当前我嘛城痛心疾首的要事,也是反**斗争面临的一个新问题,要是官很大,我们要怎么办!因为我们老百姓是斗不过官的,我们明知他是大贪官,可是我们却拿他没有办法,而如果当地的纪检部门不作为的话。只能对这样的贪官放之任之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贪官的,因为他有了这样一个适合自己生长的土壤,换作是谁都得贪的。”

    可是很多的贪官都是很难被举报的,就像我举报村长一样,根本就没有人会理我。觉得我们举报的人都是刁民,都是些闲着淡疼,无是生非的的坏人。这样一个严峻的现实,为什么非要等贪官养大了,从小贪变成大贪,才有人出来指责它们。如果我们一早就发现,我们是不是可以警告、提醒一下,这样会不会好一点。但是关于“权力阳光”、关于“监督”和“将廉政文化建设引入官员家庭”,不是老话重提吗?

    还是那句“莫伸手,伸手必被捉”,我们是不是可以告诉现在贪官“莫贪污,贪污必被捉”,可是我们现在的公务猿都要面子。这样的话是不可以出现在一个公正廉明的公家之地的,其实这样的道理大家是不是早就听得耳朵都发木了吗?可是为什么还有人要去做这样的事,但为什么所有的这一切,对那些贪官,一无用处?非要等到被“查”到了“罪证”,到了必须自首、“生命”无望的时候,才痛哭流涕?可谓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别以为手中有那些权力可以肆无忌惮,别以为所做的一切那么“天衣无缝”,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而权利更不可以滥用。说不定一件小事,那些原本“敢怒而不敢言”的人,用一纸举报,把你捅了出来。说不定虽然没这件事,但因为做得太绝了,让人受不住了,有人拍案奋起了。说不定因为得意忘形,而露了马脚。说不定甚至一个梁上君子的“光临”,就把你的那些贿赂、破事“偷”了出来

    所以在这里,我想把我们家乡的那句俗话,送给所有正在贪、还没露形的贪官:记住了!门角落里拉屎,总要天亮!只见村长跟村支部书记说了几句话后,书记把政策给村子干部说清楚后,然后书记说了“现在检查手机,我就要看看是谁泄的秘,给镇长是通风报信了,这样的事我们村子绝不姑息!”

    我一听要抓人,我就开心了,其实本来是没有我什么事的,可是闲着也是闲着,有的时候去开会还能混点烟抽,对于贫困村的自己来说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而对于抓人这样的事我就最在行了,像我这样的未来的神探,没有任何一个坏人可以逃出我的法眼的,像我这样的火眼金睛任何一个妖怪遇到我立马就无处遁形了。哈哈,我心想要是抓到了,看我不整死他,敢出卖我们嘛村,这样的人一定不能让他活着离开我们嘛村的。我们嘛村绝对不允许有这样的人出现,出现一个弄死一个,这样就不会再有出卖村子的人出现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