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身价六十万了吗?
    
wz1

    不要想太多,就算是强迫自己也好,别去想太多,深呼吸,深呼吸,再深深地呼一口气,好了,心情好了!唉,别忘了,你连死都不怕,你已经比很多人都大胆的了,就把这个大胆转移到其他更有意义的事情上吧。就是我不去精神病院,谁去精神病院,如果上天只有这条路让我走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我也只能去了,谁叫我自己有毛病呢?我自己的问题我就要自己去解决,我只有自己想办法让自己病好起来,这样对自己或者是对家人才是最好的。

    而我的症状就跟抑郁症是一样样的,当我是知道自己有这个病的时候,我自己的心理最后的一道防线就彻底的崩溃了。可是我没有想到这话是出自一位非常权威的,留到洋的,而且据说是我们大地朝精神方面的专家做出的判断。看来我有病是确诊无疑了,我知道我只有接受我有病这个事实,我知道这次进去后,我就很难出来,我一定认真治疗,积极的吃药,争取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能让她们是把我放出来,我就很开心了,其它的事我就不想了。

    保证病人不会自杀六十万(就是医生是保证病人在自己的治疗过程中不会自杀,如果自杀分文不收,六十万全额返回给受害者家人)。一般的医生是不会做这样的保证的,只有那种非常厉害的医生,才敢做这样的承诺的。

    所以,恶医报出这个价是很合理的,毕竟像我这样的男人那可是值六十万的男人,就因为这个数目我的身价再一次的刷新了。我一个只值五百块的男人,这不生病才好,生病了反而值六十万了,只是这钱不是我拿,而是让我交给别人,你们说这报价像话吗?像我这样的嘛村出来的,我的总的身家也不会超过六万的,这医生凭什么给我们嘛村人与城里人统一的定价,让我掏六十万来保命。

    我有医保那还好,可是最近我的农医合我又没有缴,你说像我这样没有缴钱的人,他们给报吗?当然,是不给的,没钱的是不享受医保待遇的,只有把钱缴了才有资格享受这样的福利。我父母不懂这个道理,也没有给我缴医保费的,以为我们农村娃子都是铁打的汉子,可惜就算我们是身体素质好,不代表我们的精神就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当然,也不是谁家的孩子都会有精神问题的,谁让我父母是摊上了我这个傻儿子。

    父母是万万没有想到我会有精神病的,要是她们知道自己会生出我这样的傻儿子,绝对不会不缴医保费的。当然,就算是缴了也没有多大点用,毕竟六十万,就算是可以报销一部分,可是我们家就算是零头,我们也出不起的。毕竟,太穷了,这穷得连看病的首付(挂号费)都没有,要是再用上进口的药,不给报的药的话,那岂不是要了我全家的命。当然,我们也不知道这治精神方面的病,镇上给报多少,如果不在报销范围内的话,那谁看得起这病的。

    毕竟,我是特殊体,我是一个例外,也是首个看精神病的嘛村人,所以父母也没有可以咨询的地方。上回去镇里的社保处咨询,就因为我父母普通话说得不溜的,我父母也没有想搞事的样子。只是想要听清楚工作人员的话,可是就是听不懂工作人员说的是啥。我父母就急了问工作人员道:同志,你能不能说普通话?这句话没有毛病吧,我觉得很正常的,在我们大地朝就得说普通话,这是我们的国语,我们任何人都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才对。

    可是那个小同志也不知道是我父母说得不清楚,还是她没有听清楚,她就是不说普通话。

    我当时看她这样的拽,特别是她对我父母不礼貌,爱理不理的样子,我就非常的不开心,觉得她太过分了。你们觉得呢?我父母的要求也不高,只是要求她说话普通话,这不过分吧!可是她居然给我父母脸色看,我怎么可以就这样算了,我就rap她,扁担宽板凳长,扁担想绑在板凳上,扁担宽板凳长,扁担想绑在板凳上。全世界都在讲普通话,我们说的话让世界都认真听懂,全世界都在学普通话,孔夫子的话,越来越国际化,全世界都只听得懂普通话,同志你能不能说句普通话,来句让世界都听得懂的普通话。

    那小同志知道我是骂她,她就更生气了,她怕我们是听不懂,跟我们斗嘴的时候她特意用上了普通话了,她告诉我:你这是说谁呢?让我说句什么话,让全世界都听得懂的话,你的意思是我之前讲的,你们都听不懂。我讲的不是人话,所以你们听不懂是吗?

    我也是非常讨嫌的小孩,我赶忙是点头表示,对、对、对...

    那小姑娘立马就急了,她发现她遇到刁民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刁民,是非常招人恨的刁民。要不是她手里的杯子是自己掏钱买的,她差点就把杯子是朝我扔过来了,当时的气氛可以说是冷到了极点。她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的情绪暴发出来,毕竟自己是公务猿,那是自己考了将近十年才得到的工作,可不能因为一个小屁孩让自己的取得的成果是毁于一旦的。小姑娘告诉自己说:我忍。

    我爹是个实成的人,他并不是想要火上浇油的,就算是他是故意这样做的也没有毛病,毕竟我们嘛村的人都讨厌公务猿,就是这些公务猿把我们村子是给弄惨了。每次镇里都打着帮扶我们嘛村的旗号向上面要钱,可是要来的钱,我们一个子也看不见,就连个解释也没有给我们,只是告诉我们要服从上级组织的安排。

    镇长是一个老道的政治家,他知道只要我们嘛村一天不发展起来,他就可以源源不断的要到钱。也就是把我们嘛村当成是他改变镇长,发展跟他交好的几个村的目的。七个村里还是有跟镇长是一个鼻孔出气的村子,这样的人,这样的村长永远都是存在的,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也不是说每一个村子的村长都跟我们嘛村的村长那般有骨气的,一些村子的村长为了达到发展村子的目的,也够忍气吞声的。

    明知道镇长从自己村子的身上揩油,可是没有办法,为了发展村子,就不能得罪这个镇子的一把手,只能是听从镇长的安排。所谓小不忍乱大谋就是从何而来,棒子村,岛国村的村长就深深明白这个道理,他们真可谓能忍,不管镇长如何从她们村里捞钱,她们都对镇长表现出唯唯诺诺的样子,感觉就跟镇长一条心,只要镇长一句话让他们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

    镇长当然喜欢这种听话的村子,试问谁都不会讨厌听自己话的人,镇长心想:这样的人不仅是认真的对待,还要加大扶持的力度,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左右手,为自己的人生锦上添花不说,还要为自己的财富宫殿是添砖加瓦。镇长知道就得利用好这两个村子才好,后来也就出现了打着我们嘛村要来的钱,其实是用到了棒子村,跟岛国村上的事。

    当时我们村长还在会上是拍过桌子的,可是这听是听我们村长说的,他真的有没有拍那就无从考证了,也许拍了,只是没有拍出动静来;也许没拍,毕竟没有得到任何的效果。所以,我们嘛村的人跟镇上的人是闹得很僵的,难怪这个工作人员听我们说是嘛村的人,那态度就出现了360度的大转弯,就是欺负我们村穷,在嘛镇上没有地位,也说不上话的。

    就连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都这样的对我们嘛村的人,可想而知嘛镇的人得有多瞧不起我们村子的,说来也气,镇里的在楼,镇里工作人员的工作经费,特别是她们得到的福利,都是用我们的名字要来的,只是这钱没有下到我们村子,却被镇长挪用到它处了。这可是严重的违纪的,对此老王也给市里是写过举报信,可是并没有收到回复。

    看来是被谁扣了,真的是官官勾结,蛇鼠一窝,你说这样的大贪官怎么会出现我们大地朝最贫穷的地方。这样的地方,也不适合镇长这样的人捞钱啊,这不符合镇长当大贪官的定位,可是镇长为什么就偏偏来到了这里,还不愿意高升,真的让人是很费解的。这里面一定是藏了个惊天的大秘密,或者有不为之明的利益,才让我们镇长舍不得离开这里。

    当时,听说我们镇长要高升的时候,我们真的信了,我们以为镇长坑完了嘛镇,准备去坑嘛城了。可算是对我们嘛镇的人高抬贵手了,你说一个人不能一辈子只坑一个地方的,一个人要是一辈子只坑一地,那得有多坑的,你们是想像不出来的。毕竟,像镇长这样的优秀的人才,他明显就是有能力去坑别地的老百姓的,只要我们镇长想坑你,不管是哪地的老百姓都没有好日子过。

    还在找”上帝指使自传”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