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六百零四章 我这爱好
    
wz1

    老王并没想要揭穿我,毕竟再怎么说我也算是他哥,他再怎么说也得叫我一声哥,这就是我与老王不可明喻的羁绊。而且这种羁绊不是别人可以懂的,如果是一般的朋友,有几个会帮你找出路、担心的精神状态、对你说心里话的。就这点这样的朋友才是值得交的,像你们交的那些狗肉朋友,你跟他们吃饭你得不得掏钱,你去别人家吃饭,你能连续吃上几天。不能吃上一个月的就别说自己有一个好朋友,三天以下的要是我有这样的朋友,我都不好意思说他是我的朋友。

    我们这样的关系有些话他可以对我说,也可以不说的,可是不管别人说也好,不说也罢,如果别人是为了你好,我们都应该感恩别人的关心才对。毕竟,你活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几个人会真心的关心你,最后你会发现关心你的人越来越少。就是因为我们以前没有在意那些关心过我们的人,我们把那些关心我们的人当成是应该的,可是这种“应该”常常会因为我们的冷漠而渐渐地褪去。请不要做一些让我们后悔的事,最终我们一定会后悔莫及的,可是后悔又有什么用的。

    老王还不是为了我好,他是出于一个兄弟的角度说这话的,怕我变成那种变态。像我这样的男人要是变成那样的人,一定是村子的灾难,也是嘛镇、嘛城、乃于整个宇宙的灾难。

    我告诉老王说:兄弟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也不是修仙的,你说我也不能动辄就毁天灭地。修仙的就跟核弹似的,你说我们这个星球能承受住几颗核弹的攻击,能受得住几个修仙人的攻击。修仙者可是拿着核武器的人,可以想像一个国家拿着这样的东西,都可以为成一方霸主,可是要是是个人拿在手里的话,那就不可想像了谁也无法控制住自己内心的**。

    老王听完后笑了,说在他的心里我就跟修仙的人是一样样的,也是一个不容小看的男人。也是我这样的小,你不小看我,明显就是给我面子,看得起我的意思,这让我感觉很开心。老王道毕竟不是谁都可以叫做上帝指使的!

    我说: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当老王的,我们是相互吹捧了一番,这样又可以干杯了,我们喝酒的时候都喜欢找一个开心的理由。如何想出一个喝酒的好理由,这就是每一个酒鬼与生俱来的天赋了,这不是旁人可以学来的,而我跟老王就这样的人。也许对你们来说喝酒就是不子的事,是不需要理由的人,那给喝酒找理由好比就是为自己的错误找理由,这样的行为是不对的。可是对我来说,喝酒是需要理由的,没有理由的话那就不能开心的喝酒了。

    我们有那么多的时候供我们去享受,也许这就是嘛村人的一种小快乐吧,我们虽然得不到成功人士让人羡慕的大幸福,可是我们嘛村人也是可以有我们的小幸福的。毕竟,饭是必须要吃的,在吃饭的时候如果可以喝点小酒,那也又有何不可的,而我们就满足这样的生活。当然,不是我们没有上进心,而是我们对幸福的理解比别人要简单得多。我们并不觉得这个就是在浪费时间,这让我们兄弟间的感情而深了,也让我们在与别人交流中学到很多的东西。

    是的我们嘛村人跟世界接触的机会比嘛城的人要少很多,我们想要了解大地朝,我们如果只靠我们自己学习我们了解到世界的太有限了。可是我们却可以从别人的眼睛里来弥补自己的不足,这个时候我们就得需要跟像老王这样有故事的男人在一起。老王不仅有故事,他还能编故事,关键他特别的擅长说故事,这就是我们王记者的魅力了。所以,今天我们在这里喝酒是很重要的,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不光是这一刻,甚至可能留下对我们的日后永远的影响。

    我想这话到也在理,可是我要是成了变态这个世界就毁了,那样的事是不可能的,我是不会成为变态的。你说像我这样的老百姓就算是成为那样的人,也不能能一个贪官的危害大吧,你还是多查查我们的镇里的贪官,这才是造福一方的好事。

    老王告诉我:他就是准备这样做的,这也是我当记者的终极使命,我就是想要通过自己是记者的身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并不是想要让我难堪,老王道:大家都是兄弟嘛,好兄弟讲义气。

    喝酒的时候最喜欢听这样的话,我们还不是跟社会的小青年学的,我们就喜欢左一句朋友,右一句朋友的喊着。以为这样就是朋友了,其实越是这样喊的人越不是你的朋友,真正的朋友都不用把这样的话放在嘴边。平时如果老王跟我说这样的话,那我一定得肉麻死了,可是喝了酒就不一样了,说这样的话,我们觉得就是豪气。

    所以,在社会上的那些人跟你称兄道弟的,我从来没有把这样的人话是放在心上的。毕竟这种社会朋友说的是不是真心的,我就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他们说的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所以我把他们的话都当成假的看的。

    而老王跟我的关系不同,我跟老王嘴里的兄弟一定是真心的,这年头不是谁都可以称呼为“兄弟”。对于那些嘴里喊的“兄弟”,我只想要说谁是你兄弟,我没有你这样的兄弟,我就是这样的直接,所以我没有朋友吧!

    我觉得对于一个重情讲义的国家来说,我们是有所谓的兄弟的情结的,我们说出来话就要对我们说的话负责的。我们要对得于“兄弟”这个词,像我这样的大文豪,我怎么可以乱用这样的词,这是对我大文豪的身份的侮辱,为了不有损我的大文豪的身份。我一定要钻这个字眼的,如此才能突显出自己不同来,也正是因为自己不同,所以才会得到身边的人认可。

    我跟别的人是不一样的,我不会滥用“兄弟”这个词,说出词就要对于起这词,只有像我这样的对自己说出来话与词负责的人,才配称是嘛村的大文豪(我只想要当嘛村的大文豪,我不想当大地朝的文豪,因为只有嘛村值得我骄傲,而大地朝的身份并不值得我骄傲)。毕竟,很多人说话只是嘴上说说而已,根本就不是真心的,像这样的人与其交流真的没有意思。

    喝了酒的时候,我们什么话都可以说,可是两个有酒品的人,就算是喝酒了也不至于胡说八道的。对于喝醉的人,当时说过什么,做过什么都是酒话,醉话,我们嘛村男人不会计较酒后吹大牛,可是一定不能胡说八道,这是两种性质的情况。

    老王尴尬地喝了一口酒,然后微微小醉的样子,表示自己是喝了酒的,说什么我都不要当真的样子,他告诉我说:你有没有别的想法你自己知道,我就不多说了,这事你懂的,你也不要太当真,这话如果我不说估计没有人会对你说的!来我们干杯,一切尽在不言中,好开心的。

    我:我真的没有当真,就算我有这样的想法那又怎么了,我还不能有点想法了,我才是有点想法而已,那些大艺术家不仅有想法还这样做了也还不是艺术家吗?所以,我真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变态的,我觉得自己很正常,为了这些照片,我觉得我应该来一大口。毕竟,有了这些照片后,长夜将至我也不怕了,我就可以熬过去了。要不是老王看着,我真的想要对着照片上的姐姐们是亲上一口,不过来日方长,以后多的机会,从此我就不再寂寞了。哎,宅男也就这点乐趣了,其他的人是不会懂的,有点可笑吧!

    镇长果然是高大上的人,一眼就看出嘛村的姐姐们其实都是美女,只是以前没有化妆而已,现在化了妆那可是一个比一个漂亮的。一个个就跟是天上的仙女似的,女人真的是善变的动物,在我的面前她们是如此的泼辣的,从下就要跟我是一争高低的。明明辈分比我小,可是就是不肯叫我叔的,这让我是非常的苦恼的,可是没有想到在保镖的面前她们可以表现得如此的淑女的。上帝指使立马就看傻眼了,我整理了下情绪,我告诉自己我不用介意的,我只是没有见到最女人时候的她们,这个不怪我的,我不承认是自己错过了这么大波的好女孩的。

    姐姐们做作而且温柔的对着保镖微笑着,在我看来那就是傻笑而已,并没有什么好看,可是保镖还是给她们回应了,对她们是抱以了微笑了。我倒,这人模狗样的保镖怎么可以这样的,怎么可以对这些毫无抵抗力的小姑娘笑的,太卑鄙了,太可耻,太不要脸了。我之前还觉得保镖不为所动,觉得他是真男人也,我是完全没有想到保镖也有把持不住的时候。你说面前这帮黄毛丫头,你一个如此高大的纯爷们,你是笑屁啊!

    还在找”上帝指使自传”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