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厚脸皮
    时代不同了,我们做人做事的方式也变得不一样了,很多的事都变了,不再是我们熟悉的模样了。你们很难明白,在以前很生活很困难、条件很差的时候,我们交朋友是如此的容易,而以前的朋友都是实打实的朋友。可是后来,时代进步了,我们新时代的人关系就要水很多,仿佛就像是大地朝喜欢造假似的,连朋友关系也可以造假。这不得不让我对现在所谓的朋友真心没有任何的语言的。你说现在的人怎么可以这样的,怎么什么都做假,如果连朋友友谊都可以做假的话,我想我们大地朝基本上就完了。

    我想大家也不难发现,现在我们交朋友很容易,可是交到真心的朋友基本就是在痴人说梦而已的。现在的人已经没法再交到所谓的真心的朋友了,你要是有事了,朋友一定是第一个退缩的,朋友不可能在你有难的时候冲在前面的。现在的所谓的朋友,他们只能见得你好的时候,只要你有权有势大家就可以是朋友;反之,要是你要是遇到了困难了,大家仿佛就像巴不得你出事似的,大家就见不得你好。

    你要是落难了,大家也就松了一口气了,就好比以前要不是你有能力,大家才勉为其难的跟你做朋友的。现在你没能力了,大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用再跟你这样的人做朋友了,你不知道那些你以前自称是你朋友的人,他们做你的朋友,他们得有多累的。算了我们就不要提所谓的朋友了,现在的朋友都挺没劲的,不说也罢,运气好的话能交到一个两个,运气不好的话一辈子也交不到一个朋友的。

    虽然我辈分高,可是我不喜欢学习,自然从小就不被神医的父母看好,她父母却不喜欢我跟神医在一起。因为她父母从小就不喜欢我,自然以后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的,人都是很顽固的动物。一般是很难改变的,虽然她父母不喜欢我,我也没有想要得到她们的认可,我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你们不喜欢就算了,我还怕你们喜欢我,硬把神医是推给我的话,那我还难办了。好吧,这个是我想多了,但是男人嘛就得敢想才行,如果连想都不敢想的话,那还算什么男人的。

    我将自己激荡的心情狠狠压抑下去,然后开始以平静的语气进行表述,让她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这样看我我会很难堪的。这个事情想起来很复杂,但表述出来并不如何困难,简单来说,就是因为受到了我们班上的几个女孩的引诱,终于激发出了自己的潜能来了。原本从来没有颤过的我,没有想到还是忍不住颤了起来,虽然我不想要表现得如此的猥琐的。尽管我也尽力是施展自己强大的“定力”,我以为这样我就可以不为所动了,只是我还是没有忍住的。

    我以前根本就没有想到原本神医也有女人的一面,这让我对她是刮目相看起来,没有想到她是这样的女孩。普通的女孩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她们不会这样来引诱我,毕竟我只是一个农村的娃子。就算是我们村的哪个女孩是吃错了药,也不会傻到想要去引诱我,要引诱也要引诱那些来到此地的游客或者是官员。如果我是女人的话,我也不会做这样的事,看来这就是真爱吧,也许神医还是喜欢我的,当然我不是特别的肯定她是不是喜欢我。

    还好我也不是一般人,我定力之强在我们村也是村之罕见的,我用我的定力传达到我的脑子里,也就是没有让下半身来支配我。而是继续保持用脑子来支配自己的身体,可是神医看我一开始不为所动的,这才是透过自己的身体,将这个术法最终施展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她的肩部起一个“功率放大器”的作用。本来挺一般的身体,在她的表情与手势的配合下,变得异常的迷人,让人看了直喊受不了。

    好吧,我承认我是嘛村的孩子,我就没有见过这样的世面,毕竟这里不是嘛城,村里的女孩不会穿着很暴露的,还肆无忌惮的在大街上游玩。还好我是生在嘛村啊,要是看到城里的女孩一个个袒胸露背,那我真的是没法活了。到了那是我岂止是一颤,怕是一天少不了来个十来颤才能行事,这就是嘛村与嘛城的差距。这样的差距大家看起来很可笑,但是这个却是很真实的,你们如果生活在我们嘛村久了,你们也会跟我一样变得是无欲无求的。

    说实在的这也谈不上我定力好,而是我们就没有机会见到能勾起我们**的东西,你让我们清空哪有一点点的**的,勾都没法勾起自然没有任何**也不为稀奇的。这也是为什么得道之人为什么必须来我们这样的世外之地来修行,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了,人都是有**的,没有一个人可以说他没有一点**。可是如果减少自己的**,让自己少一点**多一点真实,那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了。

    就如神医所说,好是这样的形容我的厚脸皮的,她把我的厚脸皮看做“气吞万里山河厚脸皮”。

    听到她这样说后,我当时就在想,这气吞山河的厚脸皮,那是怎样的存在,那还是人不,我想估计不是人了,这脸皮厚成这样比城墙的拐拐还要厚的。我们是交换了一个眼神,就是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的,就是如此的交换了一下眼神,谁也没想到这个时候我们还能如此的和谐还有心情是交换一下眼神。只是她把我看成是这样的人,让我的脸色凝重起来,我看向神医,眼睛里满是担忧,想劝解几句,缓和一下,其实我的脸皮并没有这样厚的。

    可是现在解释怕是她也听不进去了,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团结才是,毕竟想要她如果真的想要振兴自己的家族的事业的话,还得多交朋友才是。可是她恰恰相反,她这是不断的给自己的树仇家,要不是我的心胸宽广的话,我听了她这样说我脸皮厚的话。估计我得跟也生气不可,不由一怔,后退一小步,想要避开这个话题。

    没有想到我在她的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这话一定是真心的,不然是用不出这样气愤填膺,就跟我是吃了她家的饭的似的。好吧,我确实是吃了她家的饭,关键我还是白吃来着,她这样的生气也实属正常的。

    我戏称没有想到姑娘目光如炬,这样也被你看出来了,虽然我隐藏得特别的深,可是还是被你是看出来了。我知道既然已经被她发现了,那我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了,上帝指使冷冷的看了神医一眼,神医敏锐的发现了上帝指使的脸上浮现出来的不满,只见他脸色一凛,冷笑一声,告诉神医说:姑娘已经看出来,我就不隐瞒了,其实这是我们嘛村失传已久的厚脸皮功法,你是不是感觉到了那种磅礴外露的霸气,还是那深不见底的深度,是的你没有看错,这就是大地朝一大绝学厚脸皮神功。

    只要此功一出江湖再没有人敢说自己脸皮厚,要不我们来比比看谁的脸皮厚,我要说自己脸皮第二厚的话,那没有人敢说自己第一厚。我问神医你是不是这样看我的,你别说不是,你就是这样的,你就是这样的人。尽管在我看来神医一直给人的印象都是翩然若飞天笨猪侠的,那是多傲气的女孩,那侠气更是难得。在我看来她没有一丝一毫“凡人的气息”,加上还有医生的身份,有的人说医生就是凡间的天使,所以我这样说也不算是拍马屁吧!

    这点看来,你脸皮厚,看来已经深入人心了,我们村的村民对此都深信不疑,相信你是第一。平日里,神医也和我交流过一些功法心得,只是对这个功法我一直是只字未提,你是不是怕我学会了,是不是怕我跟你争这天下第一的名号,怕我学了去。对脸皮厚的功法传承,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人一直挺眼红的,大家都嫉妒我有这样的传承,他们没有。

    毕竟她们对脸皮厚没有比较直观的认识和了解,就像是神医一下,以为脸皮厚就可以气吞山河了,其实哪有这样的厉害的,那是大家想多了。神医这样说我也就算了,如果别人也这样看我的话,我一定会反驳的,你一定会质问你:你给我气吞山河看看,让我看看人要如何才能做到气吞山河的,真的是风了你的鬼了。

    神医一听,你天天这样白吃白喝的,那就跟气吞山河是一样样的,全村的饭你都吃了,你说你怎么能吃得下的。自己家的饭不好好吃,总是惦记着别人家的饭,这让那些不理解的村民怎么想的。毕竟,没有你这样的吃法的,人怎么能照着一个村子往死里吃的,真的是太可怕了。

    还在找”上帝指使自传”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