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七百零二章 天下为家
    对于我的神逻辑,神医知道自己没法说服一个诡辩之人,不管自己说得现有理,这样的人都坚信着自己的理念,而且这样人不可能被别人说服的。神医知道其实我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坏人,其实我这个人嘴硬心软,虽然我嘴里说要去挣老人的钱。可是真的到了开发出保健操的那天,估计我不会真的为了钱而伤害那些老年人的。神医知道受过伤的男人其实内心都是很脆弱的,因为他受过伤,他知道被别人伤害是多痛苦的事。

    所以,这样人一般不会主动去伤害别人,院长曾经说过“作为精神病的主治医生,如果你都不相信这个病人,你都不相信他会好的,你是没有办法治好这个病人的。一个真正的医生如何对自己的病人负责,这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要用息怕行动证明给病人看。特别是精神病医生,你一定在了解自己病人病情的同时,还要对病人有所了解才行。”自然神医算得上是了解我的,不管我说什么,她知道我这个人本性并不错。从某个层面来说,他都相信我并不会成为大奸商的,想到这里她才逐渐缓和了情绪。

    然后她道,“钱在这个世界上固然是最重要的,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有的钱我们可以挣,那是我们的靠我们本事得到的,拿这种钱没有问题。可是有些钱,如果是靠歪门邪道得来的,那不是靠我们的本事,而是靠我们耍的手段得来的。这样的钱我们拿得安心吗?不管别人如何挣钱,我们自己挣钱的时候,我们都得挣得安心,我们都要问心无愧才行。”我们靠自己的本事取得的成就,那才是值得我们去炫耀的,那样的成功才可以算是真正的成功。

    没有想到我会在这里被神医给我上了一课,我就不明白了既然钱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那我们都只为钱而活着就行了,我们还去计较这些事做什么?在这个时候道德什么的,不是可以放在一边吗?

    神医笑了,天下第一的厚脸皮果然是名不虚传的,把道德放在一边,做自己想要做的事,这就是这个男人的活法吧!她嘴角处露出两个淡淡的酒窝,当她是抬起头来的瞬间,目光不经意间扫过上帝指使的脸。神医心想别说这个男人的脸厚得强调夺理也显得特别的自信了,这就是厚脸皮的实力,明明就是错的事,还要找一个理由来掩饰自己的错误,这样的事估计只有你才能做得出来吧。

    哈哈,知道厚脸皮的厉害了吧,我就说嘛只要脸皮厚,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跟你讲,你不脸皮这事也就算了,如果要比脸皮厚的话,十个神医也未必是我的对手,我就笑眯眯地看着她。有本事你也一个月天天路过家门而不入吗?

    神医没有想到我这样说他,他不仅不生气不说,你看他特别的得意起来。神医问:我还不信了,这个怎么可能的,你不可能一个月连衣服也不换?你家就你这个宝贝儿子,你父母不能答应你这样做的,就算你父母答应,我也不能答应你的。

    我说:我要你答应,我跟你讲,像我这样的男人,你以为我的衣服全都放在家里吗?以前没我妹的时候,衣柜里都是我的衣服,自从有了我妹,每次我打开衣柜的时候,我都不敢是相信我的眼神。我大叫道:我妹你,你没有看到我衣服,难道是我看花眼了吗?这还是我家吗?这还是我家的衣柜吗?我怎么看不见我的衣服了,你知道我当时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的。

    我妹告诉我:你去你床上看看,你的衣服不是在你的床上吗?你那几件衣服就不要占着衣柜了,放床上就行了,你看我有多替你着想的。你这么懒的人你把衣服是放在衣柜你,你难得放不说,你拿的时候还特别的麻烦。我给你放床上,这样的话你是不是感觉特别的方便的,我这个建议是不是特别的好。

    我说那你衣服怎么不放在你的床上,我的衣服就要放在床上的,我不理解道。

    我妹:衣柜就这么大,也就刚刚能装满我的衣服,再没有多余的地方放你的衣服了,你让我怎么办,如果不把你的衣服是清出来的话,那我的衣服放哪里的。我的衣服如果不放在衣柜里的话,会弄皱的,你忍心吗?

    你的衣服会弄皱,我的衣服难道就不会了吗?你变了,以前她还捡我的衣服来穿的,没有想到现在她是变成了这样,不仅嫌弃我不说,还把我的衣服扔了出来。我心想有没有搞错的,我是这个家里的儿子,还是你是这个家里的儿子的,我当然是立即把这事给我妈说了,我是一定要告状的。我才不跟我妹哼呢?我就这个妹妹,我得让着她才行,我非得让我妈打死她不可,从小我就知道,打人并不一定要亲自动手的,我们大可以让别人替我们出手的。

    只要达到最后的效果就行,给我妹一个教训就可以了,毕竟她怎么可以这样对他哥的,简直就没有把我这个哥放在眼里,太可恶了。我第一时间去告状,我非得让我妈收拾她不可,让她知道这个家谁说的算。

    我妈告诉我:这事我知道的,你就不用再说了,就这样吧,反正你一天也不着家的,衣服放在床上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不是吗?

    我嘟囔道:“你们当父母的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的孩子的,难道我是野孩子吗?我就不是你们儿子了吗?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的?我当里太生气了,我妈不仅是没有说我妹,还支持我妹,一点也把我放在心上的样子。我当时心里特别的难过,觉得父母都不爱我了,我也不再喜欢她们了,当时时心想这个家我是不回也罢了,所以我自己曾经留宿过的地方,我都会放上一两套衣服的。这样就算是没有衣柜放衣服,我也可以分散放置,这样就不担心衣服起褶皱了。

    神医没有想到我还真的可以一个月天天过家门还不入的,也许这就是上帝指使传奇的一生,别人是真心没法能轻易理解他的,神医更是理解不了。神医不知道她这样的人生是幸运呢?还是悲惨呢?看着这个男人幽黑深邃的双眸与自己对视,她这一刻完全无法直视我的眼神,陷入了思考中。不管是任何人都会不自禁的被我小时候大的眼睛给吸引到,上帝指使那略带几分邪佞的样子如暗夜里的吸血鬼,让神医看了的心狂跳了起来。

    自从见到我一颤后,神医也想要迎来自己的春天,想要拥有自己的第一颤,毕竟她也是一人,只要是人都想要得到那屡试不爽的一颤的。看上帝指使满足的样子,仿佛只要让自己得到一颤,比做什么都让他开心的。神医好羡慕这个男人,为什么她可以有第一颤,而自己的第一颤在哪里,为什么自己会感觉遥遥无期的。难道是因为自己胖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难道自己就不可以得到第一颤了吗?看到别人都有了第一颤的时候,神医感觉自己好没用,学习好有什么用?还不是没法给自己幸福的。

    上帝指使无耻的闻了闻神医清爽的皮肤,心里的渴望更甚,虽然我们之间离得这样远,我还是能闻到她女孩子的气息。这就是上帝指使拥有的可怕的能力,而我为什么能在离她这么远的距离,我还能得到第一颤的,就是因为我有这样的能力。我问神医我是不是很帅。

    神医不知道我莫名其妙的问这个话的目的是什么,她告诉我:你并不帅,你非常的讨厌。

    听了她的话,我微微一怔,随即沉默了,她这样的回答让我挺失望的,她为什么就不能承认我的帅气的。真的是一个非常虚伪的女人,你为什么就不能对自己诚实一点,难道对自己诚实一点是很难的事吗?我不理解她。

    神医我自然是很诚实的,我没有说谎啊,我是实话实说,你就是不帅嘛,为什么我不能讲大实话的。你以为别人说你帅,那是对你诚实的表现吗?其实不是这样的,她们这是在骗你,是为了哄你开心而已。其实你不帅的,可是为了让你开心,她们不得不违背自己的良心,说这样的假话,你不觉得这样的人很虚伪吗?

    我不觉得,我觉得她们很真诚,至少比你真诚多了,至少她们敢于直视我的眼睛,敢于正视自己的内心,敢于说真话。我问神医你敢正视自己的内心吗?你敢摸着自己的良心说我不帅吗?我还不信了,怎么可以无视我的帅气,这是她回避不了的事实。

    还在找”上帝指使自传”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