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进驻巨石城
    次日婚礼如期举行。大家都穿上了漂亮的新衣。绮榄,柳韵,奕璨,昭熳等一众姐妹一早就给她们的珮洁姐梳妆打扮。珮洁特地穿了喜庆的红色婚服,别上了非常精致华彩的头饰,黑发如洗,飘柔轻逸。这也是她平生第一次精心化妆打扮,平常日子她都是素面朝天的,剑派的众姐妹也被她要求如此。只是有些礼仪场合才略施淡粉……可今日不同,今日是她的正式过门,因此她一定要精心打扮。她早就曾立过誓言只在正式过门那天精心打扮一回,为的就是要把最美的自己呈现给自己最心爱的人……

    梳妆打扮完毕,姐妹们就给她披上了红色的盖头。那边飞龙已也就绪。一切按部就班。昭天国大使丁海佑作为娘家代表全程参与。婚礼与结盟仪式并国书宣读同时进行,意味着这是一场两国国家性质合作的政治联姻。

    婚典的华美程度虽远不如在昭京举办的那一场,但这也是西明津国所能办到和拿得出手的最大程度了……王室成员并及大员显要,权贵名仕,文武大臣们俱皆一身新衣。昭天这边亦是如此。虽然西明津提供的服饰远不如昭天的色彩鲜艳,华美亮丽,个性彰显,格调优雅,但穿在这群姑娘身上那也是神采奕奕,气度不凡。俗话说人靠衣妆马靠鞍妆,这定律到了这群姑娘身上就被彻底颠覆了……再旧再烂再补丁的衣裳,只要不脏,只要干净,那就自然便显得整洁,明丽,那就仍然遮盖不住她们的华美风韵,高贵气质和俏丽容颜……再加上她们今天都被大姐准许略施了淡妆,描涂了红唇,那美丽就更显惊艳了……直惹得西明津王室的那群王子王孙看得目不转睛,面露痴呆,垂涎三尺,注意力全然到她们这边来了。她们遵照珮洁姐的吩咐始终面带友善的微笑,并不与他们过多计较……

    仪式的最后就是飞龙要揭去珮洁的盖头……大家都在凝神屏息地等待这个化了妆的新娘子究竟是什么样一个形象?盖头徐徐揭开,展现在飞龙和众人面前的是珮洁那张白如雪,润如玉,明如晶,嫩盈水的绝美轮廓的脸容,一袭鲜艳红裳更映衬得她白皙肤色的醉人……浓黑的眉毛娇柔而英凛刚毅,铿锵有力。浓密的长睫毛天然卷翘得仿似童话中的公主和仙女一般。深邃的大眼睛恰似神秘的深潭,仿佛在诉说着千种情致,万种幽韵,看得人几乎要沉醉和融化在它里面……鼻梁高而挺直。鲜艳的红唇饱满丰盈,润腴精致,性感之极,魅惑绝顶。当下就把个飞龙看得差点心都要飞出体外……“完美”,这是他心中瞬间迸出的第一个词。“完美之极……”,他心中继续默叨道。四围众人早已经禁不住掌声如雨,一片叫好……但见珮洁双目含情而略带娇羞地看着飞龙,楚楚动人,温柔至极……看得飞龙竟然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转过脸,不敢再看她的目光……四围又是掌声雷动,经久不息……绮榄与柳韵等由衷地为珮洁姐感到高兴和幸福……奕璨当然也为大姐感到由衷的高兴,但心里也在默想:有朝一日,我也要象大姐这样依偎在飞龙哥身边,被他这样温柔地牵着手……昭熳的内心情形自是与她也大概差不多……

    典仪完毕,酒宴即开,大家举杯同贺,觥筹交错,不亦乐乎……

    宴毕,昭天国使丁海佑便要告别回国,云天啸一番劝阻未果便亲自送至殿外,再寒暄一番……丁海佑又与珮洁叮嘱一番,与飞龙拱手别过,即准备带随从启程回国……珮洁便命静云,皓宇等人将丁使一行送至明津城外很远……

    宴毕,几个王子王孙便要想找昭天姑娘们陪他们同玩同乐,姑娘们便以不敢违背每日定时颂经读书祷告的诫命定规为由将他们礼貌拒绝……几个王子王孙心中好不悻悻然无趣和沮丧……但作为也有宗教仪式要遵从的他们,也深知这一点的不容被耽误和牺牲。

    其实这是珮洁之前就告诉她们的统一口径的应对之策。其实她们何尝想去颂什么经祷什么告呢?她们只想去闹大姐与飞龙哥的洞房……但绮榄不许她们这样,说这一行大家都太累了,珮洁姐与飞龙哥也是如此,就不要再去打扰他们了……她们还是都要听绮榄的话的。珮洁姐与慕柔姐不在,绮榄就是大姐,她说了算。但昭熳很是有些不情愿,翻来覆去睡不着,心慌刨骚的,就想去看看,不说去闹,至少也去听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但自己一人也不好意思去,知道奕璨对这也必定感兴趣,就到她房里来找她……果不其然奕璨也正心烧火燎辗转反侧地睡不着,听闻昭熳的建议,一下就来了精神,两下一拍即合。“干脆把若窕与梦盈也叫上,她俩也很感兴趣的……”昭熳说道。奕璨点头同意,便又去叫上了若窕和梦盈……

    四人蹑手蹑脚地悄悄到了珮洁与飞龙的婚房外想偷听他们谈话,可里面静悄悄的……“难道这么早他们就睡着了……?”昭熳紧附着奕璨的耳朵轻声说道。“应该不会吧……?这正式的新婚之夜的,人生最幸福最难忘的时光啊……”奕璨也对她贴耳轻声说道。“就是……有道是**一刻值千金,我看他们这是值万金也不止……大姐今晚这么美丽动人,飞龙哥怎么可能放得过她……?”昭熳说道。“看你骚那样,好象自己都快成主角jin ru剧情了……”奕璨说道。“你也好不到哪去,还好意思讽刺我?平时嘴上不说,其实心里比谁想得还厉害……”昭熳应道。“两位姐姐别说了行不行?到底叫我们来是听你们说还是听他们说……?”若窕说道。“你个小骚精……”昭熳便假装要掐她脖子……“哎,他们怎么半天不说话啊?我看真是太累了,睡着了……不行,我也得回去睡了……”梦盈说道。可就在这时,屋里就传出了珮洁轻轻的**声,一声更比一声娇柔……几个姑娘就赶紧用手捂住嘴不敢笑出声来……

    原来哪里是两人早已睡着?之所以鸦雀无声那是因为此时已经无声胜有声……一切语言此时都已多余,目光的久久相互凝视,彼此对望就是最好的语言,最好的交流,最好的表达……一切皆在眼睛里,一切尽在不言中……没有伪饰,没有矫揉,没有造作,没有遮掩,没有躲闪,没有设防,也许羞涩……但完全透明,完全坦露,完全**,完全真实……灵魂的坦露,**,真实,相交,相汇,相融,相嵌,相抚,相慰,相亲,相爱……一方在心里默叨:上帝把一种美丽赋与了我,现在我要把它完全竭尽淋漓地呈现,奉献给你……一方在心里暗忖:上帝把一种勇猛赐予了我,现在我要把它完全竭尽淋漓地呈现,奉献给你……“我爱你,爱你精神,也爱你的身体,我需要你……”珮洁看着飞龙深情说道。“我也爱你,爱你的精神,你的身体,我也需要你……”飞龙也看着她深情说道。珮洁就深深亲吻了他一下,说道:“我想给你生孩子,生很多很多……”飞龙就温柔地笑了一下,点点头。“来吧,好好爱我吧……”珮洁说罢就躺了下去……于是奕璨,昭熳等人就听到之后她们大姐的声音了……

    次日,按珮洁的要求,飞龙便向父亲提出要率本部人马进驻巨石城,并把巨石城及其周边方圆上千平方公里的地域划归他们特辖。云天啸想:巨石城是西明津国战略地位最为重要之地,乃自己一生精心计划而设定,竭尽艰辛而造就,说事关西明津生死存亡的命脉也不为过,如今除了飞龙,谁还更适合镇守那个边陲重镇,险谷要城呢?只要飞龙驻扎在那里,四周接壤的昌绿,广黛,高渊等国就不敢轻举妄动,擅越雷池半步……这西明津国除了靠飞龙保护还能靠谁保护呢?再说让珮洁及其昭天随从一行进驻那里,也避免与自己兄弟云天戈,云天玄,云天洪及其其它王室成员等过多照面和纠缠,而徒生矛盾和纷争,从而不利举国的安定团结稳定……毕竟昭天人自有一套他们的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再说自己兄弟及其子嗣等众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的为人情况怎样自己心里也一清二楚……所以也就欣然同意了飞龙的请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