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进入荒云壁城(续)
    jin ru荒云壁城并掌控局势后,珮洁将城内官首并及各级官仕,文员,将领,权贵,权势者等等俱皆剥去一切权利,下放到贫苦山区答与劳作,体验民生疾苦……那些人自然意见很大,但又不敢违抗,只得牢骚满腹,怨声载道……珮洁听说就去对他们说道:“我们必须汗流浃背才能谋生,而你们呢,却不必这样就可以活得逍遥自在……所以现在是时候展现一下公平了,你们也必须汗流浃背才能谋生……以前是民众的辛劳在养活着你们,现在你们必须要靠自己才能养活自己了……以前那种靠民众来养活与靠剥夺民众来奢侈挥霍的日子将从此一去不复返了。你们从此将沦为民众中的一员,与民众一道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公平竞争,能者上,不能者下。其实就算是这样你们还是占了便宜,优势和先机的……因为以前你们因着特权而享受到的教育与训练是民众根本享受不到的,在这一点上他们的基础已经远远不如你们,落后于你们了……所以你们还有什么怨言可说,牢骚可发的呢?不好好悔罪与救赎自己,反而牢骚满腹,这在每一个人都是不妥当的,我们如此,你们也不例外……于是那些人便不再言语了……

    而那些族长,里长等人见西明津军掌控荒云壁城里的大权了,便纷纷跑来巴结,讨好,行贿,笼络他们,其中就有那判那表姐石刑的族长与那想占那年轻女子便宜的里长。于是昭熳便将那族长与里长带离现场,并要他们叫来那丧姐那来那位经营石料场的夫君和那里长老婆等人……然后又叫人将那表姐与年轻女子带来……两相见面,那表妲夫君与里长老婆便吓得混身打抖,知道自己可能要遭到报复与惩罚命运了……连忙满脸堆笑地向那表姐与年轻女子问好,竭尽奴颜婢膝,阿谀逢迎之态……那表姐便十分生气,对她那原夫君说道:“我跟你生活了几十年,还真未见你象今日这般表现对待过我一回呢……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那原夫君便奸憨地一脸奴才相地傻笑着,并不说话。

    “你现在还是要我代母受罚吗?”那年轻女子质问那里长老婆道。“没有的事,没有的事,之前都是你误会了……”那婆娘笑着解释道。那年轻女子上前便狠狠地煽了那里长夫人一记耳光道:“难道我现在煽你一记耳光也叫作没有的事和误会了吗……?”“误会了,误会了……”那婆娘强作笑脸说道。

    “那我母亲被你们羞辱,欺凌,糟践得自缢而亡也叫没有的事和误会了么?”年轻女子愤而说道。

    “那不是我的意思,你真的是会了,对于你母亲的自缢而亡,我深表同情和难受……”那婆娘说道。

    “到了这个程度你都还要狡辩……”年轻女子气得说不上话来……

    “真的不是我的意思……”那婆娘说道。

    “好,那我们就去问问当日与你一同参与了这些行为的那些街坊邻居们,看他们是怎么说……?”昭熳说道,便与众人一道去了当时耶街坊,并将当时参与了羞辱与欺凌,糟践行为的街坊四邻们全部叫出。

    这些人一看这阵势,纷纷倒戈指责起那里长夫人来,皆骂她为狐狸精,说就是她一手在背后指使我们这些不明真相的民众的……于是又一个接一个眼泪汪汪,痛哭流涕地向那年轻女子表达歉意,请求原谅……

    那年轻女子于是就有些犹豫,低着头有些不置可否……

    “你们那天表现得那么凶酷,那么恶毒,今天怎么突然就表现得这么温和,这么善良?真是一念天使,一念魔鬼啊……可是人家母亲失去的毕竟是一条命,不是几句道歉和悔意就可以抵消的的吧……?”昭熳见状说道。

    那些民众便吓得瑟瑟发抖,以为这下要掉脑袋了,纷纷跪下或匍匐在地,高声哀求昭熳宽恕他们。

    “可悲,可笑与丑陋的人们啊,不要总是那么轻易地习惯奴颜婢膝,你们站起来吧……”昭熳说道。

    那些人刚一起身便遭到从四围一拥而上的壮汉的挥棒就打。棒是短细木棒,泡桐木做的,并不伤到筋骨,却疼痛异常……

    这些街坊四邻一个个被打的倒在地上,手捂着身体的痛处,**不已。这时昭熳递上一根软荊条给那年轻女子,让她狠狠抽打那里长老婆。她拿起了鞭子,此时却不敢动手,犹豫万分。

    同样的事情,昭熳也让那表姐做,去狠狠抽打那曾经欺厌和虐待过她的男人,她拿着鞭子,却也不敢下手了……

    “下得了手的人始终是下得了手的人,下不了手的人始终是下不了手的人。难怪你们要被他们欺负。这就是根本原因。不过我也是下得了手的人,那么就由我代你们来报复和惩罚他们……你们看怎样……?”昭熳说道。

    两人都不吭声……

    “哎,问你们也是白问,我就自己做主好了……”说罢,挥动手中的荆条,就狠很地抽打起那几个人来……不仅有那里长老婆,那表姐的夫君,还有那里长和那族长……直将那些人打的是哭爹喊娘,惨嚎连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