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飞龙对绮榄的开导
    珮洁明白绮榄的心思,她对飞龙在路上曾对她的几次救命之恩一直是念念不忘的,而且每次都冒着豁出自己生命的危险来救的她,那种宁可牺牲自己也要将她救下的心情,绮榄其实是感觉得到的。若说其中完全是出于一种天然的美德和良好习惯而不夹带有任何私人的情愫的话,恐怕也难尽然……那种微妙的喜爱的意思与态度绮榄凭着女人天生本能的直觉是能够感觉到的……而她对飞龙的感觉她自己最清楚……她无法否认自己的心灵已被他征服和占据,因此她也藉此对深爱和倾慕自己的沙惊鸥,柳飞浪二人说了抱歉。然而二人仍然对她矢志不渝,痴心不改,唯愿一生为她单身守候,作家奴作保镖也在所不惜……而她呢,则是愿为飞龙一生执守也在所不惜……然而终碍于不想与大姐争锋而将这心事深湮于心……如今却不料大姐竟然主动向她提出这一要求,委实令她惊愕不小……她心头的小波澜顿时难以避免地激荡起了一圈圈涟漪……既然大姐都没意见了,我心里自然也没啥障碍了,只是不知慕柔,奕璨,昭熳等有无意见?而且飞龙哥到底又是怎样想的……?

    于是她将在东赞国拓展自沿实验地的事务全权交与了柳静云,自己心急如焚,一路风尘地往西明津赶来……

    见到珮洁后她便说起自己心中的顾虑……

    “我都同意了,还有谁敢反对的……?慕柔温柔如水,心胸宽博,她自没有话说。奕璨,昭熳不都是你一手调教和影响出来的门徒和追随者吗?她们还敢对你有意见?还敢在你的面前造次?至于若窕和梦盈,还轮不到她们两个小丫头片子说不的份……你就完全放心好了……”珮洁说道。

    “那飞龙哥的意思呢?你还没告诉他吧……?”绮榄问道。

    “还没告诉他,我得等到你同意了以后才告诉他。因为他同意的难度比你小得多,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的心思我最清楚,对你的暗中欣赏和倾慕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他骗得了别人还骗得过我吗?”珮洁说道。

    “他真是一个花花公子,喜欢那么多女孩儿,咱们等花剑派最顶尖最优秀的姑娘都被他彻底攻陷,揽为己有了……虽然他看上去又是那么的温柔善良,富于爱心……”绮榄说道。

    “可不,这小子不知是前世积了什么大德,害得这么多姑娘都喜欢他,为她而着迷和倾倒……不过他也并不只是有这一面,等你跟他接触更深了,就会发现他身上也有一股狂野,悍烈和狠劲的一面。当然这才使得他更像是一个真实的人。那么你的态度呢?愿不愿意……?不过看你这么多年都一直没有答应沙惊鸥和柳飞浪的追求,可见心里还在为一个人留着位置和余地,这个人是谁呢?难道就是他吗?……”珮洁说道。

    “还真是被你说着了……不过我曾经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沙惊鸥,还曾想为他怀上一个孩子,不知这一点飞龙哥是否介意?”绮榄说道。

    “他有什么好介意的?你固然已经不是处女,难道他就是处男吗?都已经占据和体验感受了我们几个了……你至少还只是给了一个沙惊鸥,所以真正吃亏的还是你不是他……”珮洁说道。

    “那我就全凭大姐做主了……又能跟你们天天在一起了,我心里感到好快乐好高兴呢……不过要是柳韵也能来那就更完美了……”绮榄说道。

    “那怎么可能?人家柳韵可是嫁与了云飞灏的。”珮洁说道。

    “这倒是……不过你准备怎么跟他讲呢……?”绮榄问道。

    “我就说你最近犯郁闷了,心结打不开,请他来帮忙开导你。然后利用这个机会,你们两之间也增加一点对彼此更深入的相互了解与理解。”珮洁说道。

    “那好。”绮榄说道。

    于是珮洁就将这情况告诉飞龙,让他象以前开导柳韵一样开导开导绮榄,说她始终还是走不出以前父亲,大伯和三叔被残忍冤杀以及全家被满门抄斩,诛连九族的阴影……飞龙点头同意,于是在见到绮榄以后便开始竭尽温言细语地安慰她,从情感的安慰逐渐过渡到替她做理性的分析……

    “蓝庭信杀害你父亲,你大伯,你三叔,不仅仅是因为他害怕他们攻破璘京城救回他兄长从而失去他的国君之位,还在于他恐惧于你父亲,你大伯,你三叔战功显赫,威名远播,声名鹊起,功高震主,逐渐坐大,从而直接威胁到他的地位。几个原因综合在一起,才使得他对他们痛下杀手,并将你家族尽皆戕灭,连根拔除的……”飞龙说道。

    绮榄点点头表示同意……

    “你父亲和你大伯他们对蓝氏王朝赤胆忠诚,忠心耿耿,以为维护这个王朝,忠于这个的国君,就是爱这个国家,殊不知这个国家只不过被蓝庭信视为他私人的财产。因此当他们的所作所为被他认为是威胁到他私人的财产时,他必然就要对他们痛下杀手。所以这个悲剧的内在根本原因,乃是这个**的信信仰,观念和制度本身。正是这个前提的存在,才使国家被国君视为自己的私人财产……他为了自己个人的私人利益,可以把这个个人财产任意支配,可以把它割让出一部分给璘江国,为的是保住他更大更多的私人财产。没有谁敢说他这样的行为是在卖国。”飞龙说道。

    “说的在理……”绮榄点头说道。

    “人们口中通常所说的卖国者,反而是一些根本就没有卖国权力,条件和机会的替罪羊,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在这国君即国家的**环境里,民众的爱国家不论如何也绕不过爱国君,爱朝廷的本质。而国家又不过是国君的私人财物。这就是你父亲,你大伯,你三叔的人生不幸遭遇和悲惨命运的根本内在原因。”飞龙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