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血战鹅颈岭(续)
    “你们这些被金钱权势蒙蔽了心,奴役了灵魂的人啊,我本也不想杀死你们,你们却要杀死我,我没有办法啊,我只能还击啊……我难道要坐以待毙吗?我不想啊,我做不到啊……主啊,请原谅我再次闯入罪的深渊,再次回到灵魂梦魇开始的地方,去重历那场景,去越它的障碍与考验……”飞龙边挥戟横扫,边口中念念有词……

    “云飞龙,你这个狂妄自大,自命不凡的家伙,你以为你能改变这个世界吗……?你以为唯有你才是正确和进步的吗……?你以为唯有你想要打造的理想世界才是充满永恒的善爱之光的吗……?”江梦云大声说道。

    “你错了,我从未就这样认为过……我有什么能力,德行与公义能改变这个世界……?只有上帝才有这样的能力,德行与公义。我有什么底气,把握和信心认为唯有我自己才是正确和进步的……?只有上帝才配得上这样的字眼。我何尝认为过自己就能够打造出充满永恒的善爱之光世界……?只有上帝才能做这样的事。我只不过是在遵循上帝的指路前行,我不过是在面对上帝的反照纠错。任何自以为唯有自己才是正确与进步的想法就是想以自己来僭替僭越上帝的想法……任何按照自己的意志与设想去执意开创完美正确进步的世界的做法都是在将自己的位置提升到上帝的位置,结果是一定会遭到讽刺和打击的……因为人不过是局限与残缺,欠然,裂伤与悖逆,并不能洞知所有一切情形,却又无谦卑和敬畏的心思,还是仍旧执意孤行,陪上的是他人的幸福与美好……一个人纠错的前提正是谦卑与敬畏,正是全能知的上帝一直横亘在自己面前,充溢于自己的心中……否则他就会觉得他自己就是王,就是真理,就是道路,就是方向……因而就会执迷不悟,顽劣不改,以错为对,以丑为美……于是越走越偏,越陷越深,最终导致大灾难和大苦难的来临……”飞龙一边应战激战一边回应着江梦云的话语。

    众人哪管他的言语和说理,只相信一旦取了云飞龙的性命可就真金实银地摆在自己面前了,可就是高官厚爵降临到自己身上了,这些才是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东西啊……云飞龙说的那些都是屁话,不过是困兽犹斗,垂死挣扎,死期将至将的最后妄言和企图将他放过的变相求饶罢了……于是更加疯狂地要置他于死地……

    “你们这些不信神的狂妄无知者啊,总相信命运是最终掌握在自己手上的,总是只看得到眼前的实利和好处。结果呢?却是为这些卑贱的事物而丢失自己宝贵的生命。人固有一死,可死也要死得值得啊……为真理而死,为上帝而死,那才是jin ru永恒……为眼前这些卑贱的事物而死,那是jin ru速朽啊……”飞龙说道。

    众人仍不听他……他便不想再纠缠了,只想突围,便舞戟狂扫,众人纷纷中戟倒下,一命归西……转眼间,死于云飞龙戟下的已不下千人……

    再不怕死的人面对这种场景也猝然胆寒起来……眼前这人哪是具有血肉之躯的明津王啊,分明就是一头可怕之极的怪兽……众人也就开始纷纷退缩起来……连江梦云也阻止不住。江梦云于是挥剑狂砍自己的兵士,大喝道:“临阵退缩者,杀无赦……”飞龙见状,径直一个蹬地飞腾猛窜到江梦云跟前,一戟将他刺落下马……林立峰见状大惊失色,忙呼召军士转身就逃……飞龙在他们背后大喝一声,那些人便似破了胆的的夺命狂奔……而江梦云倒在地上早已被疾驰的马蹄踩为肉泥……

    飞龙也不追赶,回身去寻自己的部下……

    这边耿剑青等人正好与白宇芒交战正紧。虽然耿剑青,梅剑池等均是一等一的高手,怎奈还是敌不过“白面冷魔”白宇芒,不少人皆死于他那杆银枪下……西明津军虽抱定必死信念作战,无奈整体实力毕竟悬殊,因而伤亡惨重……待到飞龙返身赶到时,西明津军的伤亡已在千人以上……

    白宇芒见云飞龙竟然满脸是血的返身赶回,惊讶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前方万人也奈何云飞龙不得吗……?不敢再多想,他立即冲飞龙抱拳道:“受命之身,身不由己……还望明津王理解担待……”

    飞龙也不言语,径直策马向白宇芒逼来……

    “沙场之上,各为其主,明津王,白某只能得罪了,看枪!”白宇芒说罢率先挺抢直刺云飞龙。飞龙侧身躲过,趁势一把拽住白宇芒的枪杆,劲力一拖,便将他拖下马来……碧天军众兵将赶忙上前敌住飞龙,救下白宇芒。

    飞龙眼见本方伤惨重,不由悲由心起,怒从心生……碧天军反而狂啸着齐齐挥刀向他砍来……但见他舞动巨戟,疾风狂浪般飞扫,连续不停,没有间隙,没有停顿,一气呵成,碧天兵将刹时就已倒下数百人……碧天军副帅骆东飞大惊失色,惊叹道:“这哪是凡间之人啊,实在就是异度魔域的修仙者啊……再与他对峙下去,只怕我军付出价会更惨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