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激战昭碧国境交界处
    “你总是处处都把上帝横亘在人的面前,好象上帝一矗立在那里,人就什么都不用做了,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就什么都交托给袘了,就直接去当懒汉,当爬虫算了……还用得上去勤奋思考,努力探索和勇敢开创吗……?我以为人应该勇敢地担当起探索未知的重任,且永无止境……而不是处处把上帝挂在嘴边,横亘在眼前,为自己的懒惰自卑,胆小怯懦,软弱无能找借口……”蓝嘉熙说道。

    “我觉得你对上帝的理解可能有点误差?谁说一信仰上帝,人就不用去探索未知了……?恰恰相反,上帝就是最大的未知。谁说一信仰上帝,人就变得刻板和失去自由了?恰恰相反,上帝就是最大的自由。未知的魅力在哪里?在于其玄妙,奥秘,深邃,哪怕穷尽人灵所有慎密的思考也不及其毫毛……倘若未知的真相就是一场物质自身的化运规律,而精神心灵乃属虚幻,那还有什么玄妙,奥秘和深邃可言……?它必得是实有的,永恒的终极精神与心灵的存在,才谈得上这一点啊……而上帝不正是终极精神和心灵实体自体的代名词吗……?当我们把未知的玄妙,奥秘,深邃等等推向极致,推到终极,推到一个无法再继续延展和行进的终点时,它不是以上帝来作为终止又是以什么呢?正因为我们怀揣着对上帝心思的好奇与渴望,对上帝智慧的未知,玄妙,奥秘的揣测,猜想,推想……我们才更有动力展开对未知世界的探索呀,我们才更有动力展开一场在我们与上帝之间的智力搏弈的游戏呀……倘若我们知道那些玄妙奥秘只是一场物质的空幻和虚幻,还有什么动力想要去一层一层地揭开它神秘的面纱呢……?还有什么展开一场关于对未知世界的绝妙设计的智力搏弈的激情呢……?再说自由,正是未知,不可知才导致自由。假如可知,假如终极答案已经揭晓,则意味着自由从此丧失了生存余地,人们必然是齐齐走向那已经揭晓的终极答案,那还有什么自由可选择的可能与空间呢……?正因为不知道,我们的思维进路才是沿着无限自由的各个方向去选择,推进和展开的……正因为最终仍然不可知,我们的这种自由选择,推进和展开的旅程才是永无止境……而当未知与不可知的精神,心灵,智慧被推到一个无法再行进下去的终点,被推到一个终极位置,它不是以上帝来作为终止又是以什么呢……?所以说上帝才是人的自由的终极来源,上帝才是人要展开对未知世界探索并与之进行一场伟大的智力搏弈游戏的最大动力,终极动力……揭开未知的真相就是在向着揭开上帝神秘的面纱的方向靠近……上帝,就是一场关于宇宙布局与万物存在的伟大智慧设计的存在……上帝,就是一场关于人的精神,心灵,情感,道德的终极安慰的存在……”飞龙说道。

    蓝嘉熙觉得他说的也有些道理,然而却说道:“你以为你所说的就能代表真理了吗……?然而在我看来,真相也许是人永远也无法知道的,所以也别急着过早地下那最后的结论……正义的依据就是命运,**的依据也是命运,谁是谁非呢……?不过都是一场命运罢了……命运究竟是什么呢……?我们都不知道,都只是在猜想……信仰使有些人变得更刻薄,更自私,更极端,更残忍,更冷酷,更仇恨,更愚蠢……当然,也有可能是使人变得更富有爱心……难道这些都不是事实吗……?而且,为什么信仰的神迹可以喂饱几千人,却喂不饱现在每天都有许多无助地死去的生命……?我难以接受这么一位只会能冷眼旁观的神……无法喂饱与拯救一个即将逝去的孩子,却许诺他一个永恒的天堂,谁需要这样的上帝……?相信看不见的东西真实存在是精神的臆想者,相信看不见的神真实存在,就是你们这些狂热的极端的信徒……你打了我的左脸我就把右脸也给你打,你杀了我的亲人我就为你祈祷,这是什么样的逻辑……?这是什么样的道理?……这样的逻辑与道理,还有公平,公正和道德可言吗……?真正的上帝就在我们身边,看得见,摸得着,就是我们的大自然……它才是创造世间万物的造物主,真切地与我们同在,违之则灭,悖之则兴……为什么要对这看得见的视而不见,却要对那看不见的信以为真……?”蓝嘉熙说道。

    “信心,唯灵拯救的信心,这是信仰上帝的基准点。上帝拯救的不是你的肉身,而是你的灵魂。这就是基督教与犹太教的区别之所在。你所相信的大自然能给你带来灵魂的永恒吗……?不能呀,只不过是一场物质的虚幻啊……人们难道不渴望灵魂永远,灵魂永在吗……?倘若你有这样的渴望,你不去相信上帝,难道却去相信大自然吗……?如今我面临这个险境,倘若我只相信大自然,则我真的是绝望与无助的……我必得要相信上帝,才能在眼前这险境中实现自我超越……再则,人从来是无法代表真理的,只有愿不愿意去思索,探寻真理和向着这个方向……不过我可以确信的是,真理从来是不以任何**极权独裁者及其利益集团的意志为转移的。在**极权独裁统治集团里没有真理,只有利益。你们口中所谓的真理只不过是为了符合你们的利益盘算而特别订制的东西。因为你们的利益盘算随时在变,那么随着这种改变,以前那种特别定制的“真理”也就不适合现在的利益盘算了,就得被抛弃,否定掉了,而另外特别定制一个与新的利益盘算相适应相符合的东西就来充当新的“真理”。然而我们知道,既然是真理,怎么可能随便地变来变去呢……?怎么能随着个人或集团的意志的变化而随便地变来变去呢……?怎么能随着个人或利益集团的利益盘算的改变而随便地变来变去呢……?真理怎能被当作玩物和儿戏而被你们随便地拿来摆布与玩弄呢……?真理怎能服膺于你们为了自身利益集团盘算而霸占起来的最终解释权呢……?而被它牵着鼻子走呢……?没有是和非,只有利与益,这就是你们的真相和实质……你们的是非标准不是在遵循,依从,按照和向着真理来运行,而是把真理挟持起来为你们自己的利益盘算和统治需要来服务,来被你们摆布……你们哪是在谈真理?你们只是在彰显霸道,推行霸王硬上弓式的蛮横,恐吓,压制,慑服,奴役,威逼与强迫啊……你们总是擅长故意要制造各种话题与命令来制造民众与被役者们的内心对你们的恐惧与悸怕,正象你们故意要制造各种高阔城墙和森严大殿来制造各级下属,奴才,走狗与被役者们对你们的恐惧与悸怕……人们为了适应你们的这种变来变去就得把自己也弄得变来变去……结果,所谓的信仰,最后也就只剩下投机。谁得势就跟谁走,谁有奶就喊谁是娘,节操破碎,立场圆滑,唯有利益,永恒不变,亘古不移……昨天在你们口中还是黑的东西今天就变成白的了,今天还是白的东西明天又变成黑的了……这又叫人如何适从是好呢……?最终结果就是把人塑造成为那种认为是非不重要,唯实利才是价值,才是方向的道德沦丧者和崩坏者。怎样对自己有利就怎样干,是非对错都是虚假而空洞的弱不经风的东西……没有是与非,只有利害与利益……试问这样的人还有什么道德标准呢?完全就是利益禽兽嘛……为了利益什么都敢干,哪还心存敬畏与约束呢……?而恰好这一点对一个社会而言是最为可怕的,轻则道德与正义被冷漠的人心碾压和踩踏,重则就可能滑向一个整体性的为了利害与利益纷争而丧尽天良,泯灭人性的可怕而危险的深渊……历史上这样的事例并非不是没有发生过……道德体系的沦丧与崩坏会使人心变得越来越冷漠,越来越坏,越来越糜烂,越来越无耻,越来越卑劣,越来越疯狂,越来越底线丧尽,越来越向着恶魔的方向靠近……我们现在正在行进的事业,正在要去做的事情,就是就是要去极力避免群体主义给人带来的惨痛伤害,就是要把保护个人自由和个人权利放在最首要的位置……就是要从根源上去结束那种扼杀人性的真实,善良与美好……扼杀人的精神,心灵,情感与灵魂的自由……扼杀人与人之间竞争搏弈的公平,公正与理性的大一统的**,极权与独裁的制度……为着这事业而死,我死而无憾,我死而可以带着骄傲与自豪去向上帝最终复命……”飞龙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