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百七十八章 回到当初
    “爷爷...”

    神女大叫一声,把手中的宝剑一拍,这把宝剑表面立马破裂,而后同样闪现神秘神光,至高威压流露。

    这柄宝剑乃是扶桑国第二件镇国至宝,名叫天从云剑,攻击力无双。

    她持着宝剑当空一挥,神光冲上了天皇头顶,和那面八咫镜神光遥相呼应,威力大增,驱逐吞噬天皇的尸气。

    “哈哈哈...,堂姐,你不要白费力气了。你真当我一开始没看出你手中的宝剑非同寻常么?但是,这把宝剑再厉害,能够比得过我的尸尊神枪?能够比得过我的至尊尸气?”

    叶贞子冷冷一笑,“吞!”

    顿时之间,尸气的吞噬力猛然加大十倍,那神剑和神镜射出的神光竟然无法阻挡。

    “堂姐,今日我不杀你,但是这个皇爷爷必须得死。”

    叶贞子再次把尸后的绝学施展了出来,完全定住了天皇的身体,随后双手结印,梦幻心灵生死印轰出。

    天皇挡无可挡,一印之下轰到了远方墙壁上,受伤不小。

    随后叶贞子把身一纵,避开了神女的纠缠,冲到了天皇跟前,一剑对着他的头颅割了过去。

    但是,就在这时,在天神宫深处闭关的扶桑鬼王复苏,瞬间来到场地,挡住了叶贞子。

    他冷冷看了一眼叶贞子,立马就知道此女是自己的后人,冷声道:“你身为我武皇后人,为何如此无礼?”说完,他也就探出一手,抓向了叶贞子。

    神女和天皇见得他出现,终于松了一口气,安心不少。

    叶贞子见得这头大成尸王出来,不敢匹敌,急忙后退,大叫道:“父亲,这头老僵尸以大欺小,您快替我出头。”

    张三行不敢怠慢,后发先至,挡在了叶贞子跟前。同样大手探出,化为魔爪,足足有磨盘大小,直接破了扶桑鬼王的大手。一掌就将他轰飞了出去,冷冷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我女儿无礼?”

    “嘶....”

    见得张三行出手,扶桑鬼王大惊失色。

    自己竟然抵挡不住一招,被直接轰飞出去,顿时惊骇了起来,“你到底是谁?竟然拥有此等实力?”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今日我女儿只为报仇,要杀她堂爷爷,你胆敢阻拦?”张三行面无表情道。

    叶贞子看到鬼王被轰飞,从张三行身后站了出来,“鬼王,你虽说是我祖宗,但今日之事与你无关。若是你再敢出手,我保证你也要死在这里,哪怕是你身后那个尸皇来了也保不住你。这天皇当年设计杀我父母,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若是你识相,那就趁早给我滚。”

    扶桑鬼王脸色不断变化,暗暗心惊。

    他到现在还没有看出张三行的功力究竟达到了什么境界,不好妄动,只得沉声道:“道友,你此番行事,未免太过欺人太甚了吧?”

    “欺人太甚么?我不觉得。”张三行摇头道:“本来依照你和尸皇勾勾搭搭的关系,我现在就想灭了你。但念在你是贞子祖宗的份上,我才懒得动手。这个天皇的命你保不住,贞子此来只为父母报仇,天经地义。”

    扶桑鬼王心里惊惧,再次后退几步,不敢阻拦。

    那天皇见得情况,立马呼道:“神武老祖宗,求您出手将我解救。此人虽然实力高深,但绝对不可能是尸皇的对手。求您请动尸皇法相前来降伏他们,救我一命。”

    那神女见得情况,料定不好,收敛全部气机,偷偷摸摸移动脚步,朝着后面方向跑去。

    但是,张三行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看到了此女的跑路之举,一把将她抓住,笑道:“你好歹也是一个紫皇高手,怎的做出这等偷偷跑路之事来?刚刚我见你傲气十足,你此举未免有些失了身份吧?”

    神女脸色通红,不好回答,只得对着叶贞子道:“堂妹,我们之间并未大仇怨,你要杀皇爷爷那是你的事,你快让你父亲放了我,如此我们依旧是姐妹。”

    “呸,谁和你是姐妹?刚刚你不是要杀我么?刚刚你不是说我是个冒牌货么?”叶贞子冷笑道:“堂姐,我父亲都亲自出手了,你是跑不了的。还是乖乖做我母亲的侍女为好,免得受苦。”

    她看到扶桑鬼王被震慑住,不再害怕,提剑来到天皇跟前,举剑要杀下去。

    扶桑鬼王大喝道:“住手!”

    但是,叶贞子哪里肯听他的话?一剑下去,割了头颅,灭了三魂,体内本源和元丹尽数被吞。

    扶桑鬼王脸色阴沉,对着张三行道:“这天皇和你女儿有仇,现在被你女儿所杀,但是这神女和你女儿总没仇吧?你可将她放开,此事就此两清。”

    “不知死活的东西,也敢和我讲理?”

    张三行大袖一挥,浩瀚的生死二气冲出,瞬间就将这头鬼王煽飞了数百里。

    “贞子,现在你可自己去报仇,灭了那些仇人满门。”

    “是,父亲!”

    叶贞子提剑杀气腾腾进了天神宫,找到了纯木一郎,也没有多说废话,劈出了数百剑,将此人千刀万剐,活活折磨致死。

    杀了此人,叶贞子压在心中的怒气消了不少,而后又根据其他几个主凶的气机寻了过去,一路血杀。

    不出许些功夫,那些主凶尽数伏诛。

    杀了这些主凶后,她还没有停手,又转身去了这些主凶所在的家族,将他们家族连根拔除,全部血洗,一个人都没跑过。

    一番折腾下来,足足杀了上千个相关人员,她才算是收了手。

    至于其他紫皇高手,他们虽然感应到了气机,但都没有敢出手阻拦。因为他们第一时间得到了扶桑鬼王通知,知道叶贞子两人厉害。

    彻底报完了仇,叶贞子整个人也都发生了极大变化,气息格外悠长,功力大进。这是她的念头完全通达,再无任何障碍。

    杀完了人,来到张三行跟前,问道:“父亲,现在我们去哪?回去么?”

    “不,不用那么早回去。扶桑国是你的故乡,莫要这么早回去,我们不急于这一时。”张三行摸了摸叶贞子的脑袋,“现在去你父母坟前磕个头,然后再到处转转,之后我们就回去。”

    “嗯!”

    没一会儿,三人就来到了墓地。

    叶贞子看到自己父母坟墓后,双眼通红跪倒在地,哽咽了起来:“父亲,母亲,女儿不孝,十多年都没有来看你们一眼。”

    她不停磕着头,心中悲痛万分,“父亲母亲,当年给我们照相的大哥哥救了我,传我道术,收我当徒弟,现在我也是他的女儿,我现在过得很好,你们不用担心我。刚刚我已经把天皇爷爷杀了,把纯木一郎等人也杀了,报了仇,你们安息吧....”

    张三行撇了一眼神女,神女见得张三行眼神,有些惧怕,也跪倒在地,对着坟墓磕头。

    叶贞子跪在地上久久不肯起身,落泪不止,张三行也随她的意。

    她不站起来,神女也就不敢站起来。

    对于叶贞子的父母,张三行甚为钦佩。

    当年他们一家遭到别人枪杀,但是叶贞子父亲和母亲在那关键时刻,把女儿牢牢护在身下,自己挡住了枪击,保住了叶贞子一命,这种父爱母爱可比天高,可比地厚,值得敬仰。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天色暗淡下来,叶贞子才站起身,清理了一些杂草,布置了几个阵法后,和张三行离开了此地。

    神女老老实实跟在后面,极为担忧,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性命不保。

    三人离开墓地,并未直接去龙炎国,而是重新踏上了当年的历程,回忆曾经。

    当来到那株樱花树下之时,张三行停下了脚步,叹息不止。

    这株古老的樱花树下就是叶贞子父母身死之地,当年的那个悲惨场景似乎就是昨天发生的一样,张三行还历历在目。

    沉默了良久,张三行才对着神女道:“当年贞子祖先被人种下禁制,被抽离紫皇符文,导致他们一脉被人称之为废物,不能修炼忍术。而抽离符文种下禁制的那些人,想必你也清楚,你就是其中得利者。

    可以说,你的成就完全是因为他们一脉失去了气运,失去了符文产生的。若是他们没有失去符文,那么又岂会有这等惨剧发生?而你知道真相后却不知悔改,还要说贞子是冒牌货,可见你的心底是多么肮脏。

    你虽然拥有一个美丽的外表,拥有至高无上的实力,但你终究达不到顶尖层次,因为你的心境配不上顶尖层次修为。依照你的情况,你这辈子也就止步在这个境界了,外人帮助再多也没用。即便是尸皇亲自给你灌顶,你也只能达到紫皇后期,永无寸进。”

    神女听得言语,浑身一颤。

    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张三行究竟什么来头,也不知道修为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

    但是她知道,张三行的这些话绝对属实,于是急忙问道:“前辈,您究竟是谁?我又要如何才能达到顶尖层次?我不想止步在现在这个境界,我想走的更远。”

    “你要想走的更远,首先需得要诚心面对。从你被我抓住到现在,我都没有见你有一丝悔悟之意。甚至你还在心底嘲笑贞子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儿,暗暗以各种恶毒言语咒骂她。天高不算高,人心第一高。本来你有此恶毒之念,我应当将你击杀。

    但念在你年少无知,我也就不和你计较,望你好自为之。若你再有歹念,休怪我手下无情。贞子从小受你皇族羞辱,好不容易有了父母疼爱,但却没几年就失去了父母。她面对此等痛处,依旧坚韧不拔,你差她差的太远。”

    神女听得言语,脸色通红。

    她的确是在心底不断咒骂叶贞子,甚至还期望着叶贞子流落烟花巷,被无数高人非礼。把自己被张三行抓捕的怨气撒到了叶贞子身上,浑然不知是自己非得要蹚浑水才导致这个结果。

    叶贞子看了神女一眼,根本不在意。

    似乎两者不在一个档次,没有交集。

    又是转了许久,当来到一处古老墓地的时候,叶贞子终于露出了笑容。

    这处古老的墓地,正是当初张三行收叶贞子为徒的地方,也是张三行让叶贞子吞吃腐尸烂肉,考验心境的地方。

    叶贞子对着坟墓躬身拜了拜,“有因就有果,当年因为你的尸体,所以我才成功拜了师。这是大恩,现在我前来祭拜,还过恩情。”

    默默祷告了许久,对着张三行道:“父亲,现在天色也亮了起来,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要是去晚了,怕不是娘亲就要责怪了。”

    张三行点点头,笑道:“贞子,你心中可还有其他憾事?若是有,你一并说出来,我们先解决了,然后再回去。”

    “憾事?”叶贞子想了想,回道:“父亲,您还别说,我心中的确还有一件憾事呢。”

    “哦?是什么?你且说来听听。等把这些琐事都处理好了,我们才有精力办最后大事。”张三行笑道。

    “嗯,是要把这事给先办了。”叶贞子笑了起来,甜甜道:“父亲,我知道你和娘亲举行过婚礼,是正宗夫妻。但是,另外三位娘亲好像还没有和你举行过婚礼吧?您是不是要把这事给补办一下?我也好凑个热闹啥的。除了这件事外,我就没有其他憾事了。”

    “这事....”张三行一愣,“这事你回去和你娘亲说,我说了不算。还有,你那凝雪小娘性子不对,着实令我头疼。你嘴巴甜,下次有空了,你帮我说和说和。”

    “我和娘亲说?”

    叶贞子思考了一下,点头道:“这好说,回去了之后,我就和娘亲说。至于凝雪小娘的事,我可说不来。父亲你可不要拉我下水,免得我坏了父亲您的好事不说,还得要被小娘揍一顿。”

    “放心,你凝雪小娘疼你,绝对不会揍你。”张三行笑道:“我现在不好和你凝雪小娘说这事,她连我的面都不见。

    你就没事,尽管去找她,最少也要把她请到院子里去,和我见见面。若是我贸然去了,万一事不成,那就彻底没戏了。等你把她请回去后,我自然就好说话了,要不然我和她之间少了一个沟通桥梁,搭不上话呢。”

    “切,师傅,你少要忽悠我了,清水小娘不就是你和凝雪小娘之间的桥梁么?”叶贞子笑道。

    “她?她也说不上话,要不然,凝雪她定然直接离开,只让清水见我,这样一来,岂不是更加没戏?贞子啊,这事好像也就只有你能帮我一把了。最少让我和她见个面。”张三行说道。

    叶贞子仔细思索了一下,觉得有理,清水小娘是不太好和凝雪小娘说,点头道:“这事我干了,等下回去之时,我先去凝雪小娘那里,保管把她请到。还有,若是我完成了这件事,父亲你得要给我礼物。”

    “哈哈哈,只要你帮我办成了这事,我把那尸皇的双鱼玉佩给你抢来当礼物。”张三行哈哈大笑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