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百七十九章 逼迫就范
    ..尸道天下

    青木村,张三行带着神女已经回到了这里。

    经过一天一夜时间,此地已经被众人建设的颇为壮观,一栋栋四合院环绕,连绵十多里,整个环境焕然一新。

    若单单只看这里,似乎整个龙炎国百姓安居乐业,合家幸福。

    但是,这终究只是一个片面,是张三行一家独有。

    其余地方依旧是凄惨一片,人烟稀少,腐尸遍地,百姓哀嚎不绝。

    并且一天一夜的功夫能够建造如此之多的房舍,打理环境,这也是靠了众人法力高强。若是换作普通人,最少也得要好几个月才能完工。

    张三行一来到这里,一开始还以为走错了地方。要不是真真切切感应到了众人的气机,或许都会掉头就走,甚至还会仔细推算众人下落,推算自己家到底在哪。

    叶紫和碧落两女本质都讨厌打打杀杀,就想过安稳日子。

    现在闲了下来,有了时间,有了高深道法,于是也就可以过着自己想过的生活。

    至于叶贞子,此女身负重任,听得张三行安排,朝着上官凝雪那边过去了。

    上官凝雪体内有姜清水的三魂,因此在张三行带着众人来到青木村的时候,上官凝雪也就跟着来了,只是一直没有现身,而是在那南面方向隐居了下来。

    当然,她虽然没有现身相见,但也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机,张三行老早就感应到了上官凝雪的具体位置。

    叶贞子修为高深,同样推算到了上官凝雪的位置。

    此刻,她就在上官凝雪跟前细声说话。

    “凝雪小娘。”

    叶贞子扑在她怀里,“小娘你怎的一个人住在这里?这样多不好啊。小娘,父亲想你的紧,你就去父亲那边吧,反正你这里离父亲那里也不远。”

    上官凝雪伸手帮叶贞子扎起了头发,笑道:“你这丫头,老实交代,是不是那小色鬼让你来的?”

    叶贞子回道:“小娘,谁让我来的您岂能不清楚?所以我也不和你说那些虚的,没用。小娘,我就想您和父亲在一起,我们一家人永远也不分开,这样才好呢。父亲一直想来接你,但您不允许,不和父亲见面。父亲没了办法,只能让我来了。

    现在父亲要和碧落大娘以及叶紫娘亲举行婚礼,这事少了您怎么能成呢?所以小娘,您就过去和师傅在一起好不好,好不好?”

    说着之间,叶贞子也就摇晃起了上官凝雪,撒娇哀求。

    上官凝雪望了望张三行所在方向,叹了口气。

    她还是没有做出决断,无法放弃心中的愿望。她时常在想,自己为何不能两全?

    “贞子,这事你就不用说了,我是不会去的,能给他的,我都给过了,现在我就想安安静静一个人待一段时间。”

    “不行,这可不行。”叶贞子摇头道:“您若是不去,我一个人回去,父亲定然说我办事不利,叶紫娘亲也会怪我。这可是我给父亲娘亲做的头一件大事,哪里能够允许失败?凝雪小娘,您就当可怜可怜我,好歹也和父亲见个面啊。”

    “傻丫头,我若是去了,岂能出的来?你莫要来糊弄我,去吧,安安稳稳过些舒服日子。等这之后,我们还不知道能不能见面呢。尸皇可不是好惹得,他的善念之身也快和恶念之身融合完全。到了那时,恐怕我们没有一个人有把握能够完好无损活下来。”上官凝雪依旧摇头道。

    叶贞子见得情况,复又说了许多,但是上官凝雪态度坚决,就是不去。

    对此,她也没了折,只得道:“凝雪小娘,你不去也行,我让师傅来绑你去,我就不信了,我凝雪小娘还能离开我不成?”

    “呵呵,给他一百个胆子,怕他也是不敢来吧?”上官凝雪素手一挥,就把叶贞子送了出去。

    她一走,上官凝雪才叹道:“张三行,你倒是好算计啊,果真算计到了我头上。”

    叶贞子被上官凝雪以**力送走后,很快就来到了张三行跟前,把情况说了一遍。

    张三行听得情况,脸色剧烈跳动。

    对于这个结果,他倒也不意外。

    “也罢,也罢。反正终究要做个了断,我是该去见见她,省的她老是和我耍性子。”

    张三行猛地一咬牙,把身一纵,朝着上官凝雪方向飞了过来,这是打定了主意,要彻底解决这件事。

    不一会儿,张三行来到了上官凝雪跟前。

    两人一见面,皆都愣住。

    良久过后,上官凝雪才道:“张三行,我不是说过不要你来见我么?你怎的不听?还有,你以前说过,从来不会拿诡计来算计我,现在叶贞子是怎么回事?你为何要算计我?”

    “我若还不来,恐怕就彻底没了机会。那日你在我院子南面上空方向瞭望,我那时就想出手将你留下,但却忍耐了下来。”

    张三行叹了一口气,来到跟前坐定,“凝雪,叶贞子之事并非我刻意算计你。你自己也知道,我当时在扶桑国收她为徒,改她姓叶之时,就是把她当作我和叶紫的女儿。

    你要转世投胎做我和叶紫的女儿,这乃是在我改贞子姓叶之后,所以说我没有算计你,没有断了你的退路。这件事或许也是冥冥当中自有注定。

    否则我什么时候收徒不好,偏偏在那个时候收徒,还是在扶桑国。你当初告诉我,想做一个完整的人,想投胎到叶紫体内,补全叶紫和我不能拥有孩子的遗憾也是在扶桑国。由此可见,这其中定然有因果。”

    “强词夺理。”上官凝雪哼哼道:“那贞子早不做你女儿,晚不做你女儿,偏偏这个时候做你和叶紫的女儿,你还说没有诚心为难我?”

    “哪有这回事?叶紫不是才脱困和我相见么?我早认贞子做女儿有什么用?她又无法见到叶紫。”张三行不容分说,抓住上官凝雪的手不松开,“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有算计过你,那还是在你和清水融合之后,我便打算让你的魂魄进入王嫣然体内。

    那王嫣然乃是天生“灵露天体”,相当于是神体,对你而言只有好处并无坏处,要不然我当时也不会饶她一命。只是这个打算后来也就没有办法实施,我不想你成为另外一个人,你就是上官凝雪,上官凝雪就是你,是我不可分割的妻子。

    当初在非洲、埃及和你说过很多次,我要学尸皇,永久把你囚禁,关押,霸占,不让你离开我。现在我来此,只问你一句,你可愿意放弃做人的念头和我在一起?”

    上官凝雪见得张三行态度这般强硬,不由得心底涌起一股难以说出的滋味,反问道:“你这是要以强大的法力逼迫我就范了?”

    “不错,若是你不答应,我就强迫你就范,反正你现在也逃不出我的手心。什么念头通达,什么心意不可改变,什么不可阻止别人的愿望,都是假的,唯有自己能够心想事成才是最真,这就是完整的人。

    每个完整的人都是自私自利,根本不可能有真正无私的人。哪怕是传说中的圣人,他们也有自私的一面,现在我就要做那个自私的人。要让你永久在我身边。并且我们也经历过多次双修缠绵,乃是实质夫妻,不容分割。”

    “呵呵...”

    上官凝雪被张三行抓住,根本无法脱身,不由得自嘲一笑:“我却是养虎为患了,脱离了尸皇的魔爪,却落入了你的虎口。”

    “管你怎么说,既然我来了,那我自然不容许你再有别的念头。当然,我还会依照我当初的说法,虽然将你囚禁,但不会限制你个人自由,你依旧可以逍遥自在,只是必须得和我在一起,这事没得商量。”

    张三行周身涌起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朝着上官凝雪体内镇压而去,不让她再拥有**力。

    上官凝雪见得这股庞大的力量涌来,急忙道:“不要,不要,你不要这样,你不能镇压我的道行。张三行,若是你真的彻底把我镇压了,我恨你一辈子。”

    她虽然也达到了紫皇七重天境界,但是根本不能够和张三行的紫皇巅峰圆满境界相比,差了许多。

    张三行的法力一进入她体内时,她几乎就被完全镇压,一点力都使不出来,只拥有无匹的防御力,外人不可能拿她怎么样。

    “你恨我也好,爱我也罢,我不在乎,我现在就想要让你永久在我身边。”

    张三行放缓了镇压力度,问道:“凝雪,你可愿意做我妻子?放弃你那个做人的念头?若是你不放弃,那我就不怕你恨我。”

    上官凝雪没了法力,无可奈何,锤了张三行几下,又道:“张三行,你为何要这样?若是你迷恋我的身体,但我这具身体会让给清水妹妹啊,我又不会带走。”

    “我迷恋你的身体干什么?我是迷恋你的人。”张三行回道。

    “呃,迷恋我的人?难道你就是这么迷恋的?就这样为难强迫你喜欢的女人?若是这样,你和那尸皇又有什么区别?”上官凝雪不满道。

    “没区别,我和他一样,都想永久占有你。他占有了你的前世,那我就占有你的今生和来世。你身为尸中皇后,命中注定是要作为陪衬,不可能脱离,现在我就是来履行你这个使命。”张三行强硬道。

    上官凝雪见捶打无用,又咬了几口,低声道:“你把我给放开,不要这样禁锢我,我很难受。我答应做你的女人就是了,保证不离开,也不转世,就一心一意陪伴你。”

    “当真?”

    “自然当真了,你以为我像你喜欢出尔反尔啊?”上官凝雪叹道:“反正我自己也无法做出选择,不知道离开你好还是永久待在你身边为好,现在你来给我做出决断也好,省的我烦心。不过有两条你要给我记住,第一,你不得再找其他女人,这是底线。第二,你必须要永远对我好,就和以前那样。如若不然,我拼了彻底烟消云散,也不会让你永久将我占有。”

    “成交,这事我定然说到做到。等了结了最后那桩大事后,我们就带着孩子远离是非,不和其他任何一个女人有瓜葛。”

    张三行回了一句,解开了她的封印。但是,却在她的识海当中留下了一道印记,以此来保证上官凝雪不会自己一个人寻机三魂转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