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章 凶兆
    俗话说,有些人活着,其实他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其实他还活着。生与死的距离,只不过是前一秒和后一秒之间的距离罢了!

    在龙炎(华夏),有许许多多埋葬尸体的习俗,有天葬悬棺,有地葬固灵,亦还有合葬冥婚等等。

    湘西张三行,今年正好十八岁,父母双亡。而他的爷爷张百顺是这一带有名的八仙,所谓八仙,其实也就是扛棺人。

    在湘西这一带,凡是举行丧事,都要停灵七日,接受后辈子孙的祭拜,然后方可由八位扛棺人将入殓的尸体扛到墓地进行地葬。

    张百顺平日间除了扛棺之外,也经营着一家冥物店铺。专卖一些香火蜡烛棺材花圈等等,做一些死人生意。

    或许是张百顺和死人交道打得太过多了一些,导致阴气入体不得善终,在今年年初之时便撒手人寰离开尘世。

    作为张百顺唯一的后辈子孙张三行,一人在这世上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只得继承起了他的衣钵,继续做起了死人生意,养家糊口勉强渡日。

    这间店铺有些年头甚是老旧,大门不朝南反而朝西。在大门口栽有两颗槐树,约莫脸盆粗。店铺分前后两院,后院摆放棺材,以作停灵尸体之用。前院却是摆放一些香火蜡烛,供先人祭祀之用。

    此时正直秋季,落叶纷飞,鸦雀南飞,大地显现一片萧索之色,没了丝毫生机。

    张三行看到连日来都没有一个生意上门,于是便干脆虚掩了前门,来到后院停灵之处,替那些躺在棺材里的尸体净身。

    “喀嚓,喀嚓!”

    此时,老旧的木门发出了一阵咯吱的响声。随后一位身穿一身火红连衣裙的少女慌慌张张的推开了木门,站在门口大喊道:“张八仙,在家吗?张八仙,在家吗?”

    不是这位少女不想进去,而是她有些害怕,这间店铺阳气不足,甚是阴暗潮湿,气氛有些阴森。

    且当地还有一个奇怪的习俗,那就是身穿红色衣服的女子是万万不能进这种店铺的,要不然很容易招惹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这位少女约莫十七八岁,虽然说不上是绝色佳丽,但也说得上颇为清秀靓丽,青春活泼之气洋溢十足。

    在后院的张三行正抓起一具,躺在棺材里的中年大汉尸体胳膊准备净洗之时,突然听到有人在叫唤,便放下了尸体的胳膊,脱下了手套。在水里摆了摆,而后便来到前院。

    “叶紫,你怎么来了?这么慌慌张张的啥事啊?”张三行挠了挠头,有些腼腆地笑着道。

    “张八仙,刚刚在村口的河里我爸爸看到了一男一女两具尸体。然后打捞上来一看,那两具尸体竟然全身发烟,和平常溺死发白的尸体很是不同。

    我爸爸说你得到了张爷爷的真传,能够检查尸体,所以请你赶紧过去看一下。”叶紫有些不敢靠近张三行,退后了几步,捏着鼻子道。

    张三行看到叶紫捏着鼻子后退了几步,便知道自己身上有很重的死尸味。

    当下慌忙脱了外衣,回道:“呵呵,叶紫,人命关天这种事儿应该报官,送到医院去检查啊?我哪能瞎掺和这事呢?”

    “我爸爸已经报官了,不过我们镇长说这里路不好走,要等到医院的人和县老爷的人来,估摸着要好几个时辰呢。镇长怕时间长了尸体会有一些变化,所以才请你先去掌掌眼。”叶紫回道。

    “是这样啊?”

    张三行捏了捏下巴,想了想,笑道:“行,等我去拿下东西。”

    说完,他便来到房间里拿了一个小包,装了一些朱砂,罗盘之类的东西。

    约莫过了两三分钟,他才从房间里出来,对着叶紫道:“走吧!”

    “嗯!”

    叶紫闻言,点了点头。而后走在前边带路,张三行紧随其后。

    两人走了一会儿,叶紫觉得很是无聊,便开口问道:“张八仙,你为啥还要做这个啊?现在外面工作多得是,你去外面打工也比干这个强啊。

    再说了,实在不行你做个赤脚医生也是好的嘛。你现在天天和尸体打交道,做死人生意,你不怕折阳寿啊?”

    “呵呵,干啥不是干呢?这些处理死人的活儿总的也要人做吧?再说了,死人不会欺骗人,而活人却是经常欺骗人,要处处小心提防,这样活的多累啊。”张三行毫不在意的回道。

    “哪有你说得这么坏啊,虽说外边有些人是很坏,但好人还是比较多嘛。要是你一直做这个,恐怕你以后连老婆都没的娶,这年头有谁愿意嫁给一个和死人打交道的人呢。”

    叶紫从小和张三行一起玩着长大的,关系极好,向来是不忌讳任何话语,有啥说啥,甚是随意。

    张三行看到现在的叶紫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净说这些不着边的话,心里有些诧异:“我说叶紫啊,你今天咋回事?这么婆婆妈妈的,这不像你的风格啊?”

    叶紫闻言,转过头,对着张三行轻笑了起来,在她的眉心有一条深暗紫纹一闪而逝。不满的道:“张八仙,我这不是为你好嘛。你倒好,还怪我婆婆妈妈的,哼!不理你了。”

    “嘶…!”

    张三行一看到叶紫眉心的那条紫纹,立马汗毛倒竖,鸡皮疙瘩猛地跳了起来,心里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似看到了什么不一般的事情一样,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怎么了?张八仙?”叶紫停下脚步,狐疑的看了一眼张三行。

    “没什么,没什么,是我想到了一些事情,你不要在意就是了。”张三行皱起眉头,心里七上八下的,但嘴上却装作毫不在意的道。

    “神经,说话没头没脑的!”

    叶紫笑骂了一句便不再搭理他,继续朝着河边走去。

    “不应该啊,这不应该出现的啊。”

    看到叶紫好似没事人一样胡蹦乱跳的朝着前边走去,张三行一直在不停的嘟囔着,眉头紧皱。

    他清晰的记得他爷爷张百顺给他说过,每个人的气运如何,在各人的脸上都会有暗示。眉心显紫纹,血光之灾必死无疑。眉心显绿纹,瘟疫临身腐骨生疮。眉心白纹,倾家荡产不得翻身。

    现在张三行看到叶紫眉间那条一闪而逝的紫纹,他焉能不心惊?在他爷爷临死前的那一刻,他可是清晰的看到了他爷爷眉间的那道紫纹。

    然而现在叶紫眉间的这条紫纹更甚于张百顺,这也意味着她在三日之内必死无疑了。

    张三行怎么也想不通,叶紫明明很少和尸体打交道,且她还是处子之身,有浓厚的纯阴之气守护阴关,不应该这么容易遭到紫纹侵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