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章 验尸上
    “难道是那河里的两具尸体?叶紫她遭到了尸毒侵蚀?”

    这时,张三行突然想到叶紫跑来找自己目的,就是断断那两具尸体的死因。

    想到这,张三行心里有些发苦。

    他知道,就算自己找到了原因,可还是不能阻止叶紫身死的命运。且凭这道紫纹的凶猛程度来看,还不能用一般的地葬固灵。要不然很容易发生尸变,产生瘟疫。

    “冥婚阳葬送阴葬,阴葬不震阳葬死!”

    此刻的张三行想了许多,以叶紫目前的这种情况,她死后必定要举行悬棺冥婚阴葬。且还得有一个活人阳葬镇压才行,三年内棺木不得沾染任何地气。如果阴葬的尸体没有镇压住的话,那么阳葬活人也必定会受到牵连一起身死。

    走了一会儿,叶紫好像没听到后边有人跟来的声音,慌忙扭转头一看,却是看到那个张三行就愣在那里,压根没动:“张八仙,你愣在那里干啥?今天你是怎么回事?怎么老是一副奇奇怪怪魂不守舍的样子?”

    听到叶紫这么一叫唤,张三行倒也清醒了过来。

    转了转手上那枚暗青色的戒指,猛地咬了咬牙,心里有了一个主意,随后便笑着道:“叶紫,我这不是在想那两具尸体嘛?这想着想着,就忘了走路了!”

    “你呀你,真是的,现在尸体都没看到,有啥好想的?快走吧,你这样磨磨蹭蹭的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叶紫嘟囔着嘴,跑到张三行跟前,拉了拉他的手,推了他一把,示意他快点走。

    “呵呵,我这就走,这就走!”张三行朝她歉意的笑了笑,加快脚步朝着河边走去。

    约莫走了二十来分钟后,两人才到了河边。

    此时的河边已经围满了村民,约莫有两百多号人。

    “张小八仙来了,快让让,快让让!”

    有村民看到张三行两人来了之后,连忙高呼一声。让出一条道来,让张三行过去检查尸体。

    虽说张三行年纪轻轻,但这些村民们也没有小视于他。毕竟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谁也不会因他年纪稍小就觉得他不靠谱。毕竟他乃是八仙头子张百顺的亲孙子,验尸手段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张三行看到村民让出了一条小道,当下也不耽搁,大步走了过去。而那叶紫却是有些害怕,并没有跟随而去,只是站在外围观看。

    张三行来到两具尸体旁边后,蹲下了身子仔细的看了起来。此时的这两具尸体已经微微有些发臭,腐烂的气息弥漫而出。

    张三行看着这两具发烟的尸体,眉头微皱。

    而后带上手套,翻了翻尸体的手掌、脚心、以及胸前胸后,又看了看尸体的面目额头,沉思不语。

    “三行啊,你看出了啥?快给我们讲讲。我看这两具尸体有些奇怪啊。一般溺死之人都是全身发白僵硬,且腐臭味也不会这么快就散发出来,毕竟现在乃是秋季啊。

    而这两具尸体却是全身发烟,看着有点像是被人下毒谋杀,而后故意推到河里制造假象的。”

    在张三行后边,有一位挺着啤酒肚的大汉捏着鼻子来到尸体前,很是和蔼的对着张三行说道。

    看到此人开口,张三行站起身来,笑着回道:“李镇长,依我的检查判断,这一男一女两人确实是被淹死的,并没有什么下毒的痕迹。”

    “哦?那这两人为何尸体全身发烟?而且还这么快就散发出了腐烂味呢?三行啊,你可要看仔细些,毕竟这是两条人命,马虎不得。”李镇长有些严肃的说道。

    “呵呵,李镇长,他两人确实是被淹死的,这点我很肯定。但他们被淹死之前,却是遭遇了一些变故,因此才导致他们有此番景象。”张三行皱起眉头回道。

    “哦?什么变故,你且说来听听!”李镇长连忙问道。

    “这….”

    闻言,张三行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四周,示意李镇长此地人太多,不太方便讲。

    看到张三行露出这番表情,李镇长立马了然于胸,当下正欲想和他先回到家里商量这个问题。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觉得还是在这两具尸体面前说清楚比较妥当。

    “咳咳咳…”

    李镇长微微咳嗽两声,而后对着周围的村民道:“你们且都先回去,有事儿我再招呼你们。”

    说完,他又用手指着几个人道:“叶汉民,还有牛平、刘富贵你们三个留下来。”

    被李镇长指着的这三个人,一个是叶紫的父亲,也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另外两个是当时帮忙打捞上来的人。

    村民们听到这话,也没说什么,皆是三三两两细声低语的离去了,只留下三人下来。

    看到村民走的差不多了,李镇长才问道:“三行啊,现在你可以说说了,他们两个是怎么死的?在死之前又遇到了什么?”

    “李镇长,依照我的观察。这两具尸体虽然全身发烟,可是他们的指甲盖却是暗红,眼珠子还微微露出恐惧感,脚心微凹,胸口紧闭。

    由此可见,他们是在死前遇到了一些惊吓,慌不择路的情况下才掉入河中淹死的。”张三行回道。

    “惊吓?什么惊吓?且这两人面生的很,诸多村民都表示他们不是本村的人,也不是什么村民的亲戚。

    现在他们却是死在了我们村子里。要是这事儿不弄清楚的话,到时候县令追究下来,恐怕大家都不得安宁啊。”李镇长忧心忡忡的道。

    “他们在死前应该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张三行轻声回了一句,而后来到还在外围还没离去的叶紫跟前,顺手拔下了她的几根秀发。

    “你干什么?”

    叶紫看到这个张三行用刚刚触碰过尸体的手来扯自己的头发,顿时吓得浑身哆嗦,连连后退,有些惊恐的看着张三行。

    “叶紫,没事,不要怕!”

    张三行柔声劝慰了她一句,而后暗暗转动手中的戒指,指尖一缕绿芒闪过。双眼带着有些奇异的神色问道:“叶紫,难道你没感觉到那两具尸体有些奇怪吗?”

    叶汉民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被吓着了,慌忙来到她身边,一脸不善的对着张三行呵斥道:“张三行,你这是干什么?我女儿怎么会和这两具尸体有牵扯。我警告你,你可别乱来。”

    “奇怪的感觉?”

    叶紫听到这话后,倒是认真的思量了起来。

    而后有些茫然不自主的道:“我好像觉得这两人有些熟悉,好像他们现在好安详一样,我也想和他们在一块躺一会儿。”

    “果然!”

    看到叶紫这样说,张三行立马验证了自己先前在她眉心看到的紫纹,心里有些发苦。

    “紫丫头,你瞎说什么呢。”

    叶汉民听到叶紫这样说,顿时浑身一个激灵,有种不妙的感觉犹然而生。

    此时的张三行没有再关注叶紫,而是拿着她的几根秀发重新在尸体跟前蹲了下来,将秀发放在了两人的额头之上。

    随后,他便取出背包里的朱砂、糯米、八卦罗盘等物。

    张三行先是把八卦罗盘放在了两具尸体的脚心下方,而后朝着两人的周围撒了一些糯米,嘴里念叨着一些听不懂的话语,神色有些冷冽。

    “呲,呲,呲…”

    随着张三行洒出的糯米落下,随着张三行那些奇怪的话语声响起。原本雪白的糯米竟然冒起了云烟,发出吱吱作响的声音,好似点着了的大火一般,熊熊燃烧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