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章 验尸下
    张三行见到这样的情况,慌忙来到尸体脚心跟前,割破中指,滴落几滴鲜血落入八卦罗盘之中。

    “咻,咻,咻!”

    鲜血一滴入罗盘,罗盘指针猛地转动了起来,跳跃不停。

    就在此时,原本放在两人额头上的秀发竟然像变戏法一样,直直的往尸体里面钻去。好似此刻的秀发不再柔软,而是和钢针一般,坚硬无比。

    “看,那尸体变白了,变白了。”

    这时,在旁边一直紧张注视着尸体的李镇长,看着这尸体竟然由烟色慢慢地变成了白色,连忙高呼了起来。

    “镇长,镇长,快看,糯米变烟了,糯米变烟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吗?”牛平和刘富贵两人也是高呼着,眼神中充满了恐惧感。

    这也幸好是在白天,要是在晚上,不把人吓个半死才怪了。

    张三行原本紧紧注视着八卦罗盘的目光,听到他们三人这样说,慌忙转过头看向了叶紫。此时只见得叶紫眉心那条紫纹又出现了,显得狰狞无比,好似要从眉心中跳跃出来一般。

    “哎,镇长,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这两人要么应该是专门研究考古类的学生,要么就是干倒斗一行的。

    他们身上阴气太重,被不干净的东西侵入体内,扰乱神智惊吓而死。”张三行站起身来对着李镇长说道。

    李镇长闻言,急忙问道:“三行,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那个不干净的东西会不会影响到我们这里的村民?我们又应该如何应付这个东西?”

    “镇长,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只要大家心里没有恐惧感,那个不干净的东西也奈何不了村民。”

    张三行安慰劝说了一句,而后又思量了片刻,接着道:“镇长,目前我们村中也就那么几百户人家。只要这段时间大家随身带几把糯米,家里供奉一些佛像、道像等神像,这就足以保证村民的安全了。

    还有就是,这两具尸体须得好生处置安放,不能轻易下葬或者随便处理。”

    闻言,李镇长想了想,有些为难的道:“要村民随身带一些糯米,家里供奉佛像、道像这事好办,毕竟乡亲们也不想莫名其妙的招惹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只是这两具尸体不好处理啊,毕竟他们又不是我们村里的人,谁知道县令会怎么处理这两人呢。”

    听到他这般说,张三行点了点头,回道:“李镇长,你能否走走门路?让县令暂时不要过问这件事情,让这两具尸体在我那院子里放三天。

    三天过后,就让他们将尸体火化了。当然了,如果县令要派人过来验尸也可以。但须得在我那里验尸,不能轻易将尸体挪走。”

    看到张三行说的郑重,再加上这尸体和糯米的变化,李镇长猛地一咬牙:“尸体现在在我们这,这里是我说了算。那我就违反一次规定,将尸体送到你那院子里放三天。”

    说完,李镇长便对着牛平和刘福贵道:“你们两个先将尸体抬到三行的院子里,但注意的是,这里发生的事情你们务必要守口如瓶,不能随意声张出去。等这事儿过后,我自会开个村会嘱咐大家随身带着糯米,家里供奉佛像、道像。”

    “是,镇长,我们保证不会说出去。”

    两人连忙应承了下来,他们也知道李镇长这样做也是为了大家好。毕竟这件事情有些迷信,不能大肆声张。要是被县令知道了,说不定还会闹出啥事出来呢。

    张三行和李镇长商量完了之后,便对着叶汉民道:“叶叔叔,我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叶汉民看到刚刚张三行把自己的闺女给吓着了,心里有些不喜,但却也没有发作出来,只是沉着声音回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叶叔叔,恐怕叶紫她…”

    张三行双眼有些微红,看着站在叶汉民身后的叶紫,痛心的很。说了一半,却不知怎么说下去。

    “我女儿怎么了?三行,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我不会怪你的。”

    看到张三行将话转到了自己女儿身上,叶汉民不敢大意。再加上她刚刚稀里糊涂的说了那些胡话,他心里更是担忧之极。

    “叶紫她,被那个脏东西缠身了,恐怕她活不过三日了。”

    “什么,你说什么?”

    听到这话,叶汉民再也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气。

    一个箭步冲到张三行的面前,伸手掐住他的喉咙,怒目圆睁,大声吼道:“张三行,我女儿到底怎么得罪你了,竟然值得你这样诅咒她?你还对得起她吗?你对得起我和你欧阳婶婶这么多年来悉心照顾你吗?”

    张三行从小没了父母,就靠他爷爷张百顺拉扯长大。而叶汉民就叶紫一个闺女,他们夫妇俩看着张三行爷孙俩有些可怜,于是便很是关心照顾他,当作亲侄子一般对待。

    此等感情,虽说不上可比父子,但最起码也算得上好叔叔一辈的人物了。

    现在他听到张三行说出这样的话来,竟然说自己的宝贝闺女被不干净的东西缠身,活不过三天,这如何令得他不动怒呢?

    “叶汉民,你干什么呢?快放开三行。就算他话说得不对,你也不能这样啊,难道你想做杀人犯不成?”

    看到叶汉民将张三行掐的满脸通红,喘不过气来,李镇长心里一急。

    而后连忙上来拉扯着他,大声呵斥道:“叶汉民,三行这孩子行事素来严谨,你且听他说完再做打算也不迟啊。现在你这样乱来,万一真有事儿害了紫丫头,那你不是要后悔死吗?”

    一旁的叶紫也很是恼怒张三行这样诅咒自己,但她也不想看到张三行被自己的爸爸给掐死,当下也是开口劝阻着道:“爸爸,爸爸,你先放开张八仙吧。等下我没被他给说死,他倒是被你给先掐死了。”

    “哼,张三行,你最好把话给我说清楚,我紫丫头到底怎么得罪你了,值得你这样诅咒她?”

    叶汉民看到大家都来劝阻自己,倒也暂时压制住了自己心中的暴怒,大吼道:“张三行,我紫儿虽然有些刁蛮,平日里喜欢捉弄你,可她也没有歹意啊。”

    “哎....”

    张三行看着暴怒的叶汉民,又看了看那有些刁蛮、又有些可爱的叶紫。摇头叹息一声,有些无力的道:“叶叔叔,所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虽然我也不希望叶紫她就这么遭劫,可她这次真的是逃无可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