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无能为力
    “走阴棺,送百鬼,人力岂能强为?”

    张三行遥望天边,目光深邃幽暗。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乎的人即将要死在自己眼前,一种无力感、空虚感瞬间涌上心头,热泪涌动。

    听到张三行说得这么无奈,闻之让人有种心悸的感觉,叶汉民倒也冷静了下来。仔细的思虑着这些事情。

    而后想到张三行的爷爷张百顺那种神秘驭尸法门,那种玄之又玄的驱邪手段,此刻他的心中也开始相信了张三行的话。

    “三行,若是你的话是真的,我紫丫头活不过三日,那你可有办法化解?保我女儿一命?”叶汉民沉声问道。

    张三行闻言,摇了摇头道:“目前的我,没有能力化解这个不干净的东西保她一命。她这次的症状和我爷爷当时的情况一模一样,她这次真的是必死无疑。只有她彻底死了,缠绕在她身体内那个不干净的东西才会离去,因此我也无能为力。”

    “难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叶汉民还是不甘的问道。

    此刻的他就算不相信张三行的话,但也不得不问个清楚。毕竟三天时间转眼即逝,万一一个不好,那岂不是后悔都来不及了吗?

    “我没有能力保她一命,但是可以保她尸体不腐。或许以后她可以成为像活死人那样的存在,没有知觉也没有思想,只是一具冰冷但却又有一丝生机的尸体。”张三行沉声道。

    一旁的李镇长闻言,很是不解的问道:“这话怎么说?死了不是彻底没了思想、没了知觉、没了生机吗?你为何会说还有一丝生机?”

    张三行见状,解释着道:“呵呵,李镇长,死了的人确实是没有思想、没有知觉、没有生机、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但是有一种法门,或者说有一种葬法可以稍微改变一下这个概念。

    俗话说,生既是死,死既是生,生中有死,死中有生。不生不死,即为尸道...”

    不等张三行说完,叶汉民却是很不耐,带着一脸焦急之色问道:“三行,你别和我咬文嚼字的,你给我说说具体怎么办?”

    “以叶紫目前的情况来看,只有先耐心的等三天,具体是哪一天我也说不准。只有等她大劫来临之后的那一刻,用冥婚阳葬送阴葬之法安葬!”张三行沉声回道。

    “冥婚阳葬送阴葬之法安葬?”

    叶汉民和李镇长两人闻言,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虽然他们不懂这是啥安葬之法,但听这话表面的意思,恐怕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当下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这话如何说?”

    “就是在叶紫死的那一刻,以特殊棺木,以阴葬悬空之法埋葬在我的后院中。而后以我阳葬之身和她举行冥婚镇压她尸体三年,以此保证她不会发生尸变。这样我还可以凭借我的阳气护佑她尸体不腐,生机不灭。”

    张三行心中不忍叶紫就此彻底消逝,只得将这些未知的危险压在自己身上。

    “三行,你是活人,你怎么阳葬镇压?难道你要我活埋了你,以此来护佑我紫丫头吗?若是这样做那你岂不是要白白身死?”

    “叶叔叔,没你说得那么严重。只要我每天晚上躺在另一口特制的棺木中,以红线作为牵引,以我的阳气镇压她尸体内的阴气三年即可。”张三行回道。

    “三行,这样做你真的不会有事?”叶汉民不怎么相信的问道。

    “叶叔叔,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张三行没敢告诉他这里面的危险,没敢和他说三年内如果镇压不住,自己也会身死。且在这三年中还会一直不断损耗自己的阳气,折损自己的阳寿。

    “三行,你刚刚说特殊的棺木?这棺木有何特殊之处?若是你说得是真的,那现在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这棺木须得加快时间赶制出来。”这时,李镇长插口问道。

    “我院子前面有两株百年老槐树,等下麻烦李镇长您让人将这树给砍了,取树干下面三丈三制作两幅棺木。等棺木做好之后,我再来布置棺木刻画阵图,安葬我和叶紫。”张三行回道。

    “行,这事儿就交给我去办,你现在也赶紧回去。我估摸着再有两三个时辰,县令的人和医院的人就要来验尸了。你且先回去准备一番,到时候我再走走门路和他们说说。”

    李镇长看到这两件突如其来的事,心里也没有乱了分寸,反而非常的有思路,一件事一件事的处理,并不慌乱。

    “叶叔叔,李镇长,那我先回去了。”

    张三行闻言,也知道自己待会儿有许些事要准备,当下也不耽搁,和他们说了一句,而后便来到叶紫跟前,含情脉脉的道:“叶紫,你放心,不论你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守护在你身边的。”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远去。

    叶紫闻言,脸色不停的变幻着,有悲有喜,还带有那么一些怀疑之色。显然她还是有些不相信张三行说的,自己在三天内必死无疑。

    “乖女儿,我们回去吧。前些日子你和我说镇上一对耳环和一条项链非常好看,你很喜欢,等到了家中我和你妈妈这就带你去买。只要你喜欢的,我通通给你买下来。”

    人,有的时候知道自己哪天会死,这既是一件好事情又是一件坏事情。好的是,可以提前做好准备,在最后的日子里好好的享受生活,可以和这个美丽的世界亲手告别。

    坏的却是,知道自己会死,却又不甘心就此死去,心里悲苦,没有那种突如其来的死去安宁。

    “哎!好好的一个紫丫头,怎么会招惹这个东西呢?汉民呐,你也不要太悲伤,我相信三行他一定能够护佑紫丫头,保持她生机不灭的。

    就算以后她不能说话了,没有思想了,可她还不是相当于活着的吗?能活着,这就是莫大的幸事啊。”

    李镇长知道他们两个父女情深,平日里叶汉民把叶紫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现在却如晴天霹雳一般,得知自己的宝贝女儿即将要身死,这如何不让他伤心难过呢?轻声安慰了一句后,便也转身离开了,不想过多的打搅他们两人最后的一些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