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驱赶尸气(求推书)
    欧阳洛婉和叶紫俩人挑选了将近一个多时辰,店里好一些的首饰几乎都试了个遍,才终于挑选了一副最为合适的耳环和项链。

    “紫丫头,要不你再瞧瞧?”叶汉民很是耐心的说道。

    “不用了,爸爸,这两样我很喜欢!”叶紫开心的笑道。

    “恩,你喜欢就好,你喜欢就好。那我们现在去裁缝店,给你定做一件漂漂亮亮的婚纱。”

    虽说是阴葬冥婚,但叶汉民也还是希望自己的女儿穿的漂漂亮亮的,要给她最完美的一面。

    想着哪怕是她在阳间享受不到婚姻的喜悦,最起码也得要她在死后给她最好的,让她带着最漂亮的样子阴葬。

    都说女儿乃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叶汉民的做法可真是应了这句话,竭尽全力为她着想考虑,丝毫不顾其他的事情。

    “婚纱?汉民呐,咱女儿还差几个月才十八岁,你现在给她定做婚纱,是不是早了一些?”

    欧阳洛婉看着带上项链耳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女儿,心里也很是欢喜。现在突然听到叶汉民说要给叶紫定做婚纱,这让她有些奇怪。

    “不早,不早,早做晚做还不是都要做?洛婉啊,你今天就不用问这问那的了,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叶汉民笑着说了一句,而后便带着叶紫去了一家定做衣服的店里。让这裁缝师傅加班加点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一件完美的婚纱出来。

    不说叶汉民在这里为叶紫付出所有,让她在最后的一两天时间里享受欢乐,完成她的心愿,且说张三行回到家中后也不得空闲。

    当他一回到院子里便直朝后院走去,此时那两具尸体已经让牛平和刘富贵两人放在了棺材里。

    “喀嚓!”

    这个后院本来就光线不足,阴暗的很,当张三行看见那两具尸体又由白色慢慢转换成烟色的时候,便连忙关了灯,点起了几根蜡烛来照明。

    当这灯一关上之后,整个后院都漆烟无比,就只见得张三行手里的那几根蜡烛散发着点点火光。

    这没有火光还好,反正看不见,也没觉得有啥可怕的。

    然而正是这点点火光,才使人看起来更加的害怕。这些火光飘浮不定,一闪一闪的,好像鬼火一般。照着那些面目惨白的尸体,使人心惊肉跳毛骨悚然。

    且这后院又时不时的传来一丝奇怪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发出凄惨的嘶吼一般,一阵一阵。真是让人不敢听下去,只想塞住耳朵紧闭双目,心里直念阿弥陀佛、无量道尊,想以此来驱逐心中的恐惧感。

    张三行将手里的几根蜡烛分别放在了几张棺材板上,而后便来到躺着那两具尸体棺材头跟前。用朱砂笔在两幅棺材头上面画了两个八卦,而后又用手沾了沾一些烟狗血,弹到了棺材周身。

    本来一般的死人,不论尸体还是棺材都不能见任何鲜血。因为一旦见血,容易引发凶兆,不吉利。

    但这两具尸体不同,他们乃是受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侵蚀了心神,且那个东西还在他们体内。

    张三行知道,这个不干净的东西绝对是尸气,且还是一具特别尸体内的尸气。霸道之极,无法轻易除去。因此他才以烟狗血为引,接引这两具尸体内的尸气出来,免得持续下去发生尸变。

    “阴阳借道,尸王出山,百鬼相随,生人退避!”

    张三行在棺材前边高声呵斥了一句,而后双手按在棺材板上,双臂用力一震,两块棺材板就被掀翻了出去。

    “唰,唰,唰…”

    在棺材板震开的那一刹那,张三行从旁边的案桌上抓起两张空白的黄色符箓,往两具尸体额头一贴。而后持着朱砂笔,在这符箓上游龙走凤一般画起了阴符。

    随着他的手腕转动,两道符箓很快就画满了符号。

    仔细一看,有点像道家的震灵符,但却又有一些不相同的地方。却是在这符箓上,有一道模糊的影像。好似这影像是什么尸王或者尸道祖师一般,看起来气势非凡。

    说也奇怪,当符箓画完之后,那一男一女两具年轻尸体便腾的坐立了起来。脸色木讷,双眼无神,双臂也是僵硬下垂着,这样子看起来颇有点像电视里面演得僵尸那样。

    随后,张三行带着凝重的神色,从旁边的案桌上取下桃木剑,紫金铃铛。一手持剑,一手使劲的摇动着紫金铃铛,嘴里念念有词。

    “铛铛铛….”

    急促而又刺耳的铃铛声在这个阴暗的后院中响起,且在这些刺耳的叮铛中还夹杂着一些凄惨的吼啸声,很是渗人。

    “啪,啪,啪!”

    阴风阵阵,狂风并起,后院中木质的门窗被吹得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呼,呼,呼!”

    突然,阴风变得凄森了起来,一下就把那摆放在棺材板上面的蜡烛给吹灭了。

    就在蜡烛吹灭的瞬间,这个院子又变得漆烟了起来,伸手不见五指。

    就在此时,那些躺在棺材里的尸体突然暴动了起来,死命的敲打着订上铆钉的棺材板。好像要冲出来一般,十分的神秘。

    紧接着,那两具年轻男女的尸体此刻也发生了变化,原本无神的双眼此刻竟然各自发出了两道绿幽幽的光芒。

    在这绿幽幽的光芒照射下,他们那烟白交替的脸庞上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挪动一般。惨白而又肥嫩,好似蛆虫一般,并且这两具尸体竟然还时不时的狞笑两声。

    随着他们笑声的响起,那些蛆虫一般的东西便掉落下来,往着他们尸体里面钻去。

    阴风怒号的声音、尸体敲击棺材板的声音、无根无源的惨叫声、紫金铃铛钉鸣之声,以及现在这尸体发出的狞笑声,种种神秘的声音纷乱响起。在这漆烟的院子中伴随着四道绿幽幽的目光,挪动的虫子。这一切的一切,都令人心神崩溃,头皮发麻。

    “好家伙,没想到你们竟然碰到了这等尸气?”

    张三行见到这一幕,脸色聚变,身形暴退。而后将手中的桃木剑一挑,便将案桌上的蜡烛挑了几根起来。

    “咔擦!”

    接过蜡烛,他慌忙点了起来,好似此刻的他也被这种恐怖的气氛吓到了一般,需要借助光芒来驱逐心中的恐惧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