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官府验尸
    从前院到后院也不过几米的路程,一行数人眨眼之间便来到了后院门口。张三行顺手一推,便把大门推开了。

    “咯吱,咯吱!”

    木质的大门一推开,木门发出了响声。且这后院和前院不同,此刻秋季,虽说大院朝西,但光线还是不足。就在大门推开的瞬间,一股凉飕飕的寒风迎面扑来,落入众人眼中的是那一排排棺木。

    众人被这凉风一吹,浑身一阵不自在。而后又看到这么多棺木摆放在自己眼前,且透过冰棺能够清楚的看到那些僵硬冰冷的尸体。有些尸体更是睁大了双眼,样子甚是恐怖。

    龚县令见状,眉头皱起,心里甚是不安,语气有些颤抖的问道:“三行啊,你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尸体啊?为何不将他们都安葬了呢?”

    “龚县令,这些尸体有些还没过头七,不能安葬。有些尸体是隔壁村庄暂时放置在这里,等他们挑选好了墓地之后才运送过去安葬的。

    您也知道,我一个人没啥本事,只能赚一些停尸费用勉强过过日子罢了。”张三行早就知道他会有此一问,因此说辞也准备好了一套。

    “原来是这样啊,你一个小伙子住在这里,难道不怕么?要知道,别说是你一个年轻人了,就连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大人们都觉得浑身不自在啊。”龚县令抖了抖身体,皱着眉头道。

    “呵呵,这有什么好怕的。不过是个普通的死人罢了。”

    张三行轻轻一笑道:“再说了,在这方圆数十里地,也就我这里可以放放尸体。难道我就只顾着自己一人的心绪,将这些尸体置之门外不成?

    毕竟他们生前也是人啊,我实在是不忍心看着他们头七还没过,尸首便腐烂而去。这样对于他们生前来说,也是及其可悲的一件事情啊。”

    听到他这样说,龚县令顿了顿,而后才微微一叹道:“哎,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或许你是无知者无畏,或许你是善心包容一切吧!但不管怎么说,你能有此想法,这也说明你的心地不错!”

    说完,他对着身边的几个验尸人员道:“小王、小李、小杨啊,你们且仔细的看看,一定要给我一个准确的结果。判断他们到底是死于自然溺水还是被人谋杀,毕竟这是两条人命案嘛。”

    “是,龚县令!”验尸人员点了点头,而后背着个工具箱进去了。

    张三行见状,慌忙领头为他们指引,带着他们来到那两具尸体跟前。

    当三位验尸人员来到尸体跟前时,推开了棺材板,套起工具细细的验看了起来。

    那小王提着个专用的验尸手电筒对着两具尸体的眼珠子、口腔看了看,而后又掏出纸和笔详细的记录了起来。

    而那另外两个人却是各自抄着一把小巧玲珑的手术刀,对着尸体的指甲、发根验看了起来,而后更是取了一些指甲和头发放在了一个专袋中,留着回到医院进行化验。

    “小王,这尸体微微有些浮肿,胸口微凸,脚心微凹….基本上可以从表面断定他们是死于溺水。至于更详细的,我看还是要进行解剖才比较合适啊。”小李看了一会儿笑着道。

    “呵呵,李哥,我看没必要了吧?这两具尸体的眼神还泛着淹死的那种特有的症状,且他们的口腔内也满是污浊,喉咙也并未有其他异状,全身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可疑之处。若是我们现在就他们解剖,有些不符合程序规定啊,毕竟他们的家人还没许可呢。

    我看不如我们先带着这些指甲和发根去做个化验,而后再做下一步的定论吧!”小王笑着回道。

    “是啊,王医生说得极是。若是两位医生就这样将他们解剖了,那万一他们的家人有些权势。怪罪你们没经过他们的同意便解剖了尸体,这样一来你们岂不是吃力不讨好反而惹得一身羊骚么?我看暂时不要乱动的好,免得出了岔子。”

    张三行自然不想看到他们解剖两具尸体了,这两人是死于溺水他早已判断清楚了,且此刻这两具尸骨的内脏必定被尸虫啃噬的差不多了。

    万一要是解剖了,那岂不是平白招惹麻烦?说不定还会因此发生什么不好的变故呢,当下他也是连忙劝阻着道。

    在门口的李镇长和龚县令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那个龚县令闻言,也觉得很有道理。要先搞清楚他们的身份比较合适,免得招惹麻烦。

    “咳咳咳…”

    当下他假意咳嗽两声,开口道:“既然你们从尸体表面已经基本确定这两人死于溺水,那你们暂时就不要解剖了,先将那些东西拿去化验吧。等化验结果出来了,这两具尸体的家人找到了,再决定要不要进行下一步的解剖。”

    “县长您说得极是,据说像这种刚刚溺死之人,他们在溺死的时候必定有很大的怨气,因此此刻实在是不宜解剖。俗话说的好,鬼神之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这万一要是引发什么不好的变故,岂不是麻烦了?”李镇长也是慌忙吹吹耳边风,拿些鬼神之类的话忽悠吓唬他,配合张三行的想法。

    三位验尸人员听到龚县令发话了,慌忙收拾了工具,盖好棺材板。对着尸体念叨了一句不要见怪之类的话,而后出了院子,来到门口。

    “李镇长,尸体你且好生保存。务必要在我将死者身份调查清楚之前,将其保存完好,如此也好在来日交给死者家属处理安葬。”

    龚县长是巴不得早些离开此地,连忙吩咐了一句,而后大步而去。

    看他这神色,估摸着不是前往道观就是前往寺庙烧香拜佛,求请神灵护佑,免得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缠身。

    而那三位验尸人见状,也紧随其后,急忙拿着这些东西去县城化验。

    看着这些人都走了,李镇长才对着张三行道:“三行啊,尸体里面不干净的东西都处理了吗?”

    “镇长,尸体我已经处理好了,不过这次这个脏东西有些厉害。根据我初步判断,他们应该是被黄尸尸气侵蚀了。”张三行皱着眉头,甚是有些担忧的道。

    “黄尸?这话怎么说?”李镇长不懂尸体划分,有些疑惑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