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十章 叶紫的变异
    “李镇长,所谓人有人道,尸有尸道。我们普通中人有武艺高强之人,那尸体自然也有一些不凡之尸了。具体的一些情况三言两语之间,我也无法说的明白。

    因此我建议镇长您尽快落实村民家中供奉佛像、道像之类的神像,让村民随身携带糯米,镇压邪气。而我,则趁着这段时间再四处查探一番,看看动静再说,也好预防不测。”张三行回道。

    “恩,正所谓防患于未然,我正打算稍后就召开一个村会,说说此事。”

    李镇长对于鬼神之事还是颇为相信的,毕竟整个湘西地区都有流传这些事情。

    想了片刻,李镇长又继续道:“待会儿会有几个木匠去砍伐你门前的那两颗槐树,制作棺材,不知这里面你还有什么要让他们注意的地方吗?”

    “没有了,槐树属阴,也是木中鬼,一般人是不能用槐树做棺材的,但这次须得反其道而行之方可有效。

    只要他们做好了棺材,到时候我自然会刻画符箓,和叶紫举行冥婚阳葬送阴葬,镇压她体内的尸气,防止发生尸变。”张三行回道。

    “恩,这就好,这就好。只要将事情都安排妥当了,那就没啥好怕的了。”

    李镇长点了点头,而后也转身离去,召开村会。安排随身携带糯米,供奉神像之事。

    就在他刚刚走出前院大门,就看到叶汉民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心里大为奇怪,“咦?叶汉民,你怎么来了,莫非紫丫头出了什么事儿吗?”

    “李镇长啊,张三行现在在家吗?刚刚我和我女儿、老婆去逛街,给我女儿买首饰。但岂料刚买完首饰回到家中后,我女儿便脸色发白,浑身冰凉,且还时不时的说些胡话,因此我想请三行赶紧过去看看。”叶汉民很是焦急的道。

    “什么?还有这事?快,快,三行就在后院,你快去请他去看看。等我开完村会后,我也过去。”

    李镇长看到这还没到三天呢,叶紫这么快就身体不适了,当下心里更是焦急。担忧张三行所说的那个黄尸会作怪,于是一路小跑着回去,抓紧时间召开村会安排事宜。

    “三行,三行啊...”

    看着李镇长跑着去召开村会商量事宜,叶汉民也是猛地高喊了起来,慌慌张张的冲进后院,神色甚是焦急。

    “叶叔叔,怎么了?”在后院的张三行见到叶汉民这么慌张,有些疑惑的问道。

    “三行,快,快到我家去看看我紫丫头是怎么回事。”叶汉民一看到张三行就好似看到了救命恩人一般,拉着他的手直往外跑。

    “叶叔叔,叶紫她到底怎么了?”

    一听叶紫有事,张三行虽然心里也是很急躁,但他还是挣开了叶汉民的手,冷静地道:“叶叔叔,您先别急,你先和我说说叶紫她怎么回事?如此我也好准备一些东西过去。”

    “我紫丫头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全身冰冷,脸色煞白,胡话说了一大堆。三行,你可要替我女儿好好瞧瞧啊,这还没到三天呢,她就变成这样了。”叶汉民几乎是带着哭腔哀求道。

    “什么?叶紫她现在就脸色煞白全身冰冷,尽说胡话?”

    张三行一听这话,身体一颤,好似头晕目眩一般,身体猛地摇晃了起来。

    当下再也顾不上许多了,只得顺手拿了一些朱砂、符纸、以及那柄桃木剑和紫金铃铛,随后便急匆匆的冲了出去。

    “三行,等等我!等等我!”看到张三行比自己跑的还快,叶汉民在后面高呼一声,随后也是不要命的向前冲去。

    叶汉民的家离张三行的家相隔不远,在两人全力奔跑下,只不过花了十来分钟便赶到了。

    张三行一来到门口,也顾不得许多了,抬起脚踢开了木门,直朝叶紫的房间而去。

    “三行,你来了啊。快,快替我女儿看看,看看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叶紫的妈妈欧阳洛婉从床头边站了起来,给张三行让了一个位置,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婶婶,你别急,我来看看!”张三行也不多言,抄起符纸,用手指沾了一些朱砂,画起了一道凝神符。

    凝神符画完后,他贴到了叶紫的额头上。随后更是将手掌平放在她额头上方,带有规律性的微微挪动了起来,嘴里念叨着一些不明的话语。

    “我可怜的紫儿啊,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老天爷啊,要是我上辈子造了孽,你就惩罚我,求求您放过我可怜的女儿吧!”

    欧阳洛婉看着越来越冰凉的叶紫,忍不住痛哭了起来。一脸悲戚之色的哀号着,使人闻之,催人泪下,心碎断肠。

    “你这败家娘们在胡说些什么?咱女儿还没死呢,你给我出去,不要在这里打搅三行。”

    在后边刚刚赶到家中的叶汉民听到自己老婆在哭泣哀嚎,虽然他自己心里也是极为痛心,但他更是担心欧阳洛婉这样哀嚎会影响到张三行。因此他一进来对着欧阳洛婉吼了一声,而后急忙将她拉到了外边。

    听到自己的老公这么一吼,欧阳洛婉立马清醒了过来,抬起手就欲给自己一巴掌,暗恨自己不分场合时间,胡乱说话。

    看到她做出这样的动作,叶汉民拉住了她,低声道:“洛婉啊,我知道你担心咱宝贝儿女。但是现在有三行在,我想他一定有办法的,你不要乱想了。”

    “汉民,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么?要不然你今天怎么会突然给她买首饰,预定婚纱呢?你告诉我,你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欧阳洛婉趴在他的肩膀上,双手捶打着他的胸膛,焦急的问道。

    “哎,洛婉啊,今天三行一见到咱女儿,就说她被不干净的东西缠身活不过三天。我就想着在这最后的几天时间里给她所有,一定要让她快快乐乐的走完这最后三天时间。可是我没想到这事儿竟然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叶汉民悲戚地仰天长叹道。

    听到叶汉民这样说,欧阳洛婉如坠冰窖,双眼一烟,头昏脑胀,几乎要昏厥过去。

    拼着最后的一丝神智,焦急的问道:“什么?被不干净的东西缠身活不过三天?汉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咱女儿怎么会招惹这种东西呢?三行他既然看出来了症状,那他可有办法解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