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五章 割尸取骨
    “什么?还有这事?”

    听到张三行这么说,三人才明白过来他为何这般着急。

    当下李镇长猛地站起身来,急声道:“汉民,我背着三行,你背着紫丫头,我们快快过去。”说完,他便半蹲下来,背对着床,示意张三行趴到自己的后背上。

    叶汉民见状,也不敢怠慢,连忙扶起张三行,将他放在了李镇长的背上。

    看到张三行已经趴到了自己的背上,李镇长深吸一口气,背着他就朝他的院子里跑去,生怕时间不够,引得那个黄尸赶来。

    张三行一被背走,叶汉民又是扶起了沉睡中的叶紫,将她也背到了背上,紧随李镇长的后边追去。

    边追边对着欧阳洛婉呼道:“老婆,你也别闲着,你快把三行带来的那把桃木剑、紫金铃铛、符纸朱砂等物一并收拾了,带到三行家里来,或许他等下还要用到这些东西。”

    “恩。我知道了!”

    欧阳洛婉闻言,慌忙收拾了一番张三行的作法器具,带着这些东西一起朝着他院子方向跑去。

    李镇长和叶汉民两人虽然各自都背着一个人,但速度还是快到了极点,好似压根没有背人一般,健步如飞,形如鬼魅。

    一行三人约莫跑了十几分钟,来到了张三行的后院中。

    李镇长瞅了一眼放在院子里的棺材,随后来到了一副没有放尸体的棺材旁边,对着背上的张三行问道:“三行,这幅棺材行么?”

    “行,行,先把叶紫放进去!”

    张三行看了一眼那副棺材,点了点头。

    随后从李镇长的背上跳了下来,跌跌撞撞的来到供桌前。抬手拿起一把锋利的短刀,慌忙跑到了放他爷爷张百顺尸体的那副棺材跟前。

    随后他跪在棺材头跟前,喃喃道:“爷爷,刚刚我替叶紫驱逐尸气的时候发现,那个黄尸已经从地下冲出来了。

    我要借助你的背脊骨镇压叶紫体内的尸气,防止她被黄尸尸气侵蚀,发生尸变。对不起了,爷爷!”说完,他便磕了三个响头,掀开了棺材板。

    而后一把将张百顺的尸体翻转了过来,对着尸体后背那么一刀就割了下去。

    “三行,你这是干什么啊?你为何要对一个死人动刀?还有这人是谁?”李镇长三人被张三行这一系列的动作都给搞蒙了,不知他为什么要拿刀割死人,搞不明白他的目的。

    “这是我爷爷的尸体,我爷爷常年卖棺葬尸,和各种尸体打交道,身具尸王之能。只有他的背脊骨才能暂时保住叶紫的性命,才能暂时压制住叶紫体内的尸气,不让叶紫发生尸变,让那个黄尸暂时找不到这里。”

    张三行头也不回的道了一句,而后继续割开他爷爷的皮肉,取出背脊骨。

    “三行,你爷爷不是在年初的时候下葬了吗?这里怎么还会有他的尸体?”叶汉民当时是负责抬棺的,他很清楚的记得当时他自己亲自抬着张百顺的尸体送到了墓地安葬。

    “叶叔叔,你当时抬的那个是口空棺。我爷爷临死之前让我不要将他埋葬,他说我总有一天要用到他尸体的时候。

    因此我一直将我爷爷的尸骨放在了这里,现在到了我爷爷说得那个时候了,我不得不取出我爷爷的背脊骨出来。”张三行甚是悲戚的回道。

    “什么,你爷爷竟然有这等遗言?”

    叶汉民三人闻言,甚是惊讶,随后连连感叹,满脸崇敬之色。

    张百顺生前儿子儿媳不知何因早逝,白发人送烟发人。到了他老了的时候,更是百病缠身受尽折磨。

    没想到他死了大半年之后,尸骨还是不得安宁。要自己的孙子割开皮肉,取出背脊骨解救危难。对于他的悲苦一生,这又如何能让叶汉民三人平静的去对待?

    张三行下刀非常的快,刀法也非常的精湛,几乎没有耗费太多时间,也没有太过损伤张百顺尸体其他部位的尸骨,顺利的取出了他的背脊骨。

    张三行取出背脊骨后,也没有做丝毫停留,挥刀割破自己的手指,滴了几滴自己的鲜血融入其中。

    随后他又是了几道符纸燃烧了起来,将这根背脊骨放在符纸上熏了半分钟。

    当熏好背脊骨之后,这跟原本惨白的骨头此刻竟然泛出点点绿光,这些绿光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渗人,好似不是什么一般的东西一样,充满着邪气。

    “叶叔叔,李镇长、欧阳婶婶,现在也已经快到了阴阳交替阴时三刻之际,你们此刻不宜走夜路,也不宜出我这院子的阴平煞门,更不宜待在此地。因此你们可速速去前院客房歇息,待到明日天亮之后才可回去。”

    说完,张三行拿起三道符纸,提起朱砂笔在符纸上游龙走凤画了许些符号。

    随后将之交到了叶汉民三人手中,一脸凝重之色的道:“叶叔叔,待会儿你们不管听到什么声音,或者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都不要出声,也千万不要出来。就把这道符纸放在胸口就行了,切记,切记!”

    “三行,这是为何?难道待会儿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会过来吗?”叶汉民三人接过符纸,异口同声的问道。

    “叶叔叔,所谓阳时午时三刻乃是处极刑之时,人死之后阴气被阳气压制不能散发。唯有到了晚上阴时三刻之际,这股阴气才会冲出。

    且叶紫身上有千年黄尸尸气盘踞,那头黄尸此刻必定会有所感应,驱使这些阴气过来袭扰大家,因此我才刻画这道静心驱魔符与你们。只要你们不出我那客房,就不会遭到阴气的袭扰,如此方可平安无事。”张三行回道。

    “恩,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且去了。三行,你千万要小心行事,若是我紫丫头实在是不能保全。你就,你就,你就毁了她吧!”

    叶汉民咬了咬牙,说了一句狠心话后转身朝着前院客房走去。那李镇长和欧阳洛婉却是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跟了过去。

    “呼呼呼...呜呼呼….呜呼呼….”

    三人没走多久,后院中突然狂风大作,鬼气缭绕。一股浓烈作呕的腐尸气味不知从何方吹来,引得躺在这个后院棺材里的数十具死尸都有些不安一样,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嘎嘎嘎,,还我命来,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恶贼不除,誓不罢休,恶贼不除,永不轮回….”

    “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

    在这些阴风响起鬼气蔓延之时,一道道虚无的身影出现在窗外,面色渗人。他们在不停的拍打着窗户,吼出临死之前那种不甘的怒吼声,令人闻之,毛骨悚然,心惊胆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