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十八章 斗黄尸尸气中
    “嘎嘎嘎...”

    此时,这道魔像分出虚影后也发生了变化,此时的它不再虚幻,而是慢慢的凝实了起来,张口狞笑连连。

    没过多久,一位身材颇为魁梧,头戴紫金冠,身披紫龙袍的壮汉出现在了张三行的眼前。

    “嘶....”

    张三行一见到这个魔像化出本尊面貌,心里猛地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站在他眼前的这个壮汉装扮乃是晋朝末期时的装扮。依照这样的情况看来,此尸深埋地底下已经有了将近两千余年。

    对于这样的古尸,张三行甚是觉得很意外,在他的预料当中,这具尸体应该只有一千余年罢了。

    “好孽障,看来你本尊在埋葬之地,肯定吸纳了周边所有的阴坟地气为己用,强行霸占了其他的坟墓风水灵气了。”

    张三行手握背脊骨指着眼前的壮汉,猛地高喝了一声。而后将另一只手的中指放在嘴里一咬,将中指给咬破了。

    随后他用这些流出来的鲜血在虚空中刻画着一道道符箓,好似八卦神雷符,但又不完全是,复杂难明诡异之极。

    “土鸡瓦狗,何足道哉?”

    黄尸虚影化作的壮汉冰冷的吐出八个字,脚步挪移,一手缓缓的向前推,一手平挡胸前,摆出一副武学高手的架势出来。

    “死!”

    大汉高呼一声,张口吐出密密麻麻的尸虫朝着张三行冲去,而后他的身体也是猛地跳了起来,双掌化刃冲向棺材板,要灭杀张三行。

    “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紫真灵。昊天神兽,降伏五兵。五天邪神,亡身灭行。所过之处,万尸具陨,急急如律令!”

    张三行长啸一声,如同猛虎下山一般,举着背脊骨朝着黄尸大汉抽打而去。

    在他高喝的时候,他手中的那尸尊冥戒指自动跳落下来,冲到了背脊骨的尖端,套在其上,五光十色,神圣至极。

    他的这枚尸尊冥戒乃是尸道祖师天尸三尊遗物,所谓穷极生变,尸之极境便是神,道本无相,不分善恶。达到极致境界善就是恶,恶也就是善,不分彼此。

    砰,砰,砰!

    张三行居高临下,一鞭抽打过去,那个黄尸大汉抬臂一挡。顿时发出了剧烈的碰撞声。好似两块钢板碰撞在了一起一般,隆隆作响。

    随后,张三行手里的背脊骨在骨于骨相连之间,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光华流转彩耀夺目。

    叮咚,叮当!

    在这条背脊骨上方,那枚尸尊冥戒在触碰到黄尸大汉的瞬间,便牢牢的吸附在了对方的尸体上,不停的抽取他体内的尸气。

    啊啊啊啊啊.....

    黄尸大汉疯狂的大喊数声,双眼通红,面色扭曲。长长的獠牙露出狠辣的凶光,而后他急忙朝着贴在自己身上的那枚尸尊冥戒拍去,企图将它震落。

    可是这尊黄尸大汉震了许久,还是不能震落尸尊冥戒,只能勉强阻止体内尸气流逝的速度罢了。

    “哼,天尸道祖的圣物岂是你这头小小的黄尸虚影能够震落的了的?”

    张三行见到这样的情况,心里大喜。他知道,自己的这枚尸尊冥戒能够吸收万尸尸气,只要自己的驱尸本领高超,凭借这枚尸尊冥戒就足以收服天下任何尸王。

    虽说目前他的驱尸本领也就刚刚入门,但这头黄尸大汉也不过是由虚影尸气凝结的罢了。现在双方两人也就是半斤和八两的差别,因此此刻的他们只是看谁能够取得先机占据上风。

    现在张三行凭借他爷爷张百顺的背脊骨抽了一记此尸,使得此尸的尸气有些紊乱。而后这枚天尸道祖的遗物更是及时发威,如同抽丝剥茧一般抽取此尸体内的尸气为己用。

    “孽障,还不速速伏法?”张三行虽说此刻占据了许些上风,但也不敢有丝毫怠慢。当下慌忙震动背脊骨朝对方全身各处抽打而去,寻找对方的破绽。

    过了片刻,张三行以不差于绿尸等级的背脊骨抽打这尊黄尸,竟然没有给对方带来太大的实质性伤害,只是微微打乱了对方的尸气。

    顿时他便知道,这个黄尸已经练得铜筋铁骨。要想更好的毁灭此尸虚影,须得寻找弱点,打散尸气,取出尸气内凝结的尸丹方可。

    每具尸王深埋地下无数年,体内或多或少都有几枚尸丹。这些尸丹乃是天地精华所凝结,拥有生之奥秘,这也正是大道遁其一的一线生机。

    依照张三行的估计,那尊黄尸本尊体内最少有三枚以上的尸丹,而这具由他尸体本尊发出的这道尸气绝对有一枚尸丹的存在。

    要不然这头虚影不应该这么强悍,不应该能够抗击的了背脊骨的抽打,不应该能够延缓尸尊冥戒吸取尸气的速度。

    “砰砰砰!”

    张三行取得一丝上风,连忙朝着黄尸大汉身上四处抽打而去。一时之间,张三行如同疯狂了一般,朝着黄尸大汉没头没脑的猛打了过去,威猛不凡。

    然而,他每一鞭都很是顺利的抽打到了对方身上,可就是抽打过去后好似抽到了铁板上一般。不仅没有给对方带来什么伤害,反而震得自己双手发麻,差的握不住手里的背脊骨。

    “玛德,这该死的黄尸虚影的弱点到底在哪里?怎么他全身都好似铁板一块,抽了半天没啥反应啊?”

    张三行心里暗暗发苦,不知如何是好。他心里很是清楚,要是再这样下去,自己还没把对方给抽死,反倒是要把自己给累死了。

    “吼,吼,吼!”

    黄尸大汉因为受到尸尊冥戒的影响,一时之间倒是没有反应过来,被张三行抽打了许多下。现在他好似感觉到了疼痛一般,清醒了过来。仰天就是数声狂吼,状若疯狂。

    “本王,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被背脊骨抽打了这么多次,黄尸大汉好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气息阴森恐怖,尸虫弥漫四野。随后,他便带着浓烈的腐尸味变掌为拳,朝着张三行打来。

    且他在冲打之际,脚步也是颇具规律。好似不仅他这一套拳法颇有名堂,他这步伐更是非同一般。虎虎生威,快若闪电。

    张三行看着对方朝着自己打来,面色一变,心里发苦。

    他虽然懂一些葬尸之道,练尸之道,可就是不会武学招式。

    现在张三行发现这个黄尸肯定是精通武学之尸,要不然,哪里还能打出这么精妙的拳法出来呢。

    心里虽然如此想,但他也不可能没有反应。当下连忙一个驴打滚躲向了一旁,来到供桌前。伸手抓起一把符纸,朝空一抛,挡在自己的身前。

    而后用手又是一抓,抓起一把朱砂挥手洒到了那些漂浮在空中的符纸上。

    “六丁八甲,五阳九极,急急如律令!”张三行挤出手指上的精血,朝着虚空画了许些符号,而后又是高声念了一道咒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