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十章 尸丹
    黄尸大汉知道此刻是万无逃跑之理,于是便干脆散了尸气。沟通叶紫体内的尸气作乱。让她尽快结束性命,而后自己凭借那股尸气运转尸变,借体还尸重现人间。

    张三行看到黄尸自散了尸气凝结的身体,化作尸云朝着四处蔓延扩散,顿时眼神一凝。

    而后又看到有数股猛烈的尸云精华冲破了叶紫躺着的棺材防护。直接和叶紫体内的尸气合二为一。对此,他只能无奈地叹息一声。

    叶紫体内的尸气已经深入骨髓,和她身体密不可分。原本这个黄尸大汉的尸气精华和叶紫体内的尸气本来就是同根同源。现在两者合一返本还源,这乃是不可逆转的至理。

    要想破除这种状态,除非此刻的张三行乃是超越黄尸境界的尸王,最少也要达到绿尸境界以上。或者真如黄尸大汉说得那样,直接灭了叶紫,彻底斩断所有。

    但此时的张三行又怎么会舍得就这样灭了叶紫?叹息过后,出手抓向了冲向其他方位的尸云。手掌一握,一颗黄光大作的尸丹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在这尸丹一凝聚出来的瞬间,院子中原本充塞的阴风也立即消散了下来,平静无波,好似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

    唯独能看出一点点苗头的,那就是张百顺尸体的背后有一条深深的鸿沟,叶紫的气色也是越发的惨白了。

    “三行哥,那个鬼东西被你打死了吗?”

    被黄尸尸气侵入体内的叶紫,她此刻的精神也显得非常疲惫。感觉非常困一般,说起话来软绵绵的,没有多余的力气。

    张三行听到她的话,勉强挤出一丝苦涩的笑颜,带着尸丹来到她旁边。将她从棺材里扶起来,让她靠着棺材头,“叶紫,那个鬼东西被我灭了,你不用怕。”

    “嘻嘻,我就知道我三行哥最厉害了。”听到张三行这么说,叶紫握了握小拳头,笑嘻嘻的道。

    “叶紫,这东西是好东西,你快把它给吃了。”张三行将手中的尸丹递到她跟前,笑着道。

    叶紫皱起眉头仔细的看了看这颗尸丹,而后掏起尸丹放在琼鼻跟前嗅了嗅,感觉有一丝带有腐尸的味道,她很是厌恶的道:“这是什么?闻起来怪怪的,好像还有那么一点点腐臭的味道,我不要吃。”

    “叶紫,这尸丹真是好东西,它乃是集结了千年地气精华的存在,我不骗你。

    虽说这东西有那么一丝腐臭味,但它可是有美容养颜的效果哦。难道你不希望你自己变得更漂亮,皮肤更好了吗?”张三行找了个借口劝慰道。

    “尸丹?这东西是尸体里面的?三行哥,你就拿尸体里面结出来的东西给我吃?我还没死呢,你就把我当尸体啦?

    虽说我希望我皮肤更好,变得更漂亮,但我也不能吃这东西,太恶心人了。且既然你说这个尸丹是好东西,那你吃了算了。”叶紫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慌忙将手里的尸丹还给了张三行,有些怕怕的道。

    “好吧,不吃就不吃,没事儿!”

    看到叶紫明显不想吃,张三行此刻也没勉强她,反正心里打定了主意,以后再让她吃下去就是了。

    “三行哥,我困了,我想睡觉,你就坐在这里陪着我好不好,你这里阴森森的,我怕。”说了几句话,叶紫觉得自己再也没了丝毫精神,双眼皮子上跳下窜,疲惫的很。

    “别,别睡,我们再聊会儿。”

    张三行见状,慌忙在她的头顶上拍了三下,暗中贴了一道符纸在她的后背心上,替她强行提起精神,生怕她这样睡过去了再也醒不过来了。

    被张三行贴了符纸,拍击了三下天灵盖,叶紫才稍微有了一丝精神,软软的道:“三行哥,还有多久天亮啊?我想看看日出。”

    “大概还有两三个时辰吧!”

    张三行心里盘算了一阵子,取下尸尊冥戒戴在了叶紫的手上,笑着道:“你想看日出,我就陪你一起去看看,反正我们也好久没一起看过日出了。”

    “嗯!”

    叶紫闻言,从棺材里爬了出来,拉着张三行就欲出门。

    “等下,我写个纸条给你爸爸,待会儿我们出去了,他没找到我们,那不是要急死你爸爸他们吗?”

    张三行笑了笑,来到案桌前提起纸和笔写道:“叶叔叔,我和叶紫看日出去了,麻烦叔叔你在正午十二点之前将那两口棺材送到这里来。

    顺便带八枚大通铜钱和四头小一点的神兽雕像、以及冥婚必备的东西等我们回来。”写完,他将这张纸条放在了叶紫原本躺着的棺材头上面。

    “走吧,叶紫。现在月光正足,我们就好好的爬一次山,看一次日出,玩个痛痛快快的。”张三行笑道。

    “嗯!我要去我们村最高的那座山,我们就在那里看日出。”叶紫带着一脸笑意,蹦蹦跳跳的在前面开道,张三行紧随其后朝着外边走去。

    就这样,张三行趁着月明星稀,陪叶紫观看她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日出,观看最后一眼世间繁华....

    到了第二天天明公鸡报晓的时候,叶汉民三人也从那种充满紧张和忧虑的神情中缓过了神来。随后,他们三人急忙朝着后院而去,看看张三行和叶紫他们现在如何了。

    当他们三人一到后院门口的时候,却是发现屋内空无一人,两人皆都消失不见了,他们心里很是惊讶。欧阳洛婉更是带着一丝哭腔,对着叶汉民问道:“汉民,咱女儿呢?咱女儿去哪里了啊?”

    “别哭了,哭有什么用?”

    叶汉民心里也很是烦躁,对着欧阳洛婉吼了一句,跑到了叶紫原本躺着的棺材跟前,一看之下却是看到了张三行留下的书信。

    当看完书信后,叶汉民才长长出了一口气,而后把书信给了李镇长和欧阳洛婉两人看了看。

    当两人看完之后,心里也同样松了一口气,随后李镇长笑道:“汉民呐,三行这事说的比较急。我看我们两个赶紧去看看棺材做的怎么样了,若是还没做好,那我们加把手。若是做好了,那我们赶紧抬过来,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出岔子。”

    说完,李镇长便转向对着欧阳洛婉道:“洛婉,你快去准备紫丫头冥婚要用的一些器具、婚纱、神兽雕像、和铜钱等物吧。”

    “是,我这就去,这就去!”欧阳洛婉闻言,应了一声。随后急急忙忙朝着自己家里跑去,准备这些东西。

    而李镇长则和叶汉民往着木匠家里赶去,看看槐树棺材做的如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