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十二章 布阵
    当张三行背着叶紫来到院子中的时候,也已经到了正午。且此刻的这个院子外面,挂满了红灯笼,张贴满了大大的喜字,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叶紫,我们到家了!”张三行放下叶紫,柔声道。

    “就到家了吗?好快啊!”叶紫闻言,睁开了双眼,迷迷糊糊甚是虚弱的道。

    “是啊,到家了!”

    张三行看着叶紫此刻像一张白纸一般的脸色,心中一痛。随后将她抱在了怀里,直径进了大院。

    一进院子,便见到欧阳洛婉在紧张的忙碌着,布置着。而叶汉民等少数几个村民则在收拾一些杂物,李镇长则挥笔泼墨写一些对联之类的东西。

    “三行,你们回来了啊?我女儿怎么样了?”欧阳洛婉看到张三行抱着叶紫回来了之后,连忙上前询问道。

    “阿姨,您陪叶紫说说话吧,顺便给她换身衣衫。我这就布置棺木,时间不多了。”

    张三行看了看前院的布置,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叶紫放到了一个椅子上,让她坐好。随后他便招呼叶汉民等人,直往后院而去。

    来到后院,便见到了两幅涂着烟漆的新棺木。他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棺材前,用手拍了拍棺木,附耳听了听棺木的声音。

    听了一会儿之后,掏起放在供桌前的八枚铜钱,塞到了棺材八角的下方。

    “叶叔叔,麻烦您帮我将其他的棺木挪到外围,将这两幅新棺木围起来,但正西面不要放。至于挪放的距离,就离这两幅新棺木三丈三尺三就行。”张三行放好铜钱,对着叶汉民等人道。

    “嗯!”

    叶汉民闻言,不敢迟疑。连忙用尺子丈量好距离,伙同其他的几位村民挪动棺材。

    而这时的张三行则拿起案桌上的朱砂笔,游龙走凤一般在两幅棺木上画起了各中图案。

    画了一阵子后,一旁的李镇长有些疑惑的问道:“三行,你画的这些图案有什么含义吗?这些图案又有什么作用呢?”

    张三行闻言,头也不回的道:“李镇长,我现在画的乃是百尸朝圣图,可以镇压叶紫体内的尸气,让其无法发生尸变。

    这次冥婚阳葬送阴葬之法,说白了就是以五行相生相克为本,用大通铜钱上面的阳气隔绝外气侵蚀叶紫。

    而后到了夜晚时分,用我体内的阳气供养叶紫吸收,保持她生机不灭。当然了,这里面还有许多事情,我三言两语也说不清。”

    “原来是这样啊!”

    李镇长闻言,点了点头,问道:“那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李镇长,你乃是六扇门中人。虽说地位偏低,但身上还是有一丝皇气存在,可以压制叶紫死后体内尸气的暴动。我需要你在接下来的三天内,每晚镇守在这两幅棺木前。”张三行回道。

    “行,没问题。别说三天了,就是三年也行。”李镇长很是豪气的道。

    “呵呵,多谢镇长了!”

    张三行画了一阵子,当两幅棺木都刻画好了图案,他才收起了朱砂笔,对着李镇长笑道。

    “三行,你这也是为了村民着想,为了紫丫头着想。我作为本村镇长,理当出力啊。你莫要客气了,只要有事,你尽管开口便是了。”李镇长笑道。

    听到李镇长这般说,张三行笑了笑,而后也不多言,提起桃木剑,摇起紫金铃铛,围绕着两幅棺材游走了起来,嘴里念念有词。

    “三魂开泰,灵兽相拥!”

    游过三圈,张三行用剑挑起桌上的符纸。另一只手放下紫金铃铛,抓起一把朱砂,望空一抛。

    “兹兹兹...”

    张三行顺手一挑,飘散在空中的朱砂沾满了符纸。

    “去!”

    张三行高喝一声,挑着符纸往蜡烛上一点,淡蓝色的火苗兹的一声着了起来。而后挑着这张符纸往棺木里面连连挥舞,灰白色的纸灰均匀的洒落在了棺木里,

    “东出青龙保安康,南出朱雀定邪灵,西出白虎拒凶煞,北出玄武守元灵。”

    张三行将案桌上的紫金铃铛抛进了叶紫将要沉睡的棺木中,移动身形,提起四大神兽雕像摆放四方。用镇灵符纸贴在神兽的额头上,布下四灵大阵,抗击阴气侵蚀,吸引阳气固灵。

    “李镇长,你暂且退后,待我布下五行八卦七星续命大阵!”

    张三行布好四灵大阵之后,便对着身旁不远处的李镇长高喝了一声。

    而后一手持着桃木剑,一手沾满了烟狗血,抓了一把糯米,抛向了两幅棺木里面的铺垫上。

    “嗯!”李镇长听到张三行的高呼,连忙退到一旁,静看张三行布阵。

    看到李镇长退出了数丈开外,张三行心神一凝,带着一脸凝重之色,反向围着两幅棺木游走了七圈。

    “棺为木,烛为火,钱为金,地为土,血为水!五行相生,五行相克,生死相依,尸道轮回。”

    张三行咬破食指,朝着两幅棺木的正方弹了数滴精血,伸出沾满血红朱砂颜色的手掌朝着棺木印了上去。

    片刻之间,就只见得两幅漆烟的棺木正方留下两个鲜红的手掌印,触目惊心。

    且这个手掌印不知是巧合,还是张三行故意为之。手掌印正是印在了百尸朝圣图的尸王额头上,让人一看,毛骨悚然,狰狞恐怖。

    张三行挥舞着桃木剑,来到两幅棺木中间的空余地带,挑起七盏油灯,依照北斗七星方位排列。

    随后,他朝着西面的大门方向高喝道:“天枢、天璇、天玑、天权定四方,玉衡、开阳、瑶光布天阵。”

    随着他的大喝声响起,摆放在地面上的七盏油灯火光猛地亮了起来,火苗连连摇摆,青烟涌动,连成一片。隐隐约约之间好似有一条虚拟的神龙影子一般,甚是神秘。

    “男棺定阳道,女棺守阴关。太极阴阳生两仪,两仪轮回分生死,生中有死,死中有生。五行逆转生死棋,七星顺道演天机。”

    张三行披头散发,嘴里难明咒语不断。神色凝重,指尖鲜血淋漓。持着一杆粗大的朱砂笔,围着两幅棺木外围刻画起了太极八卦图。

    而这两幅棺木正对应太极八卦中的阴阳两象,那七盏油灯正是对应着阴阳两相的生死线,由那条虚拟的神龙影像所连接。

    这幅景象加上摆放在外围的四尊神兽雕像,整个场面看起来,非常的有气势,好似有一种不一般的力量蕴含在其中一般。

    “咚,咚,咚!”

    就在这一刻,叶汉民等人摆放在这两幅棺木三丈外的那些装有尸体的棺木发出了闷响声,好似是那些棺木里面的尸体在猛烈敲击棺材板一般,声音急促,一波接着一波。

    “这?”

    叶汉民等人见到这一幕,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浑身都在打哆嗦。

    毕竟自己等人刚刚抬这些棺材的时候,这些棺材压根没有丝毫动静。且这些棺材里面装的都是死去许久的人,也压根不会有什么动静。

    然而现在叶汉民等人却是发现,貌似这些棺材里面的尸体会动,且模模糊糊还有那么一丝凄惨的吼啸声响起。

    “啪啪啪,啪啪啪!”

    就在叶汉民心惊胆颤之时,外面突然狂风怒号阴风阵阵,吹的这些门窗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

    “砰,砰,砰!”

    就在这时,原本亮着的灯光突然熄灭,电灯炸碎,整个院子立马变得漆烟无比,气氛阴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