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十七章 妥当
    这时,捆绑在张三行手上的这根红线突然抖动了起来。

    没过多久,只见得张三行的鲜血从手腕缓缓流出,带着一丝刚阳之气顺着红线朝着叶紫那端冲去。

    而捆绑在叶紫手腕的那端红线,只见得一缕缕烟烟涌动,带着一丝阴邪气息朝着张三行这端冲来。

    叶汉民和欧阳洛婉见到这一幕,心里有些惊惧。

    虽然他们看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但看到张三行的鲜血不停地朝着叶紫冲去,看到叶紫那端的阴气不停地朝张三行体内涌去,他们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觉得张三行这是在玩火,一个不慎,张三行都会死在这里,最少也会因为鲜血流干而亡。

    随后,两人来到张三行跟前,满脸忧虑之色问道:“三行,这样做你会不会有事?我看依照你这般鲜血流出的速度,恐怕要不了多久,你体内的鲜血都会流干啊。”

    张三行闻言,轻轻一笑,回道:“叔叔,婶婶,你们不用担心,没事的。这也是刚开始我的血流的多一点,等平衡稳定了下来,就不会像这般样子了。”

    说到这,张三行突然想起一件事,慌忙道:“叔叔,婶婶,三三见九,九为极数,七月初七,冥婚应天,七月十五,怨鬼临门。

    以后每年的三月初三、七月初七以及七月十五,麻烦请您老来此,在叶紫的棺木前烧些纸钱祭奠,以应尸道气机流转正数。”

    叶汉民两人闻言,回道:“行,我们记住了。以后每年的三月初三、七月初七以及七月十五我们必定多烧纸钱,祭奠我紫儿。三行,你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么?”

    “呵呵,没了,没了!”

    张三行笑着回了句,对着李镇长道:“镇长,在接下来的三天里,那就麻烦你每晚七点来此,清晨七点离去了。”

    “呵呵,这事儿好说,我记住了。三行啊,既然这里没我啥事,那我先过去安排门路之事了。等到了晚上七点,我准时来此。”李镇长笑道。

    “恩,您去吧!”

    张三行回了一句,怔怔的看了一眼叶汉民和欧阳洛婉,对着他们沉声道:“叔叔,婶婶,若是日后你们在睡觉的时候经常梦到凶梦,那你们可要及时来此。

    若是见到那个时候的我和往常不一样,充满暴戾的样子后,那就说明我的布置失败了。到时你们就把这里的一切都烧了,不用顾忌其他的了!”

    叶汉民两人听到这话,眉头紧皱,而后叶汉民沉声回道:“三行,说到底你这个法子还是没有很大的把握对不对?你最后还是有可能会受到牵连对不对?”

    “不,叶叔叔,这种可能性非常小,几乎是不存在的,但我却不能不注意。叶叔叔,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也不可能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且任何人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我能做的,只是将这种失败的几率压制到最低罢了。现在我如此说,也是为了防止那几乎不存在的可能出现,所以叔叔你不用担心了。”张三行笑道。

    “这....”

    叶汉民听张三行这么一说,也觉得有理。毕竟这世上有谁在做事的时候,可以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不出丝毫差错?

    想到这,叶汉民回道:“三行,这事儿我记下了。不过你也要注意,若是不能挽回,那你千万不要勉强,要不然我和你婶婶真的要愧疚一辈子了。”

    张三行看到气氛有些沉重,当下他慌忙展颜一笑,转了一个话题道:“呵呵,叶叔叔,这些事我自有分寸的。依照我本来的布置,我只需每晚在这里用我的阳气镇压叶紫体内的阴气和尸气三年,维持她体内的生机不灭。

    但现在的布置有些变化,因此我除了每晚之外,我午时也须得在此镇压守护三个时辰。叶叔叔,以后除开这些时间段,或许我要经常叨扰叔叔,去你们家蹭饭了...”

    “哈哈哈...”

    果然,张三行一说这话,叶汉民和欧阳洛婉皆是笑了起来,沉闷的气氛一扫而空。

    而后叶汉民大笑道:“你这孩子,说啥话呢。别说什么蹭饭不蹭饭了,以后你不想跑路了,我就让你婶婶把饭菜给你端来。

    再不行,我让你婶婶直接来这里住,天天给你做。反正她一个娘们,不就是做些缝缝补补洗衣做饭这些事么?嘿嘿。”

    一旁的欧阳洛婉闻言,先是白了一眼叶汉民,而后才对着张三行笑道:“三行,你现在是不是要换一个称呼啊?你总这样叫我婶婶,我怎么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啊。”

    张三行闻言,顿时一愣,过了半响才反应过来,连忙笑道:“父亲,母亲,刚刚是我糊涂了,还请您老不要见怪啊。”

    “呵呵,没事,没事。我们能有你这么个女婿,我们心满意足了。三行啊,我紫儿自今日起就交给你了,若是以后你张家需要延续香火之类的,那你自便就是了,我们不会怪你的。

    我们只要以后你夫妇两善待我紫儿就行了,毕竟我和你父亲老了,以后也照顾不了紫丫头几年,我们实在是不忍她以后一个人受苦啊。”欧阳洛婉垂泪道。

    “母亲,您快别说这话了。叶紫是我的妻子,她生我生,她死我死,她入尸道,我也随她一起入尸道,永远陪伴护佑在她身边,我断然不会做出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更别说什么延续香火之类的了。”张三行回道。

    “哎...,三行啊,我紫丫头哪怕是真如你所言,日后真有一线生机,她也应该延续不了你张家的血脉。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吧,不必勉强。”

    叶汉民和欧阳洛婉叹了一口气,细细的看了一眼穿着大红婚纱躺在棺材里的叶紫,看着她那清丽而又惨白的容颜,两人摇了摇头。

    随后出了后院,直奔自己家中处理琐事。和李镇长商议合计,应该如何应对此番叶紫微微尸变惊吓了众位乡民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