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十八章 饭局
    二十八章饭局

    约莫下午三点时分,湘西省天阳市川田县一处豪华酒店包厢内,五人正襟危坐,谈笑从容。

    这五人,其中有两人宽头垂耳,一脸福相。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两人定然是六扇门里面的人,官气外露,他们正乃是这个川田县的龚县长和黄县御史。

    这个县御史权限可大可小,一般不会直接参与县事管理,而是负责官吏的清廉与**问题监察,受龙炎国高层直接受命。

    换句话说御史这个职位乃是专门监督官吏而设立的,相当于现在的书计一些职责一般。

    另外两人一人乃是李镇长,一人乃是李镇长的儿子李福来。

    这个李福来听到自己父亲说起村里那些奇异的事,说起张三行和叶紫那些事后,他不敢怠慢,连忙从省城乘机赶来。帮自己的父亲走门路,拖延时间。

    此时的这个饭局,正是李福来托自己在省城的关系,加上自己上下打点促成的。以此来拖住他们,让他们此时去不了张三行家里看那两具溺死尸体,免得打乱了张三行的布置。

    这剩下的最后一人乃是个老头,约莫古稀年岁。他高古奇观,身穿灰色长衫,双眼带着一副深度眼镜。

    整个人端坐在那里,使人一看便知此人定然是了不起的诗书大儒,素养极好。此人正是张三行后院那两具年轻尸体的老师李博教授。

    这个李博教授乃是龙炎国顶顶有名的考古专家,挂名在龙炎大学。乃是龙炎大学名誉教授,龙炎国历史文物协会顶级鉴定专家...

    他学富五车,不可斗量、深通龙炎国上下数千年文明历史,曾受到龙炎大帝的褒奖和尊敬。

    这次他的那两个学生,或者换句话说他的养子养女受到他的指派,来到川田县考察古迹文物。让他们独自磨砺一番,增长一些经验和见识。

    可不巧,当那两人来到川田县考古磨砺了数天后。因一时兴起玩得颇为带劲,因此他们一直未曾和李博教授联系过。一直流连忘返在川田县的秋色景致当中,忘乎外物。

    这个李博教授一开始以为他们是心性不稳,这番好不容易离开了自己身边出去玩耍,一时不愿意和自己这么一个老头子联系也是正常。

    可过了七八天后,李博教授看到自己的这对养子养女还没和自己联系,他这才有些慌了神。

    而后慌忙找关系托人到省里,让省里的熟人替自己想想办法。让他们赶紧和自己联系一下,报个平安。

    省里的领导一看大名鼎鼎的李博教授发话了,慌忙派人托到了市里。如此这般,市里领导又托到了县里。让龚县令密切注意一下此事,赶紧派人找找这两人。

    当时的龚县令正为这两个不明身份的死尸深感焦虑之际,突然听到市里领导让自己找人。他这才将这两件事情联系到了一起,上报了上去。

    当李博教授得知此事,急忙推脱了自己那些琐杂事物,乘机赶到了川田县,要见那两具死尸。

    正在这时,李福来及时赶到,他先是和上面的人打了一声招呼,而后又送了一些玩意给龚县令和黄县御史。让他们帮自己安排个饭局,拖延一下时间。

    龚县令两人看到李福来送给自己的这些玩意都不错,权衡了一番得失。当觉得可行后,便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因此才有了这场饭局。

    李博教授心系自己养子养女的事情,本来是不打算参与这个饭局。可又转念一想,自己既然到了他们的地盘,那还是客随主便的好。免得惹得别人不快,说自己不给面子。

    且他还想到龚县令说的那两具死尸或许真有可能是自己的养子养女,如此说来随后有些事说不得要麻烦龚县令一番。因此他倒也没有推辞饭局,连忙赶了过来。

    当菜肴基本上已经端了上来后,李福来连忙起身,端起酒杯对着李博教授笑道:“久仰李教授大名,以前一直无缘得见。今日得以一见,实乃是晚辈三生有幸啊。

    晚辈不通文墨,口齿粗鲁,因此晚辈先干了这杯薄酒,以此替代晚辈对教授您的敬仰之情。若是晚辈话有不到之处,还望教授您海涵见谅。”说完,他便举起手中的酒杯,一干而尽。甚是干脆利落,豪气不俗。

    龚县令和黄县御史见状,也是暗自点头,赞赏李福来会说话。

    对于这场饭局,他们两人心里其实也一直在打鼓。生怕李福来和李镇长两人不太会说话,怕他们得罪了李博教授。

    毕竟李博教授的身份和威望不同凡响,若是他心里有些不喜。那只要他对着省里吹吹风,说一些龚县令的不好,那龚县令的前途不就毁于一旦?

    龚县令两人若不是看到李福来送给自己的玩意实在是令自己心动,要不然他们是万万不敢答应此事的。

    现在龚县令两人看到李福来如此精明,说起话来头头是道,颇为谦虚,这倒令得龚县令两人彻底安下心来。

    李博教授看到李福来对自己敬酒,言辞颇为恭敬,他也不好托大。

    于是便也端起酒杯,对着李福来笑道:“呵呵,李老板说笑了,说笑了。我只不过是个酸儒罢了,比不得李老板你年轻有为啊。

    只是我一向不善饮酒,因此我就随意品点,还望李老板勿怪啊。”说完,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随后才坐了下来。

    龚县令看到双方其乐融融,当下也是脑瓜子一转,拉亲关系笑道:“哎呀呀,我说李教授、李老板呐。你们两位一位是泰斗,一位是商业奇才。

    今日两位肯赏脸和我吃一顿家常便饭,这对我来说真是莫大的喜事啊。如此,我也先干为敬了,您两位且随意便是了。”说完,龚县令也是一饮而尽。

    当龚县令敬完后,黄县御史和李镇长便也轮番敬了一杯。如此这般,酒过三巡,五人倒也喝的尽兴,说得也畅快(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