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十九章 警语 (求月票、收藏)
    ps:十分感谢书友(烟怪胎)捧场支持!

    李福来受到李镇长的嘱咐,让他多说话,尽量拖到他们今天看不了那两具尸体。因此这个李福来在此间猛地东拉西扯,天文地理皆是扯了一通,和李博教授寒暄连连。

    龚县令两人也想借助这个难得的机会好好的和李博教授拉拉关系,以期望将来能够借助他的面子往上走一步。因此,他两人也是客气十足,谈笑连连。

    当一众五人约莫吃到了五点多,李镇长算了算时间,觉得现在差不多了,自己还要赶在七点之前回到张三行的院子。

    于是他站起身来对着众人笑道:“呵呵,各位不好意思啊。我才想起家里还有许些急事要处理一番。因此我就先回去了,您们且继续,且继续。”说完,他朝着龚县令等人连连告罪施礼。

    龚县令两人不知其中缘故,现在看到李镇长现在要离去,做出如此扫兴之事,心里颇有些不喜。

    但不喜归不喜,他们也不好发作出来,只得干笑道:“我说李镇长啊,你家里还有啥急事啊?若是不太重要的话,我看你就没必要回去了吧?”

    李镇长闻言,知道龚县令两人有些不喜了,心里暗暗叫苦。

    思蹙了一阵子,李镇长眼珠子一转,故意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回道:“龚县令,这事也是没有办法啊。我那婆娘昨日不巧摔了一跤,现在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若是我不回去,恐怕我那婆娘要拿刀子追着我砍,要我和闹离婚了。”

    龚县令两人闻言,差点把嘴里的茶水给喷出来,当下连忙回道:“原来是这样啊。李镇长,看不出你还是一个模范老公啊。呵呵,既然是这样,那你先回去吧,毕竟你老婆身体要紧呐。”

    听到他们这般说,李镇长又朝着他们以及李博教授告罪了一番,而后才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等等,李镇长你且等等,有个事我想问问你。”这时,李博教授急忙叫住了李镇长。

    “什么事?李教授您尽管问。若是我知道的,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李镇长回道。

    “那两具尸体想必李镇长你很清楚是何模样吧?刚刚碍于大家在吃饭,我不好问。现在正巧你要回去,因此我想请李镇长你给我说一下那两具尸体的模样。”李博教授沉声道。

    李镇长闻言,便将那两具尸体的身段面貌原原本本的告知了李博教授。

    当李博教授听完李镇长的描述后,他先是惊得猛地站了起来,双眼圆瞪,悲气上涌。

    过了许久,他才又无力的瘫倒在座位上,双眼通红,白眉连连颤抖,叹道:“哎,冤孽啊,冤孽啊。想不到我这个老头子活了一大把年纪,到了快进棺材的时候。竟然白发人送烟发人,上天待我何其不公啊。”

    说到这,李博教授对着李镇长无力的挥了挥手,有气无力的道:“李镇长,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你且先回去吧。我也没啥好问的了,待我明日上午再去你那村子领回我儿遗骨....”

    李镇长见状,点了点头。啥话也没说,直接出了包间大门,来到酒店门口。骑着一辆二八自行车,急速朝着村子赶去。

    龚县令看到李博教授神情悲愤,伤心欲绝,连忙劝解道:“李教授,逝者以登仙境,脱离尘世苦海,还请您老节哀顺变。切不可悲伤过度,伤了身子啊!”

    “是啊,李教授,逝者已逝,还请您老节哀顺变。待到明日,您老再去接回他们的遗骨安葬乡里才是啊。若是您老因悲伤过度伤了身子,那如何能够令得逝者安眠地下啊?”黄县御史也是慌忙劝道。

    与他们不同的是,自当李镇长走后,他儿子李福来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恍然迷糊,眼神迷离。

    此时只见得他带着一丝莫名的语气,无悲无喜轻声叹道:“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李教授,他们冤孽自起,阴德有失。生死同路,命理更易。

    这是命中注定之事,丝毫勉强不得。现在逝者以登仙境,存者当自警醒才是,您老请节哀吧!”

    李福来这番话说的声音比较轻,再加上龚县令和黄御史一心劝慰李博教授。因此他们倒是没有太过注意听细节,只是听到了什么节哀之类的,因此他们也没在意。

    而李博教授虽然伤心过度,悲愤欲绝,但他好歹也是饱读诗书之人。对于一些颇为古怪的话语,他还是有种天生的警觉性和敏感性。

    现在他听到李福来说出这番话,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李福来一眼,而后思虑着李福来这番话里面的含义。

    思虑了半响,他好似有些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当下他不露声色,对着龚县令和黄县御史叹道:“龚县令,黄御史,你们也都先回去吧,我想在这里好好的静一静。”

    龚县令两人闻言,也没多想什么。毕竟对方刚刚死了亲人,心里烦乱,想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这乃是人之常情。

    想到这,龚县令两人站起身来,对着李博教授劝慰道:“李教授,既然如此,那我两先回去了。您老好生安坐片刻,过一会儿我再派人来接您到住的地方去歇着。待到明日清晨,我们再和您老一起去接回您学生的尸骨。”

    “恩,那就麻烦两位了。”李博教授点头回道。

    “不,不麻烦。李教授,那我们先走了,您保重!”

    龚县令和黄御史应了一声,而后也不多言,直径出了包间,各自回到各自的地方安排事宜去了。

    见到他们都走了,李博教授才对着李福来沉声道:“李老板,刚刚你那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感觉你话里有话呢?”

    李福来闻言,浑身一颤,好似有一股寒风袭来一般。原先那种迷糊状态一消而逝,取而代之的便是原本那种生意人的精明。

    现在他听到李博教授这话,很是有些疑惑,不解地问道:“李教授?你说什么?我刚刚说了什么吗?”

    他此番话可不是惺惺作态,而是他真的不记得自己刚刚说过什么。在他看来,自己一直就坐在那里没说话,很是不明白这个李教授为何这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